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三章 神剑天璃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然而即便这样,新月依旧坚强,她专注的看着怪剑,脑海中泛起了一些莫名的念头,驱使着她催动那飞舞的火鸟朝怪剑冲来。

当时,怪剑有了明显变化,它主动朝后退开,直冲那火鸟而去。

这一来,怪剑与火鸟瞬间相撞。血红的怪剑被火鸟一口吞下,于片刻后从火鸟的腹部飞出,周身散发出强大的气息与璀璨的光芒。

那一刻九天云动,大地震荡。

一股至神至圣的气息弥漫夜空,眨眼就传到了方圆千里之外。

天刀客惊讶极了,这种情况完全出乎他的意料,连他都搞不懂为什么这样。

半空上,新月眼神锁定怪剑,发现它此时光华耀眼,原本毫无色泽的剑身这时候强光刺目,数不尽的光芒宛如炙热的火焰,瞬间将剑身表面的一层物质催化,使其流露出原本夺目的模样。

至此,怪剑的封印解开,露出一把青红双色怪刃,一边是剑锋呈青色,一边是刀刃显红色,上有三个小孔,中间一孔镶嵌着一颗璀璨的红宝石,上面不时的浮现出一些字迹。

看到这里,天刀客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然而就在此时,怪剑突然凌空一转,剑身之上的青红光芒交织一体,在经过了一阵高速旋转后,最终青色淡去,红光减退,变成了一种透明的琉璃色,看上去有一种独特的美。

同时,那镶嵌在小孔之中的红宝石也变得透明,上面流光似银,清晰的显现出两个字——天璃。

看到这里,新月又惊又喜,正想着那把奇兵之际,它便呼啸一声,出现在新月的面前。

有些欢喜,新月伸手握住它。

那一刻,新月身体一颤,一股强大的吸力仿佛要将她的灵魂吞噬,导致她绝美的脸上流露出了惊骇之极的神情。

然而这种情况仅仅持续了眨眼光阴,随即新月就恢复过来,脑海中多了一股奇特的意识,竟然是从手中的怪剑上传来。

就新月分析所得,此剑原名天璃,源于上古洪荒时期,乃天地精气始化而成,后被人所获加以炼制,就成了这双锋刀剑的外形。

如今,新月以至圣之气,一身精血破解封印,不但将师傅天刀客二十年前设下的封印解开,还将数千年前,那炼制此剑之人所设下的封印解除,致使天璃恢复了原来的容貌。

这一点,是连天刀客都不曾想到的。

挥剑而动,新月欲要尝试一下神兵的威力,谁想她只是轻轻一挥,剑身便瞬间璀璨起来,剑尖飞卷出一束琉璃般的光焰,沿着新月手势的方向,一举在前方数里外的雪地上留下了一条长达一里,深数十丈,宽数丈的裂谷来。

如此威力,吓了新月一跳,她仅仅只是随手一挥,还不曾正式出手,竟然就有这般骇人的威力,这简直难以想象。

呆愣了一下,新月回过神来,看了一眼峰顶的天刀客,当即飞身落下。

“师傅,这神剑太厉害了。”

天刀客脸色复杂,问道:“关于此剑,你了解多少?”

新月道:“刚才神剑输入了一股意识在我脑海中,它告诉我说,它原本是天地精气凝聚而成,而后被人获取加以炼制,才有了如今这幅模样。眼下,我无意中将师傅与那炼制此剑的人设下的封印全部解除了,所以它就变成这样了。”

天刀客苦涩一笑,有些感触的道:“原来二十年前的我,不过是为人作嫁,你才是它真正等待的宿主。还好,你是我徒弟,我也算颇为欣慰。”

新月惊讶道:“师傅的意思是说,当初此剑不是这个模样?”

天刀客有些怀念的道:“二十年前,此剑之上青红交替,光芒耀眼。如今它却淡若琉璃,正好与你匹配。”

新月好奇道:“那二十年前这剑也叫天璃吗?”

天刀客摇头道:“当年它是另一个名字,你以后自然会知道。现在你把我传授你的剑诀施展一遍,让我瞧瞧。”

新月二话不将,身体直射半空,施展出天刀客所传授的剑诀。

顿时,天空中剑光交错,剑芒破天。

天璃剑在新月刻意的催动下,发出强盛刺目的奇光,其惊人的剑气无坚不摧,触地爆炸,立时在天刀峰四周留下无数的巨坑与裂谷,看的天刀客脸色惊变,有种震撼的味道。

突然,新月剑式一转,整个人周身流光四散,飞出八道光影,幻化成八个妙龄女子,围绕在她的身外,各自施展出不同的剑招,随着新月的身体一起朝前飞去。

当新月手中的剑式完成之际,那围绕在她四周,由光影组成的八位妙龄女子同时化为八束光芒,融合在新月的攻势之内,使其剑招的威力瞬间激增了数十倍。

如此一来,夜空中一道荀白色的剑芒宛如天外来光,夹着无与伦比的速度,直接射中数里外的一座冰山。

刹时,光芒一闪,巨响震天,那座偌大的冰山就在新月的一击之下化为了乌有,原地留下一个巨大的深坑,述说着新月这一剑的霸道。

脸色骇然,天刀客惊讶极了,直到新月飘落身旁,他这才回过神来。

看着新月,天刀客发现她脸色苍白,当即便明白了个中缘由,问道:“是不是你目前的修为还无法驾驭刚才那一招,以至于让你受了内伤?”

新月苦笑道:“这一招便是玄女天宫的镇宫绝学——天外飞仙,可惜我始终无法施展,刚才也只是勉强施展到一半多一点,身体就承受不住那股反噬之力了。”

天刀客安慰道:“不要心急,以你目前的修为有神兵在手,加上我传授你的剑诀,足以应付眼下的形势。除非遇上像蛇神那种级别的高手,不然的话,你要自保应该是不会太难。”

新月微微点头,脸上露出了坚强的微笑,神色淡定的道:“师傅放心吧,我会加紧修炼,早日名扬天下,以回报师傅对我的期望。”

天刀客淡然一笑,挥手发出一股赤红的光芒作用于新月身上,使得她脸色瞬间红润起来,伤势一下子好了不少。

“不早了,你该回去了,我也该离开了。以后抽空多多修炼,你目前所差的就在修为上。一旦你修为上去了,你的实力将飞速暴涨。”

新月有些不舍,轻吟道:“师傅,我想多陪你一会儿。”

天刀客摇头道:“不用了,我怕呆久了,自己会舍不得离开,你还是去吧。”

新月有些伤感,低声道:“临别前,师傅还有什么教诲吗?”

天刀客嘴唇动了几下,轻声道:“师傅没什么说的,就祝福你与天麟一生幸福吧。此外,你将来若遇上至毒之器噬心剑,记得小心提防。好了,去了,去了,我本无家,漂泊天涯,只为找他。”

沧桑的笑声伴随雪花,在新月痴望的目光中,天刀客渐渐远去,消失在了北方。

转身,新月带着天璃剑离开了那,一个人飞行中在风雪中,神色有些复杂。

记得十八岁的她,第一次来到天刀峰,因为一语不合,与师傅天刀客交战。

当时天麟突然出现,不但在新月冷傲的芳心中留下了一丝痕迹,也从此改变了新月的命运,让她七年来辗转腾龙谷与天刀峰之间,学成了惊人的本事。

如今,师傅突然就离开,新月虽然性格冷漠,却也感到颇为意外,还有一种深深的伤感。

然而宿命因缘,聚合离散,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新月与天刀客之间又岂能例外?

就像腾龙谷中的李风、丁云岩一样,他们也不是说走就走了?

还有田磊,他虽有不弱的修为,却注定难逃劫难。

这能怪谁呢?

想到这,新月逐渐释然,收起了心中的失落,整个人一闪而逝,回腾龙谷去了。

夜,无声漫长,风雪漫天。

玉心站在昨夜出现的那座冰峰之上,眼神凝视着远方。

今晚,天麟没有来,玉心有些失望。

这是她多年来,脑海中第一次出现思念的字眼,这让她心中颇为迷茫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