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 文收8千加更

作者: 袖侧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曹阳这辈子,给不少成年女性进行过身体力行的性“教育”。却还从未对未成年少女进行过真正字面意义的性教育。

一时踌躇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他还没想好怎么开口,夏柔那一阵突如其来的情绪已经过去。尴尬和羞窘的感觉后知后觉的袭来。

夏柔借着抹眼睛的动作掩饰,暗想着要怎么化解这份尴尬。无意中一瞥,视线滑过曹阳的腰际,忽然一震。

她猛的跪起身来,扒住曹阳的裤子,扯住他的衬衫就掀了起来!

微凉、柔软的手摸上腰侧。

那里本来就敏感,更何况他才刚刚经历一场情事,身体余韵未消。

女孩子指尖的触感,令得曹阳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。

他的脸都黑了!

“夏柔!”他喝道。不知道她闹什么失心疯。

紧紧的攥住了她的手,不让她乱摸。

“大哥……这个……是去年……?”夏柔有点艰难的问。

曹阳恍然。这才放开了她的手,摸上自己腰侧的旧伤。

“是。”他皱眉,“流弹伤的。别看了。”

那伤疤有些狰狞,看着吓人。所以当初他回家时,夏柔说想看他的伤,他不给看。怕吓着她。

夏柔果然如他所想的被吓着了。本来已经收起的眼泪,唰的又开始往下掉。

曹阳有点头疼,也有点欣慰。

再说,她因为心疼大哥而哭,总比她因为撞见了大哥的男女事羞恼得哭要好得多吧。

尴尬的气氛一时散了不少。曹阳乐于把刚才那件事就这么揭过去。

他这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,想到要给夏柔启蒙性爱,就忍不住头皮发麻!

他的嘴角就忍不住微微翘起。

“别哭了……”摸摸她的头,说。

她的眼睛里显然是有恐惧的,还有一些复杂的情绪,无法解读。比起刚才那种伤心的抽噎,她就这么看着他的伤,静静的流泪,更让人心疼。

“怎么办?变丑了。以后可能找不到老婆了。”他就故意说笑,想逗她开颜。

夏柔闻言,脱口而出:“那怎么可能?”

“想嫁给你的女人多着呢!”她说。

是的,想嫁给他的女人多着呢。他挑来挑去,挑中了那个各方面来说都是最优秀、最合适的那一个,却把自己的日子,从相敬如宾,过成了相敬如冰,直到最后终于劳燕分飞。

她想起了他正式离婚的那天,跑来公寓找她,不知道是要跟她谈什么事情?

他看到曹安之后脸色很难看,什么也没说就走了。

一直到死,夏柔都不知道那天他到底要跟她谈什么。

她猜想,他可能是因为离婚心情不好,想找个人倾诉。

结果,在他需要她的时候,她还没能帮上他。

让她后来一直很懊恼。

她觉得,他那么骄傲的人,对一段失败的婚姻,也就只有对她才能说说心里话了。对别人,他是绝不会说半个字的。

那么就只能憋在心里,一定憋得很难受。

但是后来她再去看望他的时候,时机就已经过去了。他已经不再想同她说什么了。

甚至对她有了刻意的疏远。

他的疏远让他很受伤,便赌气也不去理他。

那一年多的时间,他们陌生了很多。

直到她说要订婚,他把他调查的她的追求者的资料摆到她面前,她才知道,他……一直都还在看护着她。

擎然若伞,又小心翼翼。

那时候,她就什么都不怕了。

有他在,她除了怕他,还需要怕什么呢?

梁家,就是对她有不纯的心思,又怎么样呢?

于是,就像过去的每一次,在她的任性面前,他又一次纵容了她。

窗台不高,到大腿根。夏柔跪在上面,还要比曹阳矮一点点。

她抬起头。

曹阳正微微低头看着她。

他的脸硬朗清隽,对她来说,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。

刚刚在她心底撕裂开的两个人,复又重叠成了一个人……

夏柔心中忽然大恸。

叫了声“大哥”,猛地抱住了曹阳,把脸埋在他胸膛,控制不住的流泪。

好好的,怎么又哭了?小女生怎么这么多愁善感。

曹阳头疼欲裂。

“好了好了。”他无奈的哄着她。“别哭了。”

轻轻的抚着她后脑,手插进了头发里。

刚洗过的头发,有点微涩,厚实。质感很强。曹阳的手就忍不住顺着那长发一滑到底,落在了夏柔的腰际。

他的手,第一次实实在在的摸上了夏柔的腰。

夏柔在曹阳怀里啜泣着,忽然感到他的手臂一紧,勒住了自己的腰。紧跟着就把她从窗台上抱起来,放到了地上。

“行了,老大不小的。”曹阳放开她,“看这眼泪鼻涕的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