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离恨故土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四翼神使面无表情,淡漠道:“刚才我从湖中看到一个身影,你或许对他会有兴趣。”

蛇神淡然道:“是吗?那你说说。”

四翼神使道:“那是一个很俊俏的少年,来自须弥山中。”

蛇神眉头微皱,沉吟道:“你是说天翼族的后人?”

四翼神使点头道:“我猜想应该就是他。”

蛇神笑笑,轻吟道:“不经历磨难,他又如何会有今天。”

四翼神使愕然道:“你就一点都不担忧?”

蛇神笑道:“该来的事情始终要来。

我来冰原,为的不是他。

去吧,你来冰原目的也不再这里,我有些话要单独与新月讲。”

四翼神使没有多话,眼神古怪的看了一眼新月,随即便离开了。

目送四翼神使离去,新月问道:“玄尊不知有何指教?”

蛇神笑了笑,问道:“你刚才在湖中看见了什么?”

新月心神一动,反问道:“这个重要吗?”

蛇神笑道:“你以为是我操纵的吗?”

新月道:“难道不是吗?”

蛇神道:“不,你错了。我并没有插手。”

新月将信将疑,平静的道:“既然没有插手,玄尊又何必问呢?”

蛇神眼神微变,赞许道:“不愧是玄女下凡,确实有几分非凡的气质。”

新月淡然道:“过奖了。”

蛇神移开目光,凝视着湖面,低声道:“新月,若是我告诉你,你刚才从湖中所见的事情千真万确,你会怎么想?”

新月脸色微变,沉默了片刻,回答道:“我会认为那是你在与我开玩笑。”

蛇神轻吟道:“我一向不与人开玩笑。”

新月眼神一惊,质问道:“如此,你留下来就是想看一看我会不会伤心了?”

蛇神摇头,低吟道:“我留下来,是想告诉你一句话,得之不易的幸福,才是最美的。”

新月不解道:“玄尊能说明白一点吗?”

蛇头看着她,眼神有些忧伤,不答反问道:“新月,你知道我的来历,你说我是个好人,还是个坏人呢?”

这个问题让新月为难了。

照说就新月了解,蛇神应该是比较邪恶的。

可就新月自己的体会,两次相逢,蛇神虽然邪异,处处透着神秘,但对自己与天麟,似乎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敌意。

想到这里,新月道:“一个人的好坏,是需要根据当时的情况来判断。

就玄尊的立场而言,可能在很多人眼里,你是冷酷无情,凶残狠辣的人。

但在我眼里,至少目前来说,玄尊给我的感觉是神秘多与邪异,似乎与坏人还挂不上太多关系。”

蛇神闻言一笑,有些感触的道:“多少年来,除了那些刻意奉承的人之外,你的这番话应该算是比较中听的。”

新月留意着蛇神的表情,轻声问道:“玄尊,我一直不明白,为什么有关你的传言,都将你描绘得犹如恶魔一般?”

蛇神笑道:“很多时候,恶魔与强者是联系在一起的。这个世上,弱者毕竟是占多数的,他们心中的怨念,很多时候就会化为一种说法,一代代传下去,最终是真是假,也就没有人去在意了。”

新月愕然,想想也对,心中颇为感慨。

蛇神看着她,捕捉到她脸上那一闪而逝的神态,不由得笑道:“用不着为别人感慨,你的幸福在于你内心中的那份善良。去吧,以后不再来这了。

除非巨龟现身,不然的话,这个地方你最好少来。”

新月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蛇神道:“有时候,知道太多事情,也会让人感伤。”

新月明白这话,可她却做不到。

“谢谢提醒,只是我还没有玄尊的那份修为,忘不了那些身边的事情。”

蛇神轻轻点头,低语道:“是啊,我多话了。属于你的经历,我又何必去试图改变呢?”

质问声中,蛇神一闪而逝,连同两个侍女与那朵青云都眨眼消失了。

新月有些迷茫,蛇神的表现十分反常,到底她想表达什么呢?

想想,新月不得其解,停留了片刻后也离开了那个地方。

临渊而立,薛峰脸上挂着伤感的表情。

一连两次,离恨天宫遇上雪隐狂刀都是损兵折将,这让薛峰心中留下了很深的伤痕。

面对冰原混乱的形势,薛峰没有太过在意,他所想着只是如何报仇。

有关冰原的平和,那不是他一个离恨天宫的弟子所能管辖的事情。

想到仇恨,薛峰首先想到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实力。

然而修道之人苦练为本,没有相应的付出,又何来的收获呢?

想到这些,薛峰不免伤悲,一个人闷闷不乐,最终离开了腾龙谷,独自朝着离恨天宫飞去。

四百里距离,这对薛峰而言要不了多少时间,他很快就回到了自小生活的那片土地,见到的却只是遍地的冰雪。

漫步走在这昔日熟悉的环境里,薛峰回忆着以往的点点滴滴,眼前时不时会浮现出一些师弟的容颜,这让他忍不住伤心落泪。

离恨天宫原本坐落于离恨峰的半山腰,这里本名孤天峰,乃冰原九大名山之一。

就薛峰所知,山顶乃是离恨天宫的禁地,任何弟子都不得靠近。

如今,离恨天宫被毁,薛峰伤心之余也顾不了这些,一个人飞上孤峰之顶,遥望着辽阔的冰原。

峰顶,狂风呼啸,寒气如刀。

薛峰只站了一会儿,就全身结冰,这让他不得不收起心思,运功驱寒。

片刻,薛峰身体回暖,脚下的冰雪也受其影响,出现了融化的迹象。

察觉到这一情况,薛峰不由低头查看,谁想就是这一看,让他发现了一件事情。

原来,就在薛峰的脚下,冰层之内立着一块石碑。

薛峰发现之后,连忙运功融化了脚下的冰层,使得那石碑露了出来。

仔细查看,薛峰发现,石碑上刻着一些字迹,其中最醒目的一行字迹是这样写的。

“如倩与天宝之墓。”

看到这,薛峰大感意外,有关如倩与天宝之事,他也略有耳闻。

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,这对被离恨天宫门规逼死的情侣,竟然就葬在离恨峰之上,这岂不显得有些讽刺?

移开目光,薛峰留意着石碑上的每一个字迹,在连续看了三遍之后,他脸上泛起了愕然之情。

原来,这石碑并非离恨天宫所立,而是天邪宗上一代宗主亲手所立。

当年,因为这件事情,离恨天宫与天邪宗反目成仇,最终虽然经过赵玉清出面化解,可天邪宗宗主依旧不肯善罢甘休,与上代离恨天尊一决高下,最终二人两败俱伤,天邪宗主稍胜一筹,于是将死去的如倩与天宝葬在这。

由于这是离恨天宫的奇耻大辱,上一代离恨天尊将此地划为禁区,严令弟子不许涉足。

而后不久,离恨天尊与天邪宗主就因为伤势沉重,双双死去,由现在的公羊天纵与马宇涛接任。

了解了这些,薛峰心情复杂无比。

对于如倩与天宝的爱情,薛峰十分同情,也在心底支持他们。

可对于离恨天宫的耻辱,薛峰又多少有些介怀,恨不得一掌将石碑震飞。

然后考虑多时,薛峰最终还是没有那样做,而是狂吼一声,将满心的仇恨与怒气都发泄在了数丈之外的另一处。

届时,薛峰神情痴狂,双手不停挥舞,刚猛的玄阳神拳击打在冰雪地面之上,产生了剧烈的爆炸,将附近的冰雪全部震碎,引起了难得一见的雪崩现象。

半晌,薛峰逐渐平静下来,看着光秃秃的石峰,整个人脸色一呆,忍不住轻叹道:“我这是怎么了?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。是因为仇恨吗?”

自问声中,薛峰在山顶附近无意识的走动,想舒缓一下心情。

然后就是这个无意识的举动,让薛峰发现了一个秘密。

原来,孤天峰上终年积冰,从来没有人在意。

这一次薛峰愤怒之下,无意中将峰顶附近的冰雪全部震碎,使其露出了坚硬的岩石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