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一份厚礼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赵玉清道:“目前我们不了解敌人的情况,盲目制定计划也是纸上谈兵不切实际,所以当务之急是先了解敌人的动态。”

马宇涛点头道:“谷主此言很有道理,只是派谁去比较适合呢?”

赵玉清道:“这方面,腾龙谷中天麟比较擅长,我打算让他出马。至于刚来的五人,啸天精通空间跳跃之术,也比较适合。”

啸天道:“这个没问题,我乐意效劳。”

瑶光道:“除了探听消息外,我们还得预防上午的事情再次发生。”

寒鹤道:“那九虚一脉的敌人法诀怪异,事先我们毫无所觉,都是天麟感应到不对才提醒大家,这让我们如何防范?”

瑶光道:“这个大家不用担心,除魔联盟的千影张擅长布阵,精通奇门遁甲。我们可以让他在腾龙谷四周设下防御阵势,应该会有一定收效。”

谭青牛道:“我修为浅薄,正好可以协助千影张布阵,也算是贡献一点力量。”

赵玉清点头道:“好,这事就交给你俩负责,记得越快越好。至于其他人,暂时休养生息,待天麟与啸天有了发现之后,我们再制定相应的计划。”

天麟道:“事不宜迟,我这就行动,顺便回天女峰看一下。”

赵玉清道:“去吧,记得小心点。”

天麟应了一声,看了看新月、舞蝶与林依雪三女,随即起身离开。

啸天见状,起身道:“我也随天麟一起离开,今晚先了解一下冰原的地形。至于依雪,你就跟着你师姐好好呆着,不许胡闹。”

林依雪闻言做了个鬼脸,其顽皮的模样顿时把不少人逗笑了。

赵玉清没有意见,在送走了天麟与啸天后,吩咐大家也下去休息,独独留下了雪山圣僧与善慈。

“老友,你找我来,有什么是吗?”见四下无人,雪山圣僧开口问道。

赵玉清摊开右手五指,掌心露出一道赤红的光芒,淡然道:“这是黄杰的元神,意识已经被我炼化,剩下的便是他多年苦练而来的修为,属性至阳至刚,对善慈应该颇为益处,就当是一点心意吧。”

雪山圣僧闻言一惊,感谢道:“老友,你这份厚礼可不轻啊。我恐怕是没有机会还你这个人情了。善慈,还不快谢过谷主厚爱。”

善慈闻言,躬身一礼道:“谢谢谷主。”

赵玉清淡然道:“好好珍惜你所拥有的,希望你将来不要让我们失望。”说完,赵玉清起身,将手中的那股纯正的力量叫到了雪山圣僧手中,叮嘱道:“还是你亲自动手,估计比我动手要好。”

雪山圣僧微微颔首,起身走到善慈身边,让他盘坐于地,静心忘尘,随后将那道光芒压在他的头顶百会穴上,慢慢的逼入善慈体内。

其时,善慈宝相庄严,无我无相,周身佛光璀璨,在得到了黄杰毕生修为之后,整个人修为大进,跨越了归仙境界进入了地仙境界。

如此,善慈纯以修为而言,已然超越了天麟、新月与舞蝶。雪山圣僧看在眼里,脸色颇为古怪,既有几分喜悦,又有几分不安。

赵玉清没有打扰他,一个人悄悄的离开,原地就只剩下雪山圣僧与善慈这对师徒俩。

一同出了腾龙谷,天麟对啸天道:“冰原上有一个人你要特别注意,她便是蛇神。”

啸天点头道:“蛇神之名我知道,在我修炼之初,她据说就已然功参造化,拥有了惊世的力量,属于修真异灵中极为传神的代表。”

天麟道:“你知道就好,我们面对的敌人,应该就分布在腾龙谷方圆千里之内,你记得小心点,我就先走了。”

啸天道:“天麟,我打算把空间跳跃之术传授给你。”

天麟笑道:“不用了,我娘昨天已经传授给我了。”语毕,天麟周身银光一闪,整个人眨眼就消失了。

啸天有些愕然,随即摇头一笑,然后随意选择了一个方向,以御气凌空的方式,不急不缓的在风雪中飞行。

织梦洞中,牡丹与玫瑰从早上天麟离开到现在都不见回来,心中不由有些思念。

自从蝶梦离开,牡丹与玫瑰的关系仿佛一下子拉近了不少,二人不再像以前那样时常斗嘴,而是常坐在一起聊天,话题都围绕在天麟身上。

这时,洞中的光线黯淡了下来,玫瑰幽幽低吟道:“天黑了。”

牡丹笑道:“怎么想念天麟了?”

玫瑰没有生气,反而神情怪异的道:“我一直在想,或许我们不该来这,应该继续呆在属于我们的地方。”

牡丹不以为然的道:“你这是消极的想法。即便我们不来,以五色天域如今的架势,他们也必然会打通与人间的通道,到那时你还不一样要面对这种情况。”

玫瑰道:“那时候,我们或许就不会遇上天麟了?”

牡丹质问道:“你就真的喜欢以前的生活,喜欢一个人整天打打杀杀?”

玫瑰沉默了,她在问自己,我真是那样的吗?

答案她心里知道,只是她不愿相信,也不敢面对,或许有些事情还不到时候吧。

突然间,洞中一下子明亮。

天麟破空而至,以空间跳跃之术出现在两人的身旁。

见二女一脸惊讶,都不说话,天麟笑道:“怎么了,是不是很奇怪啊?”

玫瑰瞪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牡丹笑骂道:“现学现卖,看来你娘是教导有方啊。说吧,今天为何这么迟才回来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情况?”

天麟坐在两人中间,一手一个紧紧的将二女搂在怀中,足足沉默了片刻,才回答道:“今天,我终于搞明白我的身世了。”

牡丹一愣,与玫瑰交换了一个眼神,二女异口同声问道:“身世?你娘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吗?”

天麟神色复杂的道:“我娘自小陪着我,可我爹是谁我却一直不知道。此前,老是有人说我长得很像一个人,今天我总算问清楚了,原来我长得像我爹。”

玫瑰骂道:“你这不是废话吗,拿我们开心啊?”

牡丹看出天麟的神态不太正常,询问道:“那你爹是谁呢?”

天麟紧了紧手臂,目光分别凝视了二女片刻,正色道:“我爹便是二十年前的七界之神,我就是陆云的儿子!”

玫瑰惊呼道:“什么?这怎么可能?”

牡丹比较平静,问道:“那你娘呢?她又是谁?”

天麟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所有见过陆云的人,一眼就认定我是陆云的儿子。可大家想破脑袋,也没有人能猜出我娘是谁。”

玫瑰将信将疑道:“世上竟然有这等怪事?”

牡丹给玫瑰递了一个眼色,柔声道:“天麟,你把今天的事情对我们讲一讲,我们帮你想一想。”

天麟微微点头,神色带着几分伤感,仔细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。

听完事情经过,玫瑰惊诧道:“怪事,看来你娘还真有几分神秘。”

牡丹推断道:“我猜想,你娘一早就离开,估计她是早就料到了会发生这件事,因而有意回避,不想面对大家。”

天麟道:“我也是这样想,只是我不明白,娘为什么要逃避呢?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