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安慰二女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天麟讪讪道:“那一定也是个漂亮的女鬼。”

说完,天麟脚步轻移,出现在玫瑰身边,很自然的朝她的身体搂去。

“走开点,不要碰我。”

瞪着天麟,玫瑰横移三尺,避开了。

天麟并不在意,继续发扬他耍赖的精神,下一刻便抱住了玫瑰,不给她任何挣扎的机会,上来就是一个热吻。

这一回,天麟的手段来得有些急,这让玫瑰十分惊愕,却又很是生气。

本来,玫瑰就不高兴,如今天麟还有意当着牡丹的面亲吻自己,这不等于是让玫瑰在牡丹面前出丑吗?

想到这,玫瑰极力挣扎,排斥着天麟,无奈却慢了一步,小嘴被天麟封住,扭动了一会儿便逐渐柔顺下来。

一旁,牡丹又好气又好笑,对于天麟的厚脸皮那是摇头感叹,真是拿他没办法。

以霸道的方式,温柔的手段,天麟安抚住了生气的玫瑰,随即便把目光移到牡丹身上。

一见天麟那眼神,牡丹就明白他心中所想,忙道:“你们慢慢聊,我去外面转一转……”

话未说完,天麟便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,脸上神情坏坏的笑道:“想跑,那岂不是便宜你了。”

牡丹脸色微红,娇声骂道:“死天麟,当心我悄然离去,以后再不回来了。”

天麟霸气飞扬的道:“你敢!你就是跑到天边,我都要把你抓回来。”

牡丹反驳道:“那我就回五色天域,让你找不到。”

天麟笑道:“你要是回去,我就跑到五色天域放出狠话,说你给我生了个儿子,然后就抛夫弃子,不负责任的跑了。到时候,不用我找,你自己都会乖乖回来的。”

牡丹脸色一变,骂道:“臭天麟,这么毒辣的手段你都想得出,你真以为吃定我了?”

天麟笑问道:“你说呢?”

质问声中,天麟一把将牡丹拉入怀中,不等她回话,就来了一个亲密的热吻,将一切的话语都堵在了彼此的嘴边。

是时,牡丹极力挣扎,不为反抗,只为女性的矜持,可惜也只是坚持了一会儿,便被天麟溶化了。

一旁,玫瑰有些幽怨,但却不曾说话,只是眼神怪异的看着天麟,不知道心里有何想法。

天麟怀拥双骄,意气风发,在一番亲热后,安抚了二女一番,然后讲述起了有关自己与玉心之间的事情。

听完天麟的讲述,牡丹皱眉道:“照你所言,玉心出自绝情门,你们之间的这段的感情,可能会有不少波折。”

天麟淡然一笑,自信十足的道:“我心不变,万缘亦善。不管是玉心还是你们,我都不会让你们离开我的身边。现在,你们好好休息一会儿,我到腾龙谷去看看。”说完,天麟便离开了。

对于天麟而言,从昨天回到织梦洞到此刻离开,这还不足一天。

然而就是这短短的一天,他不但学到了母亲传授的法诀,还与玉心相见,且发展良好。

更为重要的是,那峡谷之中的遭遇,正悄然改变着他的一生,只是此时此刻的天麟,还不曾意识到。

回到腾龙谷,新月就觉得气氛有些异样,待进入腾龙府后,这种感觉就更加明显,因为她一路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遇上。

站在腾龙府中央,新月等待了半晌,不见赵玉清出现,当即转身离去,打算去找江清雪。

一会儿,新月来到江清雪住的洞内,发现她正调息,脸色有些苍白,似乎有伤在身。

察觉到有人靠近,江清雪缓缓睁开眼睛,一见是新月,不由惊异道:“你回来了?”

新月微微颔首,问道:“姐姐这是怎么了?我回来后一个人都没有见到,气氛似乎有些不大对。”

江清雪苦涩道:“我们又上了五色天域的当,漠北天星客前辈死在了雪隐狂刀手上。若非天麟的母亲突然出现,我们其余四人估计也是活不了……”

了解了事情的经过,新月略显伤感,轻叹道:“置身这样的环境,谁能肯定自己就一定能走到最后呢?”

江清雪苦笑道:“是啊,没有人牺牲,又如何算得上劫难?”

新月笑笑,没有多聊,叮嘱江清雪好好养伤,然后便离开了。

这一次,新月直接前往雪山圣僧所在的洞穴,原本想询问一下师祖赵玉清是否在这,结果却意外发现雪山圣僧受了重伤。

善慈见新月前来,收起了脸上的忧伤,轻声道:“有事吗?”

新月看了一眼躺在石床上的圣僧,询问道:“圣僧前辈不要紧吧?”

善慈道:“估计休息几天就没事了。”

新月道:“那就好,我来是想看一看师祖在不在,既然圣僧前辈要休息,我就先告辞了。”

善慈送新月离开,建议道:“你去舞蝶那里瞧瞧,谷主可能在那。”

新月微微颔首,朝舞蝶所住的洞穴而去,结果却在半途遇上赵玉清,当时天邪宗主马宇涛正在与他说话。

见新月出现,赵玉清笑道:“回来了,是在找我吗?”

新月看了马宇涛一眼,微微点头示意,没有说话。

赵玉清对马宇涛道:“宗主所提之事我没有意见,就依你所言便是。”

马宇涛脸色有些复杂,有些感触的道:“如此,我就先去安排。”语毕,马宇涛转身离开。

一路无语,新月跟着赵玉清回到腾龙府,这才说起有关这次前往那湖泊查看的经过。

听完新月的叙述,赵玉清道:“蛇神来历特殊,是好是坏我们暂且不说,但对她的意图不得不严密关注。至于你从湖中看到的景色,你自己觉得有几分可能是真的?”

新月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,我宁可那是蛇神的把戏,也不希望会这样。”

赵玉清轻叹道:“就怕那并非蛇神所为啊。”

新月脸色大变,不安的道:“师祖,你是说……”

赵玉清苦涩道:“我也只是猜测,是与不是那要看天麟的宿命了。”

新月沉默,师祖的话已然透露了一些信息,只是没有说得太肯定就是了。

然而新月很矛盾,此前师祖曾暗示自己,说自己与天麟有宿世之缘,何以才过不久,又说天麟会有劫难,这不是自相矛盾吗?

见新月不说话,赵玉清轻声道:“刚才天邪宗主找我,对我提了一件事,他打算让夏建国去找寻天穆风。其实我明白他的用意,他是不希望夏建国也死在冰原上,所以有意支开这个徒弟,希望天邪宗能够有后。”

新月有些意外,惊讶道:“师祖的意思是说,眼下的形势已经让不少人觉得……”

赵玉清轻叹道:“是啊,我们现在虽然团结一致,可有些事情注定是无法扭转的。真正能走完这场浩劫的人,其实不多。”

新月脸色沉默,询问道:“那师祖有什么打算?”

赵玉清闻言,脸上泛起了一层奇异之色,轻轻的道:“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,剩下的就看天意了。去吧,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或许将是一个新的开端。”

新月不语,依言离开,心中却在考虑赵玉清的话。

这一夜,天麟身上发生了许多事情,可对于腾龙谷中的人而言,却是难得宁静的一夜。

一早,大家吃过早饭,便齐聚腾龙府,偶尔闲聊几句,谈一谈目前的形势,等待着最新的情况。

雪山圣僧因为伤势没有出现,善慈与鄂西也一起留在洞中,这就剩下五派高手与斐云、雪狐等人。

辰时初,负责防御的李风派飞侠前来禀报情况,说谷外发现九虚令使黄杰的踪迹,希望谷主赵玉清给予指示。

针对此事,赵玉清询问了一下众人。

公羊天纵道:“当初就已说好,黄杰交给我们处理,谷主就下令吧。”

其他人没有异议,显然对于一个黄杰,由离恨天宫出马,那已然是绰绰有余。

赵玉清道:“既然如此,这是就有劳天尊去走一趟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