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生死预言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作为绝情门的弟子,玉心清楚的知道,本门弟子被上苍诅咒,终其一生直到老死都不能动情,不然就会有劫难。

然而天意弄人,上天让玉心与天麟遇上,还让天麟拔出了她的残请剑,这到底想预示什么呢?

对于玉心来讲,自己与天麟的结局她其实知道。

只是她有些不解,既然是注定的结局,上天又为何要给自己一段短暂的爱情,难得这就是苍天对自己的惩罚,对绝情门弟子永不改变的诅咒吗?

淡淡的愁绪弥漫在玉心身旁,她静静的凝望,虽然明知天麟不会出现,可她却珍惜这凝望的每一刻时光。

突然,玉心动了一下,语气冰冷的道:“这个距离已经合适了,再靠前就休怪我出手了。”

“嘿嘿,修为不弱啊,竟然能察觉到我的存在。”

声音刺耳难听,在响起的同时,位于玉心左侧十丈外出现了一个黑影,模样有些古怪。

玉心看了他一眼,脸上泛起一种厌恶感。

只见那人赤裸上身,乌黑的胸前上画着一个恶鬼的图案,双腿骨瘦如柴,双臂显得特长,一张老脸乌黑丑陋,双眼泛白眼珠凸起,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。

如此奇貌,除了那冰谷鬼巫还会有谁?

“你是谁?”冷冷的,玉心问道。

鬼巫阴笑道:“我是一个活在黑暗中的人,大家称呼我鬼巫。”

玉心眼神警惕,质问道:“你来此干嘛?”

鬼巫嘿嘿道:“我来自然为你。”

玉心默然道:“我们从未见过,你何事为我而来?”

鬼巫嘎嘎怪笑,丑陋的脸孔显得有些恐怖,声音刺耳的道:“我来是想见识一下,绝情门传承了十二代的弟子,到底美到什么程度。如今一看果然是名不虚传,只可惜天嫉红颜。”

玉心冷哼一声,不为所动的道:“若然如此,你可以走了。”

鬼巫惊疑道:“满镇定啊,看不出你还很自负啊。只是你可知道,你还能活多久吗?”

玉心冷然道:“那是我的事,与你无关。”

鬼巫有些气恼,哼道:“不要嘴硬,天一亮你就只剩下六天的寿命,你难道就不怨恨吗?”

玉心瞪了鬼巫一眼,反驳道:“你如此模样,想来一定是愤世嫉俗,怀恨天下了?”

鬼巫喝道:“大胆,竟敢如此与我说话,我就减去你两日寿命,让你活不到那一天。”

玉心冷声道:“你敢。”

鬼巫狂笑道:“我不敢?真是好笑……”

“鬼巫,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了。”突如其来的声音自风雪中飘落,致使大笑的鬼巫笑声一顿,当即回头凝望。

夜色下,一个雪白的身影站在数里外的一座冰山上,朝着这边摇摇凝望。

鬼巫见状,阴森道:“忘尘,你看样子很在乎她啊。可你也改变不了她既定的宿命。”

远处,那白影似乎听到了鬼巫的声音,淡然道:“鬼巫,宿命早定,天意难测,你莫高兴太早。”

鬼巫嘿嘿道:“天一亮,冰原的形势就会进一步恶化。等潜伏地下的巨龟出现,那时候一切都会改变的。”

风雪中,白影回答道:“既然如此,你还何必劳动大驾,要亲自跑一趟?”

鬼巫哼道:“我不过是太高兴了,想提前分享一下未来的喜悦。”

白影讽刺道:“你觉得这话能令人信服吗?”

鬼巫有些气恼,喝道:“不信拉到,我们走着瞧。”说完乌光一闪,鬼巫眨眼就不见了。

白影沉默了一下,对玉心道:“回去吧,该相逢时避谁也避不掉。”

玉心没有说话,她静静的站在那,回想着鬼巫刚才的话,天一亮自己就只剩下六天的寿命了,难道当年的诅咒,真的就没有办法可以化解吗?

天空,雪花渐渐大了。

不知何时,玉心离去了,白影也离去了,剩下的只是洁白的雪,以及那纯白美丽下所蕴藏的刺骨阴寒。

清晨,天一亮,天麟便出现在天女峰顶,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,凝视着西北方向。

昨晚,天麟一夜没有睡觉,全副心思放在了修炼之上,结果这一夜让他收获不少。

首先,其母蝶梦前一晚传授他的法诀,天麟已经完全掌握了。

其次,天麟脑海中的脑域元珠正在发生着神奇变化,但对天麟的修为并无影响。

第三,天麟体内的灵魄经过他一夜的修炼,显得更加的活跃,这让他对于身外的事物越发的敏感,对天地万物又有了新的看法。

以此刻而言,四周的冰雪在天麟来说,就仿佛有生命力一般,天麟能感知它们的存在,感应他们的变化,即便是十丈之下的冰层底部有一丝裂痕,天麟也能完全知晓。

这种感觉奇妙极了,也怪异极了,天麟生性淡薄,却也不得不为之惊叹。

眼下,天麟脑海之中多了一个想法。

既然灵魄有这般敏锐的洞察力,那它是否具备攻击能力呢?

这一点,是天麟刚兴起的想法,他还不曾尝试,也找不到适合的机会与对象,因而暂时只是一个模糊的理念。

突然,天麟笑容一呆,随即恢复了原样,脑海中浮现出一组画面,讲述的是一个中年男子正位于一处冰谷上方,留意着脚下谷底的情况。

透过画面放大,中年男子的容貌清楚显现,他便是西北狂刀。

了解到这个情况,天麟飞身而下,回到织梦洞中,对刚醒来的牡丹与玫瑰道:“我今天有事要办,你们记得小心安全,若然遇险就前往腾龙谷,那里高手不少。”

牡丹笑道:“你不用在意我们,你自己注意安全才是真的。”

天麟奇异一笑,充满了自信的道:“看着吧,从今天开始,我就会朝着既定的目标一步步走去。过不了多久,我就能名扬天下。”

玫瑰道:“你可记住你今天的话,要是办不到,当心我们要你好看。”

天麟大笑道:“放心,我说到做到。好了,我先走了。”语毕,天麟周身银光一闪,整个人眨眼就消失了。

下一刻,天麟出现在一处冰谷上空,这让数丈外的西北狂刀颇为惊讶,脱口道:“是你。”

天麟笑道:“是我。怎么让你吃惊了?”

西北狂刀打量了天麟几眼,点头道:“你别说,你身上的变化还真是让人感到惊讶。”

闻言一笑,天麟移目看着脚下,待看清楚之后,天麟脸上神情微变,笑容顿时便消失了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想也不想,天麟脱口问道。

西北狂刀沉吟道:“估计与这两天地震的频繁活动有关。”

天麟不说话,看着那开裂的冰谷底部,雪水已积了不少,正处于扩散状态,估计这样下去,不久之后这里也会变成一个湖泊。

西北狂刀看了天麟一眼,自语道:“若然冰原的雪都化了,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?”

天麟沉声道:“不敢想象。”

西北狂刀点头道:“是啊,真是那样,的确是不敢想象。只是我估计,这只是暂时的现象,与地面的震动有关。”

天麟收回目光,询问道:“你如今有何打算?”

西北狂刀质疑道:“你指哪方面?”

天麟道:“你在意的那方面。”

西北狂刀沉默了一下,轻声道:“我没有过多的去想,只是想了解一下,到底这冰原背后藏着什么玄奥。”

天麟脸色奇异的道:“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好。”

西北狂刀反驳道:“那是知道的人才会这样的说,不知道的人始终都会去追寻真相。”

天麟笑笑,没有多话,正自扭头看着四周,一股熟悉的气息便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儒雅一笑,天麟道:“天蚕来了。”

西北狂刀眼神微变,但却不太惊讶,只是随意的回过身去,凝视着远方。

很快,天蚕从风雪中飞来,在见到天麟时,天蚕突然惊呼一声,脱口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竟然……竟然……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