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 似懂非懂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察觉到不妙,天麟心头惊怒极了,他开始全力挣扎,用尽各种办法,只为摆脱那股力量。

然而说来也怪,那力量十分强大,任由天麟如何使力,却是甩之不掉。

同时,那股力量来势凶猛,完全出乎天麟的意料。

可谓是攻其不备,只眨眼间,就将天麟的元神从身体之内拉出,拖进了玉石之中。

那一刻,天麟的元神被玉石所吞噬,他仿佛进入了一个漆黑的空间,前面有一道巨大的漩涡,正拉着他的元神朝漩涡中央冲去。

当时,天麟还有意识,他满心不甘,虽然知道反抗无益,可他却并不放弃,依旧在做最后的挣扎。

这样,当天麟的元神进入那漩涡中间,他猛然被卡住了。

元神的大部分已经穿过漩涡之心,进入了另一层空间,与一股强大而神异的力量连在了一块。

剩下一部分元神,此时还在努力挣扎,不断的鼓胀形态,试图借助漩涡之心那相对狭小的空间作为屏障,与那股不知名的力量对抗。

时间,在这一刻被拉长。

天麟只觉得自己费劲九牛二虎之力,最终还是抵不过那股可怕的吞噬之力,元神被慢慢的抽走。

很快,天麟就将被完全吞没,彻底的融入另一股力量。

可就在这时,天麟的元神之中突然泛起了一道七彩光芒,瞬间摧毁了四周的一切,并以快得惊人的速度,将那股欲要吞噬自己的力量反过来吸收了。

一切,眨眼即过,天麟的元神瞬间就回到身体之中,一把将玉石提了起来。

愣愣的站在那,天麟努力的回想。他只是隐约记得,在最关键的时候,自己元神之中泛起了一道七彩霞光,随即就拉回了自己的元神,同时还带回了某样东西。

静下心来,天麟施展内视之法,开始仔细检测自己的身体,结果发现身体并不异样,只是在脑海深处似乎多了一道细小的斑点,就仿佛一枚玉珠,透明的表面有着细密的纹路,似乎隐藏着某种玄机。

此外,灵魂深处的那股神奇力量,它似乎强大了不少。

见天麟站着不动,玉心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天麟闻言惊醒,忙道:“没什么,我只是在观察这玉石,发现……咦……那珠子不见了。”

语气一变,天麟猛然回身,将手中的玉石递到玉心面前让她观看。

凝视了片刻,玉心惊疑道:“的确不见了,是不是你不小心把那玉珠吸入自己体内呢?”

天麟闻言,顿时想到了脑海中那细小的斑点,那不正好与那枚元珠很相似吗?

莫非刚才就是它想吞噬自己的元神,结果反而被自己吞噬掉了?

若然这样,那元珠乃那不知名生物的精华所集,它显然有着自我意识,才会想到要吞噬自己。

如今,它反过来被自己吞噬,它是寄存在自己脑海之中,还是已然被自己的元神所炼化了呢?

这些,天麟一时间也搞不明白,只得以不肯定的语气回答道:“我也搞不懂,反正这事透着古怪,需要好好想一想。”

玉心看着他,有些担忧的道:“你还是查看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,看没有什么异常。”

天麟道:“我已经大致查看了一下,没发现什么情况。”

玉心稍稍心安,低声道:“那就好。”

丢开玉石,天麟道:“这东西看来已经没什么价值,我们还是离开吧。”

玉心看了一眼地上的玉石,摇头道:“此物其实很珍贵,只是你并不认识罢了。”说话间,玉心左手一挥,将那玉石吸入手中,掌心发出琉璃般的奇异光芒。

天麟疑惑道:“你这是干嘛?”

玉心淡然道:“本门法诀,对玉石的灵气有很强的感应力。我能明显感应到,这玉石之中含着极为强大的力量,所以打算吸走它。”

天麟笑道:“合理利用,自是最好。”

玉心笑笑,美绝天下,看得天麟不由得呆住了。

片刻,等天麟清醒过来,玉心已吸光那玉石的灵气,转化为自己的实力,修为在瞬间提升了不少。

“走吧,天亮了。”

优雅转身,玉心原路而去,动人的身影让天麟差一点又陷入了痴醉。

离开了山洞,玉心纵身而上,站在峡谷边,凝视着远方。

天麟来到她身旁,轻声道:“在想什么?”

玉心不看他,语气带着几分惆怅的道:“天亮了,我们也该分手了。”

天麟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玉心道:“你有你的生活,你心中还有太多的放不下。”

天麟沉默了,玉心的话就像是一把剑,直接击中了他的要害,让他无话以答。

半晌,天麟问道:“下一次见面会在什么地方?”

玉心回头看着他,清澈的双眼中透着几分情意,轻声道:“下一次见面,那将是你生命中不经意的一刹那。”

天麟有些不舍,反问道:“那你呢?对于你来讲,下一次的见面又意味着什么呢?”

玉心移开目光,默然的看着天际,久久之后才回答道:“对我来讲,那不过是多一点记忆,少一点时光。好了,我该走了。”

没有保重,没有祝福,玉心就这样飘然而起,飞向远方。

天麟心情复杂,张口欲呼可话到嘴边又咽下,改为了一声叹息,述说着他心中的迷茫。

对于天麟而言,他不想玉心离开。

可两人毕竟才第二次见面,即便有些东西不曾说出口,自己也不应该对玉心要求太多。

这样想想,或许下一次见面,有些话说出来那会更好。

目送玉心远去,天麟收起了失望,在凝视了片刻后,最终还是离开。

回到天女峰,天麟发现母亲蝶梦正站在峰顶,眼中含着神秘的微笑。

上前,天麟问道:“娘,你在这等我,有什么事吗?”

蝶梦淡然道:“昨晚跑哪去了?”

天麟眼珠一转,笑道:“我说去练功,娘会相信吗?”

蝶梦笑骂道:“就算娘信你,你觉得牡丹与玫瑰会相信吗?”

天麟笑容一僵,讪讪道:“你们都知道了?”

蝶梦骂道:“还不快老实交代,那姑娘是谁?”

天麟干笑两声,不答反问道:“娘觉得她美吗?”

蝶梦眯起双眼,笑骂道:“来试探娘的语气啊。那姑娘美是美,只是太冷了。”

天麟道:“她叫玉心,是绝情门的第十二代传人,从小一个人长大,加上门规古怪,所以才养成了冷漠的性格。当初我遇上雪隐狂刀,差一点死掉,后来是借用了玉心的残情剑,才把雪隐狂刀打跑……”

听完天麟简短的讲述后,蝶梦惊讶道:“十大神兵之首?那残情剑看来并不简单。你打算怎么与牡丹、玫瑰还有新月讲?”

天麟道:“此事我已经给新月说过了,她似乎没有生气。”

蝶梦骂道:“傻孩子,那有女孩子听了此事不生气的。新月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。”

天麟苦涩道:“那这样说来,牡丹可能还好应付,玫瑰就一定会不理我了。”

蝶梦骂道:“这些事,娘可帮不了你。你以后最好收敛一些,不要弄得自己最后下不了台。现在,娘要走了。你一个人留在冰原要好自为之,明白吗?”

天麟惊讶道:“娘昨天才回来,今天就要走?”

蝶梦感触道:“娘也不想这样,可不得不这样。好了,去哄哄牡丹与玫瑰,娘该走了。”

了字出口,蝶梦的身体瞬间不见,这让天麟大为惊讶,忍不住呼唤道:“娘……娘……”

四周一片空荡,除了飞舞的雪花,就只有寒风伴随身旁。

天麟有些失望,折身飞入山腰的织梦洞,发现牡丹与玫瑰正站在洞口看着他。

观察了一下二女的神情,天麟发现她们都不太高兴,连忙换上一副笑脸,亲切的道:“怎么,一早就想念我了,还特地跑到洞口来等我。”

玫瑰哼道:“鬼才想你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