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 庆首金加更

作者: 袖侧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到了高三,每天都像在打仗。

南华虽然被称为公立学校里的“贵族学校”,却同样在贵族学校里被称作精英教育。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多权贵之家都要动用权势把自家的孩子送进来。

夏柔有家庭教师周末给她补课,自己感觉比前世好得多。

曹阳怕她学傻了,不许她周末两天都学习,把补课都安排在周六,让她周日放松一天。

“要张弛有道。”他说。

夏柔嘟嘟囔囔的。

“你说什么?”曹阳拉住她马尾辫往回扯。

“疼!疼!”夏柔怂了,弱弱的道,“我什么都没说……”

“与其管你不如操心给自己找个老婆?”曹阳磨牙。

“我没说,你听错了!”夏柔是不会承认的。

趁着曹阳没用力,猛的扯出了自己的辫子,飞快的跑掉了……

跑掉了……

掉了……

了……

丫头片子!!

曹阳的嘴角忍不住微微翘起。

笨笨的,学习不行,心眼儿也不多。

可是知道努力,认真,坚持。知道自己笨就相信勤能补拙。

像只努力扑闪翅膀的小傻鸟。

有时候看着也可笑,笑完之后又叹着气心疼。

甚至偶尔忍不住想伸出手指,让她并不尖利的爪抓住自己,跟她说……

别扑腾了,我把你举高……不就行了吗?

每天枯燥的学习生活,仿佛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。让夏柔常常有一种时光停驻在了十七岁的错觉。

要是这样的话,也很美好啊。

比起二十多岁,进入社会之后面对的那些复杂的事,她真的更愿意在十七岁埋头进习题集里。什么都不用多想,多简单,多好。

“为什么人一定要长大呢?永远十七岁多好……”饭桌上,她发出这样的感叹。

这伤春悲秋、无病呻吟得……曹雄、曹阳的嘴角都抽了抽。

“美得你!我还想永远二十呢!”曹安翻白眼。“下周期末考试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

……喂!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!

一学期忽忽的就过去了。期末考完试,夏柔回家就栽倒在床上睡了一下午。

晚上吃饭时,还一脸迷迷瞪瞪的。

“行了,这下可以放松放松了吧。”曹兴也回来了,说。“下个周末我带你去滑雪。”

“下周末王曼生日,有个派对。”夏柔刚想答应,曹阳却插嘴道,“你要不要去?”

夏柔眼睛一亮!

“去去去!我女神生日!一定去!”跟打了鸡血似的。

又问曹阳:“是去王家吗?晚宴吗?”那就要准备礼服什么的了。

“不是,就是个派对,大家聚一聚,不用穿礼服,随意点就行。”

“啊,要送什么礼物呢?”

“我来准备,你不用管。”

这么说,看来就是年轻人的聚会了,夏柔心下有数。

被邀请参加这种私人聚会的话,看来曹阳跟王曼多少是有些来往了。夏柔内心不由雀跃。

“你这么喜欢那个王曼啊?”见她眼睛闪亮,曹兴奇道。

“我女神呢!”夏柔喜滋滋的道。

“有点太傲了。”曹兴不喜欢王曼这种类型的。

“人家有骄傲的资本啊。”夏柔辩解道。

她实在是觉得,如王曼那样,的的确确是有资格骄傲的。

饭后,夏柔被曹雄留下来陪他聊天。

“这么喜欢王曼吗?”曹雄也是有点奇怪。

“嗯。”夏柔点头。

看着曹阳不在,壮着狗胆,鬼鬼祟祟的问曹雄:“伯伯,大哥能不能把王曼娶回来给我当嫂子啊?”

曹雄失笑。问:“怎么想到把他们俩放到一块去了?”

“我看过了,省城的千金里,王曼是最优秀的。大哥要娶老婆的话,非她莫属。”夏柔信誓旦旦的说。

简直说到曹雄心里头去了。

扯开话题,又问了问她学校里的事,关心了一下期末的成绩。

末了,对她说:“你认真了,付出过努力,自己不后悔就行。也不用太患得患失。有伯伯在,以后不会让你为难的。”

这是给了她一个未来的承诺。

夏柔心里一暖。

“伯伯。”她看着他,“我明白。”

曹雄看的出来,她是真的明白。两年多的功夫,她从一个有点阴郁的小姑娘,长成了一个甜美开朗,通透明白的大姑娘。

曹雄忽然心中一酸。

他想,等她再大些,给她置些资产,让她不愁吃穿。再好好看看,给她找个合适的男人,安排她嫁了。

他活着一天,就让她平安一天。

哪怕他走了,还有曹阳他们能看顾她。

如此,成婉可以放心了吧。

王曼的生日在一月底,算起来,是腊月里生的。

学校里也已经放假了,夏柔连着睡了几天的美容觉,精神焕发。

到了那天,吃好晚饭才出发。因为只是年轻人的派对,便不用穿礼服,可以穿的随意一些。

虽然在前世实际年龄已经二十五了,但是仗着现在才十七,夏柔给自己编了两条麻花辫。编完扯得松松的,再用梳子倒着梳得毛毛的。

这种编发、梳头的方式还要几年之后才会从邻国传入国内,现在弄出来就有点超前,让人眼前一亮。

耳朵两边还各别了一只水晶发卡,blingbling的。水晶价廉,算不上是珠宝。在正式的宴会上便会显得cheap,却适合夏柔的年纪。

一下楼,就让曹阳挑了挑眉。

小杨开车。

曹阳在路上就拿出两只礼盒,分了一只给她:“礼物。”

“是什么?”夏柔好奇的问。

“你的是香水,我的是钢笔。”曹阳说。

夏柔:“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曹阳挑眉。

“钢笔什么鬼?”夏柔蛋疼的问。

未来大嫂生日,大哥你选礼物能走点心吗?

曹阳淡定的回答:“她在政府部门工作,手写的东西很多,送钢笔正合适。她字写的很好。倒是你……放假找时间好好练练字,回头我也给你买一根。”

等、等等!怎么扯到她的字上面去了!

她的字说起来就是在班里也不算难看的。可是,曹家四兄弟自小被父母抽打管教着,还请了名师,各个都写了一手漂亮的毛笔字,钢笔字更是不在话下。一比起来,她的字就不能看了……

不不!话题扯远了!

“谁生日想让男朋友送钢笔啊?怎么也该是珠宝、首饰吧!”夏柔蛋疼道。

“我又不是她男朋友。”曹阳瞥她一眼。

“你们不是在交往吗?”

“谁说的?”

“……猜的。不过,”夏柔道,“伯伯也很中意王曼姐。”

“大哥!圈子里王曼姐是最优秀的。我简直挑不出她的毛病。你要是娶老婆,一定要娶她。”夏柔一脸认真,“你可千万别娶孙妙岚那样的啊,我可真受不了。”

自从王曼来了省城,过去一直以“本省第一名媛”自诩的孙妙岚就成天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。

“你还挺挑剔。是我娶,还是你娶?”曹阳失笑。

“你跟王曼真的没在交往吗?”夏柔追问。

按照她的推算,她高三这年,曹阳和王曼怎么都该开始交往了。曹阳不是随便的人,也不是那种热恋起来不分东西南北的毛头小子。他会带王曼正式见曹雄,那必然是已经交往到一定时间、一定程度才会做的事。

而这一世,着实与上一世有了许多不同。比如大家对她的态度,又比如……曹阳身上那触目惊心的伤疤。

所以高三第一学期都过去了,她还没听到一点曹阳和王曼的风声,心里就控制不住的着急起来。唯恐因为她,曹阳和王曼又生出什么变数。

这一世,她打定主意,不贪不求,在该离开的时候就离开曹家。

如此,曹阳便不会再受她的拖累。他会娶最优秀的女人,过最好的日子。

这样,她就不枉重活一回了。

“算不上交往,吃过两次饭而已。”曹阳抽了两口烟,随意道。

“真没用。”夏柔嫌弃的道,“都吃过两次饭了,还没混成男朋友!要是四哥,生米都能煮成熟饭了!”

曹阳:“……”

“说什么呢!”他黑了脸,拧她腮帮子。

“疼疼疼疼疼疼!!”

看夏柔泪花都出来了,曹阳“哼”了一声,才松开了手,道:“你少跟曹安瞎混。他就是我们家的混世魔王,还能把你教好了?”

看夏柔揉着腮帮子敢怒不敢言,他心里觉得好笑,脸上却还是绷得紧紧的训斥她:“你别跟他学坏了。”

看她沮丧,曹阳顿了顿,还是跟她解释道:“平时随便玩玩的,都无所谓。王曼这样的,就不能随便。小柔,你明白这中间的差别吗?”

夏柔沉默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看她乖巧,曹阳的眉间便柔和了起来。捏住她下巴,拇指轻轻摩挲着刚才被他拧红的地方。

“你也是。”他说。

“你是我们家的女孩儿……”曹阳的声音宛如大提琴,低沉柔缓。“所以记住,谁都不能对你随便。”

指尖的触感细柔滑腻。

昏暗中,仿佛见到女孩的眼中有水光漫过。

但她随即便绽开了笑容,重重的“嗯!”了一声。

小杨从后视镜里瞟了一眼,旋即收回了目光……

专心开车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