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 作收4千加更

作者: 袖侧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开完家长会,曹阳跟夏柔好好的沟通过一次。

“以后想学什么?”

“国文。”

“……挺好的。志愿想好了吗?”

夏柔就列了一张单子给曹阳,里面是她想考的学校。

这一世,因为上了南华这样的好学校,虽然在班里始终是中下游,可实际上成绩比上一世好得多。因此她选择的学校,也比上一世要好很多。

为了这点小小的进步,她心里……其实很有些小小的欢喜。

曹阳看了看那单子,没说什么,折起来收好。

只跟她说:“现在什么都别想,先好好复习。”

“嗯。”夏柔点头。

第一紧要的,是先面对高考。

紧张的复习中,时间飞快的就过去了。

六月七号八号两天,感觉街道上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氛。

出乎曹家人意料的是,夏柔竟然并不怎么紧张。大家都以为,她也一定会紧张得吃不下早饭的。结果这孩子很淡定,状态很好。

曹雄赞赏的看了她一眼,鼓励道:“好好考。”

“嗯!”夏柔抿着嘴笑了笑。

她是真的一点也不紧张。

高考,她已经经历过一次。

而这一世,她更是明白,高考不过是给她一个学历。曹家才是给了她一个未来。

人有退路,有依靠,胆气就足。

她的刻苦和努力,不过是自我求证的内心诉求而已。

第一天曹阳和曹安一起送她接她。

第二天曹阳有事实在脱不开身,曹安一个人去送她。但下午曹阳和曹安一起去接的她。

连考了两天,夏柔虽然心态很稳定,也给累得不行。

回家就把自己扔在床上了。

曹阳过来敲门,她也不去开,只有气无力的喊:“门没锁……”

曹阳自己开门进来一看,高考生死狗一样趴在床上摊成大字形呢。

“起来了。”他踢踢她床脚。“吃饭了。”

“怎么这么早?”

“不早点叫你,到饭点你也不会下去。”

曹阳其实是想来跟她聊聊关于志愿的事的,看她这个德行,心想还是让她休息两天吧,就没开口,只叫她吃饭。

夏柔:“我已死,筷子给我插米饭上就好。”

曹阳:“……”

伸手捞着她腰就给她捞起来了。

饭桌上的气氛格外轻松,夏柔今天吃的特别多。

“消耗太多脑力了。”她抱怨说。

“是啊。”曹安怜悯的看着她,“本来脑细胞就不多,这下都耗光了。”

夏柔作势要用筷子戳他,一桌人都笑。

问起她考完试了要干什么。夏柔两眼放光:“好多事情呢!”

“要去买衣服!烫头发!做指甲!已经跟同学约好逛街了!”

曹雄/曹阳/曹安:“……”

哎,到底是女孩子啊!男人们想。

“我想染个颜色。”夏柔捋过自己的马尾辫,问曹安,“四哥,你说什么颜色好看?”

曹安还没回答,曹阳就开口否决了:“染什么染,就这样挺好的。”

曹安觉得他大哥太霸道,刚想反驳,就听见夏柔已经弱弱的开口:“那……烫一下可以吗?就烫发梢?”

曹安:“……”气得翻了个白眼儿。

真是没骨气的丫头!

他早就发现了,这丫头跟他斗起嘴来牙尖嘴利,一到他大哥面前就乖得不行。他大哥说一句,她听一句。

瞧吧,给他惯得越来越专制了,现在连头发都管起来了!

曹阳最喜欢夏柔听他的话。

比之从前几个皮猴弟弟好养得多了!多招人疼!

“行。”他带着笑说,“烫一烫发梢应该挺好看的,也是大姑娘了。”

说完,看向他四弟,冷笑:“你眼睛怎么了,抽筋了?要不要我帮你揉揉。”

“……不用。”某人心里腹诽别人没骨气,等轮到他的时候也怂了。

小时候,实在是让大哥的皮带抽怕了啊……

曹阳想着让夏柔休息两天,喘口气儿,他再跟她说。结果就发现他居然逮不到她人了。

她也不知道在忙什么,连着几天都是先睡懒觉,直到曹阳出门她都还没起。等曹阳回家,发现她还没回来!

问了下曹安,说这几天天天都和同学一起出去逛街。

好不容易从南华毕业了,再也不用天天穿校服了。这一群家里都不差钱的姑娘们就开启了买买买的模式。

曹阳:“……”

好吧,再让她放松几天。反正成绩还没下来。

六月中旬的时候,曹阳的手机忽然收到一条短信。

他当初给夏柔的两张卡里,储蓄卡那张是和他的卡关联的。大额支出,他这边就会收到短信通知。

他看了看这两笔钱,上网查了一下明细,发现收款方是两家不同的装饰建材公司。

饭桌上看到夏柔的时候就随口问了一句。

夏柔有了一瞬的意外,随即便自然的答道:“我去公寓那边看了一眼,有些地方破旧了,我找人重新弄一下,主要是壁纸和地板。”

曹雄拿筷子的手就顿了顿,道:“也是该重装一下了,不少年了……”

在那间公寓里,成婉陪伴了他八年……

气氛忽然就有些低落……

曹阳没想到夏柔会去重新装修那套房子,也是意外。责备她:“这个事跟我说就行了,你自己瞎跑什么。”

夏柔瞄了眼曹雄低垂的眉眼,故作俏皮,给曹阳做了个猪鼻子:“让你弄,你又该给我贴成蓝色的壁纸了!”

曹阳知道她是故意调节气氛,依然喜欢她娇俏可爱的样子。但她说的话,又着实让他意外又不解。

“蓝色壁纸有问题吗?”他困惑的问。

夏柔:“……”

好无力……

就不告诉他,让他困惑去吧!她心里哼唧着想。

转移了话题:“你和王曼……怎么样了啊?”

这个话题一出,曹雄、曹安都看向曹阳。

“哥,你跟王曼好上了?”曹安咋舌,“她可有点难搞。”

“胡说什么!”曹雄瞪了四子一眼,吓得曹安一缩脖子。也转头关心的问:“有进展没有?”

丫头片子!

曹阳磨磨牙,先回答父亲:“没,就那样。她七月才要调回省城。一个月能见一次就不错了。”

又问夏柔:“小机灵鬼儿,你从哪听说的?”

夏柔说:“我们班的苗可悄悄问我来着。问你是不是和王曼在交往,我说我不知道。苗可她爸,就是省委办公室的苗主任。”

男人们听了,就都挑挑眉。

曹家男人这个挑眉的小动作,真是遗传。

“管得真多。”曹阳冷笑。

“冷眼看着的人多着呢。”曹雄缓缓道,“谨慎点。”

曹阳点点头。

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和王曼虽然都有心试探,却又都小心翼翼的原因。

他和她,不是普通的年轻男女,可以随意谈一场恋爱,几个月到半年,甜甜蜜蜜吵吵闹闹,然后随便分手。

他们两个一走近,就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。暗暗的揣测着曹家和王家之间的关系变化。

王曼一直在县里,这给他们两个的见面约会造成了很大的不便。相互接触几个月以来,其实一个月也就能保证见一次面而已。

所以也没什么不谨慎的。

曹阳并没放在心上。

反倒是那天夏柔说起蓝色壁纸的促狭样子,让他一直记在心里。某天跟领导谈完公事后,忽然想起领导家有个在上中学的女儿。

便问:“您家闺女现在高中了吗?”

“开学高一。”

曹阳就随便跟领导聊了聊高中的事。他给夏柔开了三年的家长会,对高中那点事儿门儿清。反倒是领导反复的问了不少诸如开学的分班考试之类的——正好领导家的闺女也是要上南华的。

末了,曹阳随意的问:“您家闺女的房间怎么装修的?贴的什么颜色的壁纸?”

领导理所当然的回答:“粉色的。”

曹阳沉默了一下,恍然。

臭丫头,不喜欢早说啊。

非得住了三年了,才让他知道!

曹阳磨着牙,边走边想。不知不觉,却停住了脚步……

第一次,他站在夏柔的立场,换位思考。

换作是他,年纪小小的到了陌生的地方,寄人篱下……哪怕那些东西再不合心意……恐怕他也……

是啊,换作是他,一样不会说的!

女孩子应该用粉红色,其实也不是想不到吧。

走走心,就该想到的。

或者哪怕不用粉红,其他的颜色,还有很多选择……

可他随意的就选了蓝色——典型的属于男性的颜色。

为什么呢?

曹阳没法否认,是因为那个时候,“夏柔”这个人对他来说无足轻重。

他无须去在乎她喜欢不喜欢,他们给她的,都是恩。

喜欢也得受,不喜欢也得受。

由不得她。

曹阳坐在车上,没有立刻挂挡起步,而是默默的抽了支烟。

想到那天夏柔故作俏皮调节气氛的模样,曹阳的心里,忽然酸酸涩涩,难受起来。

他自觉是把她看成了自家人,不允许外人给她委屈受。

可他从来没想过,或许……让她受委屈的人,其实就是他。

而她,从来……不曾违背过他。

那么听话,那么乖巧。

那么的……柔顺……

就在这时候,电话响了。

王曼打了电话过来:“我这个周末休息会回来。”

她说完,停了停,等着他发出见面的邀约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