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五章 回首从前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赵玉清苦涩道:“天麟不过是事情的起源,他不会一直呆在冰原。等天麟离开,那就是冰原走向衰亡的开始。好了,师妹,你去看一看四师弟吧,你们分隔得太久了,是该好好聚一聚了。”

方梦茹脸色微变,口中长叹一声,低吟道:“多谢大师兄关怀。”话落起身,方梦茹离开。

赵玉清看着她的背影,突然道:“师妹……据说……何首乌能让人年轻。”

方梦茹停身,回头看着赵玉清,感激的道:“师兄,谢谢你。”

赵玉清摇头道:“我能做的也就只是这些了。”

随着瑶光等人的到来,腾龙谷一方实力大增。

虽然才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,但大家的情绪都有所好转,各自把满心的仇恨化为力量,投入了工作中去。

在林凡所住的洞里,冰雪老人一直在观察林凡的情况,经过仔细的分析与推断,最终得出的结论是,林凡体内多了一股原本不属于他的力量,此刻正在与林凡的身体进行融合,以至于让他昏迷不醒。

玲花得知了这个消息,不解道:“师兄体内多了一股力量,可他为何昏迷不醒?他为什么不能在清醒的状态下,与那股力量相结合呢?”

冰雪老人解释道:“林凡目前的修为勉强进入归仙境界,实力极其不稳定。以他现在的情况,若然在清醒状态下,有自我意识干扰,估计很难与那股他无法御驾的力量相融合。而今,他昏迷不醒,意识处于忘我状态,这就有效减弱了他的主观反抗意念,能更加有利于他与那股力量结合。只是我一直很疑惑,林凡体内的那股力量,到底来自何处?记得上一次,林凡与白头天翁交战,他的修为突飞猛进,当时我就觉得奇怪,只是那时候我也受伤不轻,没有细问。现在想来,林凡从那一刻开始,就已然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。”

玲花轻吟道:“师兄的事情我最清楚,他在那一次之前,曾进入腾龙谷底的湖中,去追逐那条小鱼。后来师兄隐约说过,他在湖底似乎遇上了一些怪事,具体的情况我就不太清楚。”

冰雪老人皱眉道:“看样子一切都得等他醒来之后才有结果。玲花,你现在修为大增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玲花道:“回四师叔祖话,是师祖赐我千年雪参,让我分三次服下,我目前只服食了一次。”

冰雪老人欣慰道:“看来师兄很看重林凡啊,你要好好协助他,知道吗?”

玲花正色道:“四师叔祖放心,我会的。”

话刚落,方梦茹便出现在洞口,轻声问道:“在说什么,林凡怎么样了?”

冰雪老人连忙起身,有些激动的道:“师妹你来了。”

玲花施礼道:“见过五师叔祖,快请进来坐吧。”

方梦茹走入,关心的询问了一下林凡的情况,随后道:“师兄,能陪我出去走走吗?”

冰雪老人脸色复杂,没有马上回答。

玲花鼓励道:“四师叔祖,去吧,师兄我会照看好的。”

冰雪老人闻言,轻轻点了点头,随即便由于方梦茹离开。

漫步在腾龙谷的隧洞之中,方梦茹显得有些怀念,轻声道:“师兄,还记得当年我们在这里玩耍的情况吗?”

冰雪老人有些伤感,轻叹道:“如何不记得啊,那是我一生最珍贵的记忆。”

方梦茹幽幽道:“多少年过去,而今再次来到这里,那些年少时的情形,此刻却清晰的呈现在我的脑海里。”

冰雪老人身体一颤,沉痛的道:“师妹,对不起,让你苦苦等待了五百年。”

方梦茹轻吟道:“师兄,你知道吗?这五百年来,每当我闭上眼,你的身影就会浮现在我眼前。”

冰雪老人脸色凄然,心道:“师妹,我又何尝不是呢?”

穿过一条隧道,前方人影一闪,薛峰出现在两人面前。

方梦茹收起伤感,轻声道:“你师傅情况怎么样了?”

薛峰脸色担忧的道:“暂时稳住了伤势,估计要明后天才有希望恢复正常。”

方梦茹安慰道:“莫要太担心了,你要往好处想。”

薛峰道:“谢谢前辈关心,我先下去了,你们慢慢聊。”

看着薛峰离去的背影,冰雪老人轻声道:“这年轻人情绪有些异样。”

方梦茹不以为意的道:“目前的腾龙谷,大家都沉浸在忧伤的气氛之中,他这样的表现很正常。走吧,我们沿着当年的足迹,慢慢的回忆过往。”

冰雪老人没有多想,陪着方梦茹一起,在这段曾经熟悉的道路上,去感受当年的那份沧桑。

离开了方梦茹与冰雪老人,薛峰找了一处僻静的洞穴,在留意到四周无人后,小心翼翼的从怀中取出了一张兽皮书,脸色复杂观看起来。

大约片刻,薛峰移开目光,脸色沧桑的看着眼前的石壁,整个人呆呆的发傻。

随后,薛峰回过神来,掌心发出赤红的烈焰,一举焚毁了兽皮书,然而大步离开。

那一刻,薛峰的眼中泛起了一股惊人的寒光,他做下了一个惊人的决定,决心开始修炼兽皮书上的断肠离恨惊九天。

形势的逼迫,好强的青年,他最终会走上怎样的一条道路呢?

静静的守在江清雪身边,楚文新神情伤感。

对于眼前这个明艳照人的女子,他有一种说不出的爱恋。

虽然,楚文新知道江清雪并不接受他的那份爱,可难以自拔的感情却不是说放就能放得下的。

一直以来,楚文新就是搞不明白,江清雪为何要拒绝自己,到底她心中所爱的人会是谁呢?

这一点,除江清雪自己之外,唯一知情的恐怕也就只有林云枫夫妇了。

谭青牛静静的坐在一边,看着楚文新那副担忧的模样,忍不住叹道:“楚兄,何苦呢?这么多年了,你俩若是有缘,又岂会拖到现在。”

楚文新苦涩道:“世上最放不下的就是感情,我若能放得下,也就不会这般苦恼了。”

谭青牛劝道:“算了,看开点。以联盟与易园的关系,上次你师兄帮你上门提亲,林掌教只是笑笑,却不曾表态,这已然说明一切了。”

楚文新叹道:“我何尝不知道,只是知易行难,人就是这般矛盾啊。”

谭青牛无奈,不好多劝,只得默默陪着他。

一会儿,舞蝶与瑶光出现在洞外,这让楚文新与谭青牛都大惊讶,双双上前拉着瑶光的手问长问短。

由于瑶光身份特殊,与除魔联盟关系甚好。

十八岁之前,他在联盟与易园两边一共呆了十年,楚文新对他是比较熟悉的。而今时隔十二年,瑶光突然出现,楚谭二人自然是惊喜交加。

勉强客套了几句,瑶光便急不可耐的走入洞中,看着昏迷不醒的江清雪,瑶光脸上顿时流露出焦急之色,情不自禁的道:“姐姐,你不会有事的,我一定把你救活,以后再不让人伤害你一分一毫。”

谭青牛见状有些奇怪,他岁数比瑶光小了近七八岁,相处时间不常,搞不太懂瑶光与江清雪的关系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