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 预先暗示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牡丹好奇道:“结果呢?”

天麟道:“结果啊,差一点就与你们永别了。”

牡丹一愣,随即骂道:“休要胡言。”

见她们不信,天麟苦涩道:“我说的是真的,这是我一生中最倒霉的一天,差一点就死在了里面。”

蝶梦诧异道:“以你的修为,要逃命应该还不难。”

天麟轻叹道:“我遇上三足冥鸟了。”

玫瑰疑惑道:“那是什么玩意?”

天麟解释道:“那是一只长着三条腿的巨鸟,它的翅膀之下长着四只诡异之极的眼睛,只看了我一眼,就让我瞬间脱力,一身法诀全部失效,差点被它给吃了。”

牡丹将信将疑道:“有这样诡异的巨鸟?”

天麟苦涩点头,有些忧心的道:“娘,你可曾听说过有关三足冥鸟的事迹?”

蝶梦摇头道:“这个我倒是不曾耳闻。”

玫瑰看着天麟,质疑道:“天麟,你似乎有事瞒着我们。”

天麟笑笑,有些勉强,神态奇异的道:“传说,三足冥鸟源于洪荒,翼下四眼见之死亡。千年一现,必有天兆,仙佛遇上,在劫难逃。”

蝶梦闻言脸色大变,质问道:“这话你从何听来?”

天麟自怀中取出那面镜子,轻叹道:“这是镜子告诉我的。我今天遇上死神了。”

蝶梦眼神微变,陷入了沉思。

牡丹安慰道:“不要担心,有我们在你身边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天麟看看牡丹,又看看玫瑰,见她们深情款款,忍不住心情大好,笑道:“放心,我命由我不由天,我不会轻易认输的。”

蝶梦看着儿子,眼神中露出一丝怪异的神情,似欣慰又惊讶,总是很复杂。

玫瑰道:“这才是我认识的天麟,绝不会被挫折击倒。”

天麟笑笑,见母亲沉默不言,安慰道:“娘,你不要担心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蝶梦轻吟道:“有办法化解吗?”

天麟迟疑了一下,摇头道:“注定的死劫,无可逃避。只是娘放心,我虽有死劫,却有一线生机,输赢成败,全在我自己。”

蝶梦质疑道:“你肯定?”

天麟道:“我肯定!”

蝶梦略微心安,轻声道:“你这一生不同于常人,注定有非凡的际遇。非要经历大起大落,然后才会一帆风顺。”

天麟道:“娘放心,这个我明白,我一定不会让娘失望。”

蝶梦轻轻颔首,换了个话题道:“这一次娘去中土走了一圈,了解到了一些情况。”

天麟一听,顿时来了兴趣,追问道:“娘快说说,都见到些什么新鲜事?”

蝶梦淡然道:“新鲜事不多,但有一件事情你要给我记在心上。”

天麟道:“娘说吧,什么事?”

蝶梦道:“中土出了一个海梦瑶,大约二十四岁左右,堪称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,你以后遇上切忌不可与她敌对。”

天麟笑道:“娘担心我打不过她?”

蝶梦摇摇头,眼神奇异的道:“这不是主要原因,一切到时候你自然知道。”

天麟道:“那好,我记下了。娘还是谈一谈有关这个海梦瑶的事迹吧。”

蝶梦道:“此女我不曾见过,据说有着绝世无双的容貌,深不可测的修为。她原名海女,是七界之神陆云的唯一传人。”

天麟惊呼道:“是她!娘小时候就对我提过她。”

蝶梦点头道:“是啊,海女四岁拜陆云为师,当时就已经有着归仙境界之上的修为。

如今二十年过去,她也长大,据说美貌绝世,风华绝代。

现在已正式现身修真界,眼下身在海域。”

天麟有些向往,期盼道:“这样的人物我得见识一下。”

牡丹打趣道:“是不是听说人家长的风华绝代,想结识之后来一个金屋藏娇啊?”

天麟一愣,随即笑道:“这个提议不错,值得试一下。”

此言一出,玫瑰有些不悦,蝶梦却神色奇异,没有说话。

牡丹笑骂道:“就怕你没有那个本事啊。”

天麟自信十足的道:“那就走着瞧好了。”

蝶梦笑骂道:“麟儿莫要自大,遇上海梦瑶,你不见得能斗得过她。”

天麟道:“不能力敌,可以智取。”

蝶梦笑道:“斗智你也不一定会赢。”

天麟不服道:“娘可不要小看我。从小到大,我可没有输过。”

蝶梦道:“那是因为冰原地广人稀,你不过是井底之蛙。”

天麟有些不悦,当着牡丹与玫瑰的面,被母亲小视,这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一定的伤害。

为此,天麟打算反击,可就在他思索之际,天麟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忍不住问道:“娘如何肯定我会与那海梦瑶相遇?”

蝶梦迟疑了一下,有些犹豫的道:“因为这是你们的宿命。”

天麟质问道:“娘是说我与海梦瑶注定要相遇?”

蝶梦不语,用沉默回应。

见此,天麟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,询问道:“娘,从你离开之后,我遇上不少人,他们都说我很像一个人,可谁也不肯告诉我,我到底像谁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蝶梦脸色沉默,眼神怪异的看着儿子,轻吟道:“有关此事,将来娘自会告诉你。

现在你不要多问,因为时机未至。

这次回来,娘不会呆多少时间,明天就要离去。

你一个人在冰原,记得要好自为之。”

天麟不解道:“为什么?你才刚回来就要走?”

蝶梦轻叹道:“娘是为你好,总有一天,你会明白娘的苦心。现在,牡丹与玫瑰先出去,娘要传授你一些法诀,然后我会在中土等你。那才是你梦想的天地。”

牡丹与玫瑰闻言,双双起身离去。洞中便只剩下天麟与蝶梦二人。

沉默了一会儿,蝶梦开口道:“麟儿,还记得娘传授了你多少法诀吗?”

天麟道:“记得,只是有些法诀娘一直不曾告诉我名字。”

蝶梦轻吟道:“是啊,有很多法诀娘以前都不曾告诉你,为的是保护你。

可如今,你的身份逐渐显露,随之而来的灾难也即将来临。

记得此前,娘一再告诫你不可轻易施展的那套法诀,它本名虚无空痕,来历十分特别,可以化解任何攻击。”

天麟疑惑道:“既然这样,娘又为何不让我轻易施展呢?”

蝶梦道:“娘是不希望你有依赖的心理。”

天麟问道:“那玄天无极法诀呢?”

蝶梦道:“那是一套融合正邪功法于一体的神奇法诀,名字是娘自己取得。”

天麟道:“以前我曾与敌交锋,被雷电所击,可身体却并无异样,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蝶梦道:“这是因为另一套法诀的关系。”

天麟疑惑道:“什么法诀?我为何一直不知?”

蝶梦道:“几年前我曾传授过你一段心法,当时也没有太过在意你的进度,因为冰原不适合修炼此法,你也不曾放在心上。

如今,你修为激进,整体实力大为提升,具体修炼到了什么程度,娘也不太清楚。”

天麟想了想,确实有这件事情,于是便不再多言。

蝶梦停顿一下,继续道:“其实娘所知道的法诀有不少,可有些只适合男子修炼,有些适合女子修炼,所以娘对你的修为也并非完全知晓。

此次回来,娘打算把剩下的法诀传授于你,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去闯了。”

天麟似乎明白蝶梦的心意,正色道:“娘放心,我会努力的。”

蝶梦欣慰道:“那好,时间不多,我们就开始吧。”

说完,蝶梦在洞中设下一个防御结界,然后开始专心的传授天麟法诀。

对此,天麟收起杂念,全神贯注,仔细的聆听蝶梦的教诲,记下她所说的一言一语。

御剑凌空,一路急行。

新月于半个时辰后,来到那湖泊上空。

届时,湖泊附近已有人先到一步,新月只得停身数十丈外,一边留意湖泊的情况,一边打量着眼前的四人。

第一个是天蚕,新月一眼就认得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