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

作者: 袖侧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“我毕竟不姓曹。”夏柔看着曹阳,慢慢的说出这句话。

“大哥……我妈妈死的时候,我特别害怕。因为我没有亲人了。”她试着回忆着上一世成婉去世时她的心情,“屋子里就我一个人,我在沙发上坐着,不知道该干嘛,一坐……就是一上午,饭也没吃。”

“然后,周叔来敲门,告诉我,伯伯要我去他的家里生活。我当时……就好像要溺水了,忽然遇到了一艘船……”

那些感觉虽然隔得时间长了,但是烙印却深,夏柔回忆起来,眼泪忽然便涌出来了。

“我真的……真的非常感激伯伯。我也感谢你们,大哥。”她微有些哽咽,“这三年,我能安安稳稳的上学,什么都不用操心,都是因为有你们。”

“可是我,已经成年了。”

“我不能一直赖在你们家不走。”

她抹了一下脸颊,但泪水很快就又流下来。她吸吸鼻子,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“我觉得做人,不能贪心。我妈走的时候,我才十五,还不能独立生活。可是现在我已经十八了,可以直接到学校里生活,等我毕业都二十一了。所以,我已经可以独立生活了。”

“大哥……”她看着曹阳,轻轻的说,“谢谢你一直这么照顾我,以后……我能自己照顾好自己,你……你别担心。啊~。”

最后一个“啊”字,声调上扬,像在哄人。

她人像是水做的,声音也柔得像水一样。

曹阳……心疼极了。

他的怒火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剩下满心的怜惜。

夏柔……这孩子……怎么能这么让人心疼!

“傻丫头!”他无奈的道,“傻丫头!”

“真傻!”他摸着她的头,叹息。

“我不能说从一开始就把你看作家人,那太假,不可能。但现在,你早就是这个家的人了。”

“你觉得你不姓曹,所以不该继续在这里生活?傻孩子,我告诉你,感情是处出来的,从来不是生出来的。”

“这世上,血缘至亲反目成仇的,难道还少了?他们倒是都一个姓呢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夏柔想插嘴。

曹阳却不给她机会。他看着她道,“你就想这样走了,你有没有想过我爸?”

“啊……?”夏柔微微张开嘴,茫然。

“其实最开始,我想过要把你打发到寄宿学校去。这样对我们来说是最省心的。但是,是我爸。”

“要把你接回家里来的,是我爸。”

“决定给你一个身份的,也是我爸。”

“现在,你走在外面,别人怎么看你?在省城这些人家的眼里,你……是‘曹家的夏柔’,这就是你的身份。”

“你要知道我爸身份特殊。想要攀上他的人太多了。而且他那个人,你知道的……这个家,他说了才算。”

“他要是不肯给你身份,连我也没办法。可是,他给你了。”

“那就意味着,他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看。”

“成姨去世,对他打击真的很大。我妈去世这么多年了,我没见到再有谁对他影响能这么大。他把对成姨的感情,都寄托在你身上了。”

“你就这么走了,就从来……没考虑过他吗?”

“小柔,你就这么擅自决定离开,你有没有想过,我爸也会伤心。他也是人,他也有感情?”

夏柔泪意汹涌,她低下头,捂住了脸,无声的哭泣。

是的,她知道曹阳说的都是真的。

曹雄才是这个家的主人,在前世,他不肯承认她,便是曹阳都没有办法。

可这一世,他不仅仅是兑现了对成婉的承诺,把她养到成年。他对她,真的很好。

她从很小的时候,就渴望做曹雄的孩子,渴望有这样一个,无论什么时候,都把保护自己的孩子看作最重要的事的父亲。

这一世,曹雄虽然也没有从法律上领养她,却实实在在的填补上了她人生中“父亲”这片空白。

她更知道这个看起来强势凌厉的男人,也有他的柔弱之处。

她曾亲眼目睹过他在失去成婉后的十年里,如何快速的老去。从精力充沛的中年人,成了头发花白的老人。

她也未曾听说过,他后来再与哪个女人产生过感情。

在这个家里,她是能感受到曹雄对她的疼爱和关心的。这些感情,正如曹阳所说,不是生出来的,是处出来的。

柔软的,却坚韧的,将她与曹雄,与这个家联系在了一起。

于是,夏柔便成了曹家的夏柔。

在这个家里,她不知不觉,就已经扎下了根。

“别哭了……”曹阳摸着她的头道。

这孩子啊,内心知道感恩,亦知道守住本心。曹阳看着她,就觉得心里一片柔软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