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

作者: 袖侧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曹阳说完,钳住夏柔的双手,把她搂在自己怀里。嘴唇贴着她耳朵,低声安慰。

夏柔渐渐的就静了下来……

软软的靠着他,咕哝两声,往他怀里钻了钻,还把手揣进了他的外套里。

那眼角分明还挂着泪珠。身体一晃,便顺着脸庞滑落,在白皙的脸颊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。

曹阳在昏暗中静静凝视片刻,拇指抹去了那道泪痕。

而后闭上了眼睛。

车子驶到家门口,小杨叫了他两三声,他才睁开眼睛。

和那几个一喝就倒的熊孩子不同,他那几个人喝的才是烈酒,后劲大。

“要我来吗?”小杨扒在车门上问。

曹阳闭上眼睛,再睁开,甩了下头:“不用。”

小杨就退后,曹阳长腿迈出车子,就把夏柔从车里抱了出来。

乍然而来的寒气让怀里的人瑟缩了一下。

小杨已经拉开了大门,曹阳一闪身就进了楼。坐电梯上了二楼,踢开了夏柔卧室的门,把她放到了自己的床上。

想起身离开,却被夏柔紧紧抱着,还低低叫了一声:“大哥……”

曹阳微怔。

细看,她还闭着眼睛,蹙着眉头。分明酒醉未醒。

他想掰开她的手,却听见她呢喃:“大哥……别……讨厌我……”

那眼角又有泪珠滚出。

怎么这么爱哭?

曹阳心里,却不由得柔软起来。

“好,不讨厌你……”他低声道。

手臂从她身下伸过去,又给她抱进了自己怀里。就这样抱着她,靠着床头,半躺半坐。

他想着,把她安抚好了,就回自己房间去……

忽然惊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不知道自己睡过去多久。房间里依然一片漆黑,还在夜里。

酒意未退,头还很晕沉。

会醒过来,是因为怀里的人在他身上不安的扭动……

“怎么了?”他按住她。

“水……”夏柔声音喑哑。

曹阳揉揉太阳穴,推开她,起身倒了一杯水回来。

夏柔根本还没醒,趴在床上一动不动。

曹阳头也晕沉,还有些疼。在床边坐下,才把她扶起来,搂在自己怀里。

见她不动,晃了她一下:“喝水了……”

夏柔依然是一动不动。

曹阳无法,只好搂住她,把杯子凑到她唇边,喂她喝了几口。

夏柔迷迷瞪瞪的好像还睁开了一下眼睛,见是他,就又放心的闭上了……

清水自她的唇角溢出,顺着下颌,滑落颈间……

昏暗中,曹阳看得清楚。

他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上,缓缓抬起手。

指尖触到夏柔的唇……看起来如花瓣,碰触起来也果然柔嫩如花瓣……

曹阳的拇指在那柔嫩的唇瓣上轻轻摩挲……

而后顺着唇角的水痕,一路抹下……从小巧的下颌,到纤细的颈间。

夏柔在他的臂弯中,头微微的向后仰。将柔软的、纤细、脆弱的脖颈完全的暴露在他眼前。

这是女人毫不设防的姿态。

男人有力的手抚上那纤细的脖颈,感觉自己只要稍稍用力,就可以夺取她的生命,又或者,勿需用力,也可以将她侵占。

搂着她的手臂忽然收紧,黑暗中,曹阳的呼吸乱了几息……

他抱紧夏柔,按着她的头贴紧自己……

直到心里平静了下来,身体也平静了下来。

他轻轻的放开夏柔,让她安稳的躺下。

站起来,在黑暗中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。

给她拉上被子。

转身拾起地上的外套,带上门离开了。

翌日,夏柔头痛欲裂的爬起来,在洗手间的镜子里看到一张惨白得像女鬼一样的面孔。

喉咙又干又疼,而且恶心想吐。趴在水台上干呕了半天才好了点。

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,闻了闻,似乎还带着烟味。赶紧脱掉了冲个热水澡。

等出现在餐厅的时候,人倒是清爽了不少,就一张脸还惨白着。

“二哥早……四哥……早……”

有气无力的打完招呼,夏柔就把脸拍在桌子上了。

“贞子,你早。”曹斌含笑道。

曹安“嗤”的一声笑,拨了拨她的脑袋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“三哥呢?”夏柔气若游丝。

“滑雪去了。你这是要咽气了?”曹安道。

“不远了……”夏柔真觉得自己快要挂了,痛苦的呻吟:“头好疼……”

“喝酒了?”曹安惊讶,“有大哥在,居然让你喝酒了?”

“就是因为大哥在,所以才可以喝啊……”夏柔有气无力的解释。

曹安一想,还真是。要没人看着,谁放心她一个人在外面喝酒。

曹斌已经拨了墙上的内线到厨房:“郑师傅,醒酒汤还有没有?我们这儿有个小醉鬼……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