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因恨重逢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天麟正欲回话,就发现了飞侠的尸体,前行的脚步猛然一顿,质问道:“飞侠他……”

众人脸色一变,腾龙府中出现了片刻的宁静。

最后是玲花以哭泣的声音回答了天麟的问题。“飞侠死了,师傅死了,四师伯也死了。”

天麟眼神一变,身体晃了晃,随即眼中的神采黯淡了下去。

新月的身体微微一震,在得知这个不好的消息后,她没有任何言语,可心中的悲痛却也不输于在场之人。

斐云上前,扶着天麟的手臂,安慰道:“节哀吧,发生的事情谁也无法挽回,你还是说一下你们遇上的情形。”

天麟沉沉一笑,情绪低落的道:“我发现雪姐姐的时候,她已然奄奄一息,九幽一脉的风幽正准备将一切完结。至于我这身伤,那也是风幽所赐,不过我也没让他占到便宜。”

楚文新气愤道:“可恶的九幽一脉,早晚我们要将它灭了。”

天麟眼神冰冷的道:“放心,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。”

这一刻,飞侠、丁云岩、李风的死,对天麟有了很大影响。

这些昔日他熟悉的人,如今眨眼间就离开的人世,这让天麟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珍惜。

斐云拍拍他的肩膀,鼓励道:“振作一点,这只是你人生中必然的一段经历,你应该从中吸取经验,为走好下一步而努力。”

天麟笑笑,有些苦涩。

突然失去许多熟悉的东西,这让他一时间还无法适应。

这时,腾龙府外出现了公羊天纵的身影,他那摇摇欲坠的模样,顿时把姬雪妮与薛峰吓了一跳。

飞身来到公羊天纵身侧,薛峰一把接过李风的尸体,姬雪妮则扶住了公羊天纵的手臂。

在场之人神色惊讶,大家待公羊天纵走近坐好之后,这才问起了原因。

苦涩一笑,公羊天纵道:“这都是应天仇所赐……”

听完他的讲述,众人安慰了几句,随即把这里的情况讲给他听。

了解了一切,公羊天纵轻叹道:“谷主,看来这一次我们是大伤元气,你可要看开一些。”

赵玉清微微点头,整个人显得有些精神失常,这让众人都颇为担心。

随后的时间里,大家保持着沉静,受伤的人趁机疗伤,其他之人则沉浸在悲伤的气氛里。

当马宇涛返回,见如此情况,心头也是感慨不已。

这时,赵玉清的情绪已恢复平静,看了一眼在场之人,轻声道:“今天发生这些事,这是我们谁也不想见到的。然而事情已然发生了,光是悲伤也无济于事。现在,大家也累了,先各自回去休息。腾龙谷门下则随我到谷口去等候师弟。”

此言一出,除了天麟没有走外,其余人都各自离去。

看了天麟一眼,新月道:“你伤势严重,就在这里疗伤吧。”

天麟摇头道:“该回来的都回来了,剩下这最后一个,我……”

新月打断他的话道:“你的伤……”

赵玉清道:“新月,天麟想去就让他去吧。”

见师祖开口,新月没再反对,上前扶住他的手臂,随同舞蝶、玲花一起,跟在赵玉清、方梦茹、寒鹤身后,离开了腾龙府。

来到腾龙谷口,赵玉清面朝西南,眼神中含着无声的痛。

方梦茹与寒鹤站在师兄身后,两人都显得十分沉默,隐隐有种不安涌上心头。

新月、舞蝶、玲花三人站在天麟身侧,四人遥望远方,漫天的风雪吹拂在身上,竟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心寒感觉。

天麟伤势严重,这感觉尤为严重,他一边吸纳冰雪之力,一边分析着那感觉的来路。

由于冰原辽阔,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冰雪之力,天麟通过冰神诀,耗损的真元很快就得到了一定的补充。

然而与风幽一战,天麟不仅仅是真元耗损,更为严重的是经脉受损,伤及了根本,单凭一些冰雪之力,那只能暂缓他的伤势而已。

好在天麟体质特殊,经脉中潜藏着大量万年血参与龙涎玉液的灵气,此二物一温一凉,一热一寒,可谓是阴阳相济,对天麟的身体起到了一个极好的保护效果。

吸收了大量冰雪之力,天麟的精神好了不少。

整个人相对轻松了许多,思绪也从沉寂中活跃起来。

看了一眼身旁,天麟发现腾龙谷的六人都十分沉默,其中谷主赵玉清尤为沉痛,这是天麟从小到大第一次见到。

对此,天麟有些奇怪,以谷主的修为,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他这般放不下呢?

思索着这个问题,天麟很快想到了一件事情,忍不住暗自发出探测波,留意着西南方向的情况。

突然,天麟身体一晃,脸上流露出明显的震惊之情,这让舞蝶与新月都感觉到了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异口同声,新月与舞蝶关心的询问。

天麟脸色沉痛,情绪低落的道:“马上你们就知道了。”

新月与舞蝶对望了一眼,两人没有说话。

前面的寒鹤却回头看了天麟几眼,眼底带着几分迷茫。

这时,方梦茹突然惊叫道:“师兄,他……他……回来了。”

寒鹤闻言回头,凝视着前方,只见风雪中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正逆风而来,让人不容易看见。

赵玉清身体一晃,无比沉痛的道:“是啊,一人去一人还,他最终还是回来了。”

这时,风雪中的身影变大了不少。只见一个全身雪白的影子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,正以十分惊人的速度朝腾龙谷飞来。

突然,雪白的身影猛然停下,就那样相距一里,默默的凝望着腾龙谷的方向。

玲花见状,悲喜交加,大声道:“是四师叔祖,他回来了。”

方梦茹激动异常,身体不住的颤抖,眼神一动不动的凝视着那张苍老的脸庞,心中有太多的话。

寒鹤脸上表情复杂,颤声道: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啊。”

舞蝶没有说话,她依稀记得十年前冰雪老人的模样,似乎与现在没什么变化。

新月较为冷静,在打量了一番后,目光移到冰雪老人胸前,那僵硬的尸体已经被雪花覆盖,以至于新月不曾认出是谁。

天麟神色忧伤,轻叹道:“谷主,您不想说点什么吗?”

这话有些奇怪,立时引起了众人的关注,除方梦茹外,大家都把目光移回,留意着赵玉清的变化。

苦涩一叹,赵玉清在这一刻仿佛苍老了不少,语气沉痛的道:“师弟,你可曾留意到四师弟怀中抱的是谁吗?”

寒鹤一愣,仔细凝望,一股强烈的不安涌上了胸膛。

玲花有些奇怪,疑惑道:“是啊,四师叔祖抱着的会是谁啊?”

天麟幽幽叹道:“出去的人中,还有谁不曾回来呢?”

此言一出,寒鹤突然激动起来,大吼道:“不!不会的,我不信!”

其余之人见状,都猛然醒悟,一股浓浓的悲伤立时弥漫开来。

方梦茹身体一晃,悲呼道:“师兄……师兄……为什么这样?”

赵玉清眼中泛着泪光,艰难的道:“师妹,四师弟还站在那,他还在等你原谅。”

话刚说完,寒鹤就悲呼一声,当先朝冰雪老人飞去。

方梦茹随后而至,以不分前后的速度,出现在冰雪老人面前。

接过田磊的尸体,寒鹤脸上泪水如雨,激动得哭了。

数百年的情谊,如今就此断了,要说不伤心,那是骗人的。

冰雪老人脸上满是忧伤,他有种深深的自责,认为自己当初若是不离开腾龙谷,或许今日田磊就不会死了。

为此,他放开了那段感情,毅然的选择了回来,只为不想再发生相同的事情了。

方梦茹神色凄凉,田磊的死让她不由得回想到了过去,而冰雪老人的出现,却让她想到了自己这五百年来的沧桑。

而今,两件事情遇在了一块,她内心的复杂那是可想而知的。

看着方梦茹,冰雪老人神色复杂,几百年的逃避如今终于要面对了,可谁想却是在这个时候呢?

或许,悲伤能让很多事情遗忘,这时候相逢说不定才是最适合的。

“师兄……你……好吗?”见面的第一句话没有责骂,而是一句隐藏心底多达五百年的关怀,这让冰雪老人惊喜交加,却又觉得愧疚极了。

“师妹,我很好,你呢?”声音有些颤抖,冰雪老人的第一句话仿佛用尽了全身之力,那是压在他心头五百年的一块大石啊。

泪,无声而下,方梦茹绝美的脸上激动异常,有些语无伦次的道:“好,我很好,师兄不用担心,我好想念你啊。”

冰雪老人身体摇晃,强忍住内心的悲痛,艰难的道:“五百年来一回首,红颜白发再相逢……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