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 两败俱伤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至于其他方面,张帆与黄杰早已放出消息,剩下的就全凭天意了。

大约半个时辰过去,等待中的张帆突然奇异一笑,周身光芒浮现,掩盖了他的真是容貌,自语道:“修为不弱,看样子腾龙谷方面很谨慎。”

一会儿,远处的天空就出现一道身影,正朝着这边靠近。

张帆观察了片刻,沉吟道:“看样子得费点手脚,还是留着对付其他人比较好些。”

语毕,张帆身体淡化,无声无息的消失。

半空,公羊天纵在找寻了许久之后,心头已然不抱任何希望。

然而谁想就在这时,他突然见到前方的冰山之上有一道身影,这让他大为振奋。

加快前行,公羊天纵很快就来到冰山之上,一见李风在此,他先是一喜,随即一愣,然后愤怒取代了一切,怒声道:“可恶的贼子,让我碰上我非要杀光你们。”

缓步上前,公羊天纵神情凄切,轻轻抱起李风的尸体,带着几分落寞与沧桑,朝着腾龙谷而去。

一会儿,公羊天纵飞出十数里,正自伤怀之际,突然一股锐利的杀气袭来,这让他猛然一震,身体当即横移数丈,避开了敌人的一击。

稳住身体,公羊天纵环顾四野,在看清楚敌人的模样后,脱口道:“是你。”

邪魅一笑,应天仇道:“是我。听说腾龙谷发生了一些变故,我特来看看,想不到却遇上了你。看来我们之中有一个人是运气不济。”

公羊天纵略微警惕,冷然道:“应天仇,据说你出自魔门,又身怀魂剑门的绝技,还修炼什么疯魔丧心诀,这些可对?”

应天仇不甚在意的道:“这话应该是我那可爱哥哥应天邪告诉你们的吧?不错,他说得都对,只是他没有把事情说完而已。”

公羊天纵问道:“后面还有什么?”

应天仇邪笑道:“这是秘密,不能告诉你。现在还是让我试一下,看你这位离恨天尊到底有几分本领。”

拔剑指天,应天仇右手漆黑如墨,闪烁着异样的光辉。

公羊天纵放开李风的尸体,双手紧握成拳,周身散发出强横的气势,化为一蓬烈焰,环绕在他的身外。

阴森一笑,应天仇道:“不错,架势十足,只是不知道遇上我的追命绿魂剑,你能不能侥幸活命。”

公羊天纵喝道:“休要狂妄,本天尊近来憋了一肚子气,今天正好拿你开刀。”

话犹在耳,公羊天纵采取了主动进攻,双拳施展出离恨天宫的玄阳神拳,一招一式刚猛直接,可拳劲之强震撼人心,速度之快令人诧异。

面对公羊天纵的快攻,应天仇只是闪避。

他今天现身拦截,其实为的是想借助公羊天纵之手,来试探一下自己这几日的修为可有长进。

一直以来,应天仇对于疯魔丧心诀都抱着犹豫的态度,若非上一次楚文新等人逼得太急,他也不会如此。

而今,他既已下定决心,便再无二心,这几日加紧修炼,一直不知道进度如何,这才想到找人试探一下自己的修为。

留意着应天仇的神情,公羊天纵心思急转,在连续数十拳落空后,猛打猛冲的他突然一闪而逝,瞬间出现在应天仇身后,一拳直逼其背心。

惊呼一声,应天仇有些诧异,想不到人高马大,外表鲁莽的公羊天纵竟然也会耍心机,这让他大为惊愕,一时间闪避不及。

危险时刻,应天仇眼中黑芒一闪,施展出魔宗的心欲无痕法诀,以精神异力对公羊天纵发起了突然攻击。

由于精神异力无声无息,难以防御。

公羊天纵根本不曾提防,当即便被应天仇的诡秘攻击震得浑身一颤,攻势出现了一丝破绽。

抓住这个机会,应天仇反手一剑,绿色的剑芒破空而至,夹着无坚不摧的剑气,猛然与公羊天纵刚猛绝伦的一拳撞在了一起。

届时,强光一闪,霹雳震耳。

交战的两人各自后退,被那股可怕的爆破力给当场震飞。

左边,公羊天纵脸色阴沉,眼神中含着震怒之情。

右边,应天仇身体一颤,在后退之际嘴角溢血,被公羊天纵一拳伤及了根本。

稳住身体,公羊天纵挥拳追上,密集的拳头宛如一颗颗火球,以连绵不断,快捷惊人的速度朝应天仇冲去。

眼神阴冷,应天仇挥剑反击,震动的剑身发出细碎的声响,宛如有魔力一般,对进攻中的公羊天纵造成了极大的影响。

飘身而退,应天仇身法怪异,整个人头下脚上,双腿快速旋转,配合手中挥舞的短剑,就像呼溜溜转动的陀螺,朝着公羊天纵冲去。

届时,随着身体的转动,应天仇周身魔气惊人,乌黑的雾气层层收紧,宛如无数的枷锁捆绑在应天仇身上,使得他越陷越深,最终在忍受到极限时,猛然爆发出一股撼动山河的惊世魔力,与公羊天纵那至阳至刚的玄阳神诀撞在了一起。

这一击,公羊天纵只是施展出八层实力。

而应天仇却是全力以赴,在旋转的过程中施展出了疯魔丧心诀,借助前冲与旋转之力,瞬间将修为提升了五倍,来了一次硬碰硬的对决。

其时,不同属性的两股力量撞击在一起,当即形成尖锐的激化过程,从而产生大量扩散的真元,形成了一轮连环爆炸,一举将交战中的二人吞噬。

这一战气势惊人,公羊天纵虽然只是施展出八层实力,但却保留了两层实力用以防御。

应天仇毫无保留,其可怕的疯魔丧心诀威力惊人,夹着惊世魔气,具有腐蚀与吞噬之力,当场将公羊天纵震飞数十丈,整个人口吐鲜血,脸色死灰。

然而应天仇自己也受到了极大的重创,被公羊天纵的玄阳神拳与自身疯魔丧心诀的反噬之力当场弹飞,落地后连退数步,吐了不少鲜血,才勉强稳住身体。

这样的结果令人诧异,不管是公羊天纵,还是应天仇,谁都不曾想到是这样的结局。

就形势而论,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。

可进一步分析,公羊天纵伤势较重,他以离恨天尊的身份,实际上是败在了应天仇手里。

当然,应天仇也伤得不轻。

只是他发现一个问题,自己这几日修炼,似乎没什么长进,与当日同楚文新几人交战时,实力几乎持平。

有此发现,应天仇颇为惊诧。

难道是自己修炼不得其法,还是因为当日被燃灯佛印所伤,没有完全恢复?

或者是这里的环境不适应自己修炼?

种种问题,应天仇一时间找不出答案,只得暂时放弃。

移动了一下身体,应天仇眉头皱起,看了看前方站起身子的公羊天纵,轻哼道:“离恨天尊也不过如此。”

公羊天纵脸色灰白,怒视着应天仇,反驳道:“你的疯魔丧心诀也似乎没什么威力。”

应天仇冷漠道:“不要得意,下次遇上我定会取你老命。”

语毕,应天仇不待公羊天纵回话,立马纵身而起,朝远处飞去。

公羊天纵没有追击,此时此刻他能做的便是带着李风的尸体返回腾龙谷去。

马宇涛的运气比公羊天纵好些,他虽然没有找到丁云岩,却也没有遇上敌人。

反倒是寒鹤与田磊,他二人却遇上了五色天宇的白发天翁与蓝发银尊。

当时,寒鹤刚找到谭青牛,白头天翁就出现在两人眼里。

想到师兄的提醒,寒鹤没有逞强,一手提着谭青牛的身体,选择了离去。

白头天翁紧追不舍,试图拦下二人,可惜寒鹤一心逃避,白头天翁一时间也奈何他不得。

另一边,田磊与陈风运气稍稍差了一些。

两人虽然也选择了撤退,可蓝发银尊出自五色天域,擅长一种奇异的空间移动之术,在追踪方面远胜白头天翁,眨眼就拦住了田磊二人。

由于知道蓝发银尊实力惊人,加上此前双方曾交过两次手,田磊知道自己比蓝发银尊逊色一筹,于是不敢正面交锋,而是一味采取回避的方式,带着陈风迂回游走,以躲避敌人的攻击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