第57章

作者: 袖侧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“知道了,知道了,放心吧!”夏柔拿着电话,无奈的道,“没有,真的没有,大家人都特别好。好好好,我会的,我会的。挂了啊!”

好不容易挂了曹兴的电话,一看手机上有条未读短信。

曹斌:【和室友好好相处。身段可以放柔一点,但不能没有原则。最重要的原则,什么时候都不能让人欺负了。有事回家说,没有家里解决不了的事。】夏柔:“……”

捂脸!明明在家的时候,大家画风都很正常,怎么她就住个校,一个个全变成熊家长了?

刚回复完曹斌的信息,就听同学喊她:“夏柔,走了,图书馆。”

“来了来了。”

“你电话真多,都谁呀?”

“我哥他们。”

“你有几个哥呀?”

“四个。”

“哇……好棒啊!”几个室友七嘴八舌的赞叹。

“我也好想有这么多哥哥啊,被哥哥们保护着,像小公主一样长大,到哪都不怕,多梦幻啊!是不是这样啊,夏柔?”

夏柔的嘴角就控制不住的勾起。

“就是这样,感觉自己是小公主,什么都不怕!”她语气欢快。

第二个报道日依然是人山人海。

夏柔已经和室友熟悉磨合了一天,第二天起大家就开始了女生最喜欢的“上厕所也结队去”的群模式。

“什么时候开始社团招人啊?”她的室友谢芸问。

另一个室友庄晓说:“怎么也得军训以后吧?”

一提起军训,大家都蔫了。唉,还有这一关要过啊。听说大学的军训比高中军训要严格得多了。到时候怕要脱层皮,一定要准备好防晒霜啊。

“咱们宿舍还得进人吧?”夏柔说,“不知道什么时候来。”

昨天算夏柔在内,一共才来了三个人,还有一张床是空着的。

“希望是个脾气好的。”庄晓说。

三个人今天准备再去校园各处逛逛。省大历史悠久,面积大着呢。校园里还有一片占地不小的仿古园林。据说在省大,每天早上最早传出来的不是鸟叫声,而是园林区里背单词和读诗的声音。图书馆也是国内最早一批实行“24小时不闭馆”的大学图书馆,学风浓厚。

三人说说笑笑的走着,夏柔一不留神跟个女生擦了下肩膀,正想回头说声“对不起”,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关心的问:“佳佳没事吧?”

夏柔忽然便僵住了。

那个声音……那个名字……

她强忍着没回头,大步的追上了庄晓和谢芸。

有些东西,刻在脑子里,刻在骨髓里,即便是时光的流逝都无法使之完全消失。

夏柔到了这个时候,才想起来……陆佳岚……她是省大毕业的!

是的,前世,她背地里嘲笑她的学校烂,说她上的是“野鸡大学”。她隔着门听到,羞得面红耳赤。

可她的学校的确是没法跟省大去比的。她的脑子也的确比不过陆佳岚。

那个时候……那个时候……梁子桓还维护了她。

他叱责陆佳岚说:“她以后是你嫂子,你嘴上有点把门儿的!”

隔着门板,她都能想象陆佳岚撇嘴翻白眼的样子。她心里是十分感动于梁子桓对她的维护的。

然后她没出声,悄悄的退回去,隔了几分钟,才再过去,推门。假装什么都没听到。对梁子桓的这个和她同岁的表妹,和气的微笑……

“我没事。”陆佳岚揉揉肩膀,看了眼夏柔消失的方向,抱怨道,“什么人啊!连声对不起都不知道说啊!”

“算了,别理她。咱们赶紧办手续去,人太多了。”相貌堪称英俊的中年男人和蔼的劝她。

她妈妈也一叠声催促:“就是的,快点吧,这么多队!还不知道要弄到几点呢!你哥呢?你哥刚才说他排的是哪个队?”

“领宿舍钥匙那队!”陆佳岚说着,遮目张望,“那儿呢!那儿呢!我看见他了!哥!子桓哥!”

她朝帮她来办入学手续的表哥挥手。

夏柔后来一直有些神不思属。

在学校里转了一圈之后,三个姑娘趁着还没到吃饭正点,趁着人少抢先去食堂吃了饭。然后溜达着回宿舍楼。

快走到宿舍门口的时候,她脚步忽然顿了顿。

有个中年男人坐在楼下的石凳上抽烟。

他虽然有了年纪,但是相貌英俊,身材匀称,而且穿着考究,腕上的手表锃亮耀人。一看就是有些身家的男人。

抽烟的姿势也很漂亮,望着来来往往的青春靓丽的女学生们,眼中露出欣赏的意味。

搞得有些女孩偷瞧他,又被他瞧得脸红。

看到这样的女生,他便露出笑意。看着便是个风流倜傥的男人。

夏柔有些僵硬。

这时候,庄晓发现她没跟上,便叫了她一声:“夏柔。”

夏柔一顿,小跑着追上她们。跑过男人的时候,微微别过脸去,没让他看到她的脸。

男人听到那声“夏柔”,迟钝了一秒才反应过来,遽然转头。却只看见一个烫着长卷发的女孩跑了过去,留给他一个窈窕的背影,便消失了。

他有些怔愣,又流露出些许的茫然和犹疑。但很快,便恢复了平静的神情。默默的抽烟。

夏柔上楼的时候,便想起她们宿舍还空着一张床。她在心底暗暗的祷告……

如果,真的那么倒霉撞在一起……那就毫不犹豫的找大哥给她换宿舍吧!

也许是她的祷告起了作用,她还没走到自己寝室,就忽然有一扇门打开,走出一对母女和一个相貌俊俏的年轻男人。

有颜值的人,不分男女,都招人眼。

庄晓和谢芸都忍不住看他。

只有夏柔目不斜视,面无表情的大步从梁子桓和陆佳岚身边走了过去。

“哥!看什么呢?”陆佳岚回头叫道,“快点吃饭去,我饿死了!”

梁子桓盯着夏柔消失的方向,半晌,才回过头来。

“怎么了?”陆佳岚问。

梁子桓没回答,过了一会儿才说:“看到个人眼熟,一时想不起来是谁……”

谁呢?真的眼熟!

那女孩走的太快,惊鸿一瞥就过去了。但他头脑聪明,记忆力也很好,确信自己肯定是见过这个女孩的。

就是一时想不起来……

后来在校外的餐厅里吃饭的时候,他忽然想起来了。

哦……那个不是……曾一度被传为私生女的那个,曹家的夏柔吗?

记得刚认识她的时候,她才高二,时间过的真快,她都已经上大学了。

这么说……已经成年了啊……

“子桓多吃点,今天辛苦了!”英俊的中年男人笑着说。

“没事,应该的。”梁子桓回神,“姑父。”

男人便说笑了两句,又夸了夸陆佳岚。席间气氛很好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陆佳岚是亲父女呢。

他这姑父啊……梁子桓微哂。

男人比他姑姑小了好几岁,专门跟妻子离婚娶了他孀居的姑姑,借由这段婚姻,成功的实现了社会阶级的提升,从一个普通的白领成了富裕的商人。

梁子桓其实也并没有瞧不起他姑父。他是很能理解他这样的人的。

毕竟人都是想往高处走的。

譬如他和他的父亲,在姑父的面前,他们就是底气足足的,能含笑看他恭维奉承他们,百般的讨好他姑姑甚至他表妹。

可到了另一些场合,见到了更高层次,更有财力和更有权势的人,就换成了别人看着他低头弯腰,恭维奉承了。那些人还不一定能有他的气度,能保持微笑。他们有时候甚至是再见到时根本不记得他的名字。

就比如那个曹阳,他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依然没记住他的名字。

因为对曹阳来说,他不过是个无须他挂心的小人物。

梁子桓忍不住微微的叹了口气。

从小,他就被同学、朋友称为富二代,他自己也很志得意满,觉得自己的人生满幸福的。

直到后来,他家的条件越来越好,他也逐渐脱离了那些普通出身的朋友圈,开始接触更多更高阶层的人,才知道自己眼界浅了。

也是从那时候起,他才意识到原来人生的奋斗是没有上限的。只要你肯往上爬,总还能走的更高。

他这种想法,得到了父亲的大力支持,也得到了胡辰的赏识。因此胡辰不介意给他些机会,带他接触些更高层次的人。

但越是接触越是知道,想打进更高的圈子,真的太难。并不是你低头,奉承,那些人就能接纳你的。

他忍不住看了眼他那姑父。

借由婚姻的途径,提升自己和家庭所处的阶级,未尝……不是一条可走的路。

但他也知道,就算他脸长得好,那些真正的一流二流的人家也不会看上他。那些千金小姐都不是普通的女孩子,她们从小就耳濡目染了深深的阶级意识,排他意识很强。

她们或许会多看他几眼,会享受他的温柔与温存,与他来段短期恋爱或者露水姻缘。但当她们考虑起婚姻的对象时,谁也不会考虑他。

这时候,梁子桓又想起了夏柔。

夏柔要真是曹司令的私生女的话,他大约是不敢肖想她的。

但……妙就妙在,她不是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