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 泄露天机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众人见状,纷纷上前祝贺,一时间腾龙府中又热闹起来。

看着这一幕,赵玉清脸泛微笑,轻声道:“好了,大家先静一静,善慈与舞蝶已到了谷外,还带来了一位客人。”

众人闻言顿时安静,目光一直盯着入口处,想知道那客人是谁。

很快,三道身影从外面走来,前面两人正是善慈与舞蝶,二人并肩而行。

后面那人却是鄂西,这让不少人都感到意外。

移身而至,天麟出现在善慈与舞蝶面前,眼神打量了善慈一会儿,问道:“怎么样,没发生什么意外吧?”

善慈有些感动,反问道:“你看我可有什么变化?”

天麟眉头微皱,沉吟道:“你身上的气息颇为怪异,似乎与之前略有不同。并且,你的修为也增进了许多。”

善慈惊讶道:“好眼力,看来你的修为也在飞速增长。”

一旁,舞蝶脸色沉默,轻声道:“进去再谈吧。”

天麟闻言觉得奇怪,仔细的看了舞蝶一会儿,惊讶道:“你气色不大好,似乎耗损了极大的真元。”

舞蝶微微摇头,低声道:“一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

天麟满心疑惑,但却不便多言,陪着二人走到洞中央。留意着善慈与舞蝶的神态,赵玉清隐约看出点什么,开口对李风道:“江姑娘与楚少侠他们伤势还不曾痊愈,你先安排大家下去休息。”

李风应了一声,心里明白师傅的用意,当即叫上丁云岩、飞侠、林凡、玲花四人,吩咐他们陪同易园与除魔联盟的四人,以及离恨天宫的三人、斐云与雪狐下去休息。

这一来,腾龙府中就只剩下天邪宗三人以及腾龙谷的几个高手了。

看了一眼在场之人,赵玉清道:“二师弟,三师弟,你们陪马宗主他们四处转转,善慈的事情还是由圣僧自己处理比较好。”

寒鹤与田磊没有异议,招呼起马宇涛三人,很快离开了腾龙府。

这一来,府中就只剩下赵玉清、方梦茹、雪山圣僧、天麟、善慈、舞蝶、鄂西七人了。

招呼鄂西落座,赵玉清神色平静的道:“舞蝶,你说一说情况吧。”

舞蝶看了方梦茹一眼,见她点头同意,于是将整件事情从头说起。

首先,是与天麟在一起时,自己的额头上莫名奇妙的多了一只光眼。

随后,舞蝶一路追寻,沿着善慈留下的记号千里追踪,最后到达了恶魔谷。

听完了舞蝶的讲述,赵玉清、方梦茹、雪山圣僧与天麟都大感震惊,想不到善慈身上会发生这些事情。

轻声一叹,雪山圣僧道:“善慈,你也说一说吧。”

善慈道:“在前往恶魔谷之前,我曾路过一处冰谷……

那神秘之人让我留下掌纹……

告诉我恶魔谷的所在……

进入恶魔谷后,大致的遭遇舞蝶都已经说了,唯一值得一提的是那尊没有头颅的石像,他似乎是整件事情的关键,可惜后来他神秘消失了。”

方梦茹道:“照你二人所言,是舞蝶以体内玄阴之气,暂时压制住了你身上的血煞之气。这种状态能维持多久呢?”

善慈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赵玉清道:“圣僧有何看法?”

雪山圣僧轻叹道:“注定的劫难无可逃避。我能说的就是一点,善慈这一生结局如何,全在天麟与舞蝶二人。”

天麟不解,追问道:“圣僧这话什么意思?”

雪山圣僧道:“你二人是唯一能够左右善慈命运的人,若然你们不离不弃,全心全意的帮助他,善慈就有一线生机。若是你们不闻不问,善慈最终必将走向毁灭。”

灭字出口,雪山圣僧突然身体一震,张口吐出一道鲜血,整个人脸色立时黯淡了下去。

善慈大惊,连忙扶着雪山圣僧的身体,焦急的问道:“师傅,您怎么了,为什么会这样?”

雪山圣僧微微摇头,轻声道:“不要担心,为师一生积善,功德无量,还不会就此死去。”

善慈问道:“那你刚才为何吐血?”

雪山圣僧眼神奇异的看了善慈一会儿,随即目光移到天麟身上,虚弱的道:“天麟,你过来。”

天麟依言走近,抓住雪山圣僧的手,担忧的道:“圣僧,你可不要有事啊。”

雪山圣僧虚弱一笑,低吟道:“我泄露天机,应有此劫。希望你莫忘我刚才所言,好好帮助善慈。”

天麟正色道:“圣僧你放心,我与善慈曾有誓言,终其一生,互助互爱,永不相弃!”

雪山圣僧略微欣慰,轻声道:“若要你付出沉重代价,你可愿意?”

天麟看了善慈一眼,语气坚定的道:“无论什么代价,我都愿意。”

雪山圣僧笑道:“好,有你这话,我就放心了。至于舞蝶,宿命纠缠,就看她自己的选择了。”

善慈扶着雪山圣僧,关心的道:“师傅,你少说几句,还是好好休息。”

赵玉清与方梦茹看在眼里,心中多少有些叹息,对于雪山圣僧的用心,以及天麟、善慈、舞蝶三人之间的关系,有种明悟之后的惋惜。

鄂西愣愣的坐在那里,眼前的一幕让他颇为惊讶,好一会儿后才清醒。

起身,鄂西道:“善慈,跟我回去。”

善慈看了鄂西一眼,摇头道:“要回去,也要等师傅身体康复之后,我才会跟你回去。”

鄂西道:“好,我给你几天时间,到时候你必须跟我走。”

天麟不解,追问道:“为什么要跟他去?”

善慈不语,舞蝶代为回答道:“善慈是黑水一族的传承者,据说黑水一族留下了一段宿世传承的神力,有希望驱除善慈体内的那股血煞之气。”

天麟了然道:“原来这样,这倒是值得一试。”

赵玉清道:“好了,今天这事暂时就这样,大家且不可流传出去。至于鄂西,先在这里暂住几天,以免又发生类似的事情。”

鄂西没有反对,他也想多与善慈相处一阵。

见此,赵玉清没再言语,起身离开了那里。

方梦茹叫走了舞蝶,善慈则与鄂西一起,扶着雪山圣僧下去养病。

至于天麟,他原本想找舞蝶私下问问,谁想方梦茹却叫走了舞蝶。

如此,天麟无奈,只得离开了腾龙谷,赶回天女峰去看望母亲。

路上,天麟一直在猜测,玫瑰、牡丹与母亲相处的情形。

就天麟了解,牡丹性格开朗为人随和,与母亲应该很合得来。

至于玫瑰,她生性冷漠,有些孤傲,这可不好判断。

八十里路程,天麟片刻既至。

刚临近天女峰,就发现母亲正站在织梦洞口凝视着自己。

轻啸一声,天麟激射而去,眨眼就到了洞外,口中高兴的道:“娘,你回来了,是不是很想念我啊?”

蝶梦笑骂道:“顽皮,都这么大的人了,还是这样。”

天麟笑道:“在娘的眼中,我永远都是小孩子。”

蝶梦眼中流露出疼爱之情,笑道:“你啊,这张嘴不知道将来会骗走多少女孩子的心。”

天麟笑道:“多娶几个媳妇,将来才能更好的孝敬娘啊。”

蝶梦道:“休要贫嘴,娘可不希望你滥用感情。”

天麟笑笑,低声道:“这样说来,娘对牡丹与玫瑰是不满意了?”

蝶梦瞪了儿子一眼,轻哼道:“这两个我倒是颇为满意,只是她们管不住你。”

天麟笑道:“只要娘满意就行了,我就怕娘会不高兴。”

蝶梦无奈一笑,换了个话题道:“江清雪的伤势如何了?”

天麟笑道:“娘放心,我已经把她治好了。”

微微颔首,蝶梦转身朝内走去,询问道:“我走之后,你都遇上些什么事情?”

天麟道:“这段时间发生了许多事,牡丹没有告诉娘吗?”

洞内,牡丹与玫瑰都在,二人见天麟回来,脸上都泛起了古怪的表情,似乎有些不自在。

蝶梦看在眼中,淡然道:“不要理会他,你们就当他不存在好了。”

天麟委屈道:“娘,我可是你亲儿子,她们才来多久啊,你就向着她们,都不理我了?”

蝶梦骂道:“娘整天对着你,看都看烦了,自然是她们看着比较顺眼。”

天麟闻言,冲着牡丹与玫瑰做了个鬼脸,当即把二女给逗乐了。

这一来,洞中的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,牡丹与玫瑰都显得自然多了。

嬉笑了一阵,蝶梦道:“天麟,之前你不在腾龙谷,跑哪去呢?”

天麟坐在床边,紧挨着牡丹与玫瑰,轻笑道:“我与斐云、雪狐一道,去了一趟一年前被谷主他们封印的那个地方。”

蝶梦问道:“去那干嘛?”

天麟简单将负责追查黄杰、天蚕等人行踪的事情说了一遍,随即道:“在那里发现了黄杰与天蚕的行踪,还发现那结界出现了异常,于是我进入查看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