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章 心之转变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方梦茹激动的大叫道:“师兄,不要说了。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,你永远都是我心中唯一的爱。此生与你相逢,不管历经多少磨难,只要最终能与你在一起,我都不会后悔的。”

冰雪老人闻言,瞬间激动起来,大声呼唤道:“师妹……”

方梦茹大叫一声师兄,随即便冲到冰雪老人面前,两人终于在五百年后,紧紧的抱在了一起。

曾经的这段感情,让他们历经了无数的艰难困苦,却得不到任何人的祝福,还分隔五百年之久。

如今,一切的磨难过去,留给他们的或许只是那夕阳西下的最终余生,可这对于他们来说,那也是弥足珍贵的。

看到这一幕,赵玉清脸上泪水滑落,这对自己最疼爱的师弟妹,历时六百年沧桑,如今终于走到了一块,那是多么令人感慨与心酸啊。

玲花感情丰富,见冰雪老人与方梦茹抱在一起,也为他们的相逢流下了激动的泪水。

至于天麟、新月与舞蝶,三人虽然没有哭,可心头却有一股难言的苦涩,对于这份爱始终无法释怀。

寒鹤神情悲苦,一向冷漠的他如今也是老泪纵横,因为田磊的死而受到了极大的打击。

时间,在这一刻定格。

众人的神情虽然有异,但统一流露出悲伤的气息。

当一切趋于平静,方梦茹带着冰雪老人,寒鹤抱着田磊的尸体,双双回到了腾龙谷口。

伸手接过田磊的尸体,赵玉清一挥手便除尽了田磊身上的冰雪,手掌抚摸着他冰凉的脸庞,语气轻柔的道:“师弟,好好安息吧。师兄会为你报仇。”

方梦茹上前,轻抚着田磊的脸庞,伤心的道:“师兄,我会永远把你记在心头,你放心的去,你的仇我们不会忘记。”

寒鹤闻言悲痛极了,拉着冰雪老人的手臂,质问道:“你告诉我,到底是谁干的,我这就去给师弟报仇。”

冰雪老人沧桑的道:“是五色天域的蓝发银尊,我察觉之后赶到时,师兄他已经奄奄一息……”

听完冰雪老人的讲述,寒鹤怒上心头,嚷着要去报仇。

赵玉清沉声道:“师弟莫要激动,蓝发银尊实力惊人,你去也报不了仇,我们还是从长计议,先把三师弟安葬了再说。”

方梦茹劝慰道:“二师兄,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,但眼下还是先让三师兄入土为安吧。”

寒鹤闻言稍稍平静,没有再多说。

见大家情绪稳定,天麟突然道:“陈风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?”

玲花苦涩道:“三师叔祖都死了,陈风估计也是没有逃脱。”

天麟微微摇头,似欲反驳,可想了想,反驳有什么意思呢?

至此,众人沉默,大家带着田磊的尸体,返回了腾龙谷。

进入腾龙府,方梦茹将此前的情况与冰雪老人说了一下,听得一旁的玲花泪水直落,拉着冰雪老人的手臂哭泣道:“师叔祖,师傅死了,师兄又昏迷了,我好难过。”

冰雪老人轻叹道:“玲花,坚强点,一切都还没有结束。”

招呼众人落座,赵玉清表情沉痛的道:“目前云岩的尸体估计是找不到了,我们就把师弟、李风与飞侠一起先埋葬。等大家情绪稳定之后,我们再展开反击,务必要把五色天域在冰原的三大神将铲除。”

新月稍显冷静,询问道:“师祖,是现在就动手,还是等大家到齐之后?”

赵玉清道:“这是本谷之事,眼下除林凡昏迷外,其余之人都在这里,就不劳动其他人了。”

众人闻言,一致赞同,当即便由寒鹤抱着田磊的尸体,冰雪老人抱着李风的尸首,玲花抱着飞侠,跟随在赵玉清、方梦茹身后,离开了腾龙府,将三人送往天华洞府。

对于腾龙谷而言,天华洞府是历代谷主的安葬之地,常人一般是不能葬在那的。

如今,田磊身为赵玉清的师弟,有赵玉清出面,此事也勉强说得过去。

天麟跟在众人身后,来到了天华洞府外,除了赵玉清、方梦茹、寒鹤、冰雪老人之外,其余之人都被拦在了外头。

看着田磊、李风、飞侠的尸体被赵玉清等人带入,新月与玲花都十分伤心,舞蝶稍稍平静,天麟却是脸色奇异,思绪陷入了回忆之中。

说实话,田磊、李风、飞侠三人对天麟来讲,影响并不大,真正影响天麟的是丁云岩。

那些儿时的记忆在此刻涌上心头,使得天麟突然对人生有了一种新的感悟。

以往,天麟顽皮开朗,总觉得诸事顺利,对人生的看法显得单纯肤浅。

而今,在经历了诸多事情之后,天麟才猛然发现,原来人生的道路上还有许多东西,是他之前所不懂。

或许,这就正如古人所说,只有悲伤才会加速一个人的成长。

若一直生活在快乐之中,人就会永远都停留在原地不动。

领悟了这个道理,天麟心中一下子清醒了许多。

看看身旁的新月与舞蝶,天麟突然发现,自己对她们是那样的在意,若然失去她们,他简直是不敢想象。

由此,天麟的心智开始走向成熟,他明白了什么叫珍惜,也懂得了人生有许多东西是必不可少的,必须用心去追求。

等待中,赵玉清四人缓步而出,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悲伤,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很多。

挥挥手,赵玉清没有开口,带着众人返回了腾龙府。

落座之后,赵玉清道:“眼下情况对我们很不利,圣僧身体不适,林凡昏迷,离恨天尊伤势沉重,江清雪急需医治,加上天麟的伤,我们能派上用场的人一下子少了很多。”

方梦茹道:“大师兄,我们可以加强防范,并设法加快受伤之人恢复状况,以应对当前的形势。”

赵玉清点头道:“我考虑了一下,林凡就交给四师弟,不要急于求成,要根据他的身体情况而定。天麟暂且在此疗伤,江清雪那里我稍后去看望一下,先稳住她的情况,待天麟伤愈之后,再设法救治。剩下天尊那里,只能让他先自己疗伤,师妹与二师弟负责腾龙谷的防御工作,务必不能再让敌人有机可乘了。”

闻言,众人没有异议,冰雪老人立时带上昏迷的林凡,叫上玲花走了。

新月带着天麟,让他到自己的住处疗伤。

舞蝶则跟在方梦茹身侧,离开了腾龙府,来到谷口处巡视着四周。

此时,时近中午,腾龙谷又恢复了平静,只是气氛与往昔有了很大的不同。

天空,风雪依旧,看不出什么不同,可冰原三派却从这一刻开始走向衰弱,最终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什么结果?

御剑凌空,一路逃亡。

陈风在离开了田磊之后,一心只想快点赶回腾龙谷求助。

然而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。

就在他万分焦急,急于赶路之际,一声冷酷的阴笑自虚空中传出。

是时,陈风心神一震,立马停身四顾,口中喝道:“什么人,有种就出来?”

微光一闪,光影浮现,一个由光芒组成,若隐若现的身影出现在陈风眼中。

一见此景,陈风脸色大变,脱口道:“元神之体,你是西域白头山的白发仙童?”

嘿嘿一笑,白发仙童道:“不错,你还有几分眼光。我刚刚才杀了一个腾龙谷弟子,现在又遇上一个,真是运气不错。”

陈风心神震动,质问道:“你把谁杀了?”

白发仙童笑道:“一个叫飞侠的小辈,两招就解决了。希望你比他强,不然就太没有意思了。”

陈风闻言又惊又怒,恨声道:“你会不得好死。”

白发仙童冷哼道:“现在是我让你不得好死,你最好看清楚形势。来吧,给你一个机会,让你先出手。”

陈风没有冲动,他心知自己不是对手,首先想到的就是逃走。

然而此去腾龙谷还远,自己有机会逃回去吗?

思索中,陈风大吼一声,挥剑猛攻,施展出易园的斩妖伏魔剑诀,密集的剑芒层层收紧,出现在白发仙童四周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