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似曾相识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鄂西迟疑道:“因为善慈是黑水一族的继承人,他只有回到黑水族,才能继承黑水族的那股神力。一旦善慈继承了黑水族数千年来传承的神力,就能够驱除他体内的那股邪气。”

舞蝶喜道:“那好啊,这办法可行。”

善慈固执道:“我想先自己试一试,若师傅与大家都想不到办法,我才跟你回去。”

鄂西考虑了一下,点头道:“那好,我们就此说定。若然你师傅也化解不了你体内的邪气,你就跟我回去。”

善慈略微迟疑,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,算是同意。

舞蝶见此,轻声道:“好了,这里阴森诡异,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。”

善慈没有异议,扶着舞蝶的身子,表现得十分在意。

舞蝶有些羞涩,但却不曾拒绝善慈的好意,任由他半搂着自己的身体,缓缓的朝外走去。

这一刻,舞蝶有些搞不懂自己的心。

自己明明喜欢天麟,为何这时候与善慈在一起,却又觉得善慈给自己的感觉很亲近,到底这是怎么回事?

这一点,舞蝶想不明白,或许这就是宿命。

鄂西看着前面的两人,隐约猜到了什么,于是落后半步,脸上流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。

这一刻,对于鄂西而言,善慈似乎已经不再排斥自己,这让他十分高兴。

加上看见善慈与舞蝶这般亲密,这让他不由想到了两人的未来,脸上自然露出了笑意。

一靠近腾龙谷,天麟就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气息,这让他十分高兴。

斐云察觉到他的神情有异,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天麟笑道:“我娘我回来了。”

斐云一愣,随即笑道:“看不出你还是一个依赖性很强的人啊。”

天麟骂道:“去你的,我只是想念我娘了。走吧,先入谷,稍后我再回去看望我娘。”

斐云笑笑,没有多话,带着雪狐跟在天麟身后,三人直接飞入了腾龙谷内。

入谷后,天麟发现谷中十分冷清,连巡视之人都不在,这让他猛然意识到了一些事情。

“快走,谷中可能出事了。”

急喝一声,天麟直奔腾龙府而去。

斐云与雪狐紧随其后,三人很快来到腾龙府,发现大家都在,只是气氛显得有些忧郁。

天麟快步入内,在大致打量了一下在场之人的神态后,发现了重伤的江清雪、楚文新、姬雪妮与薛峰四人。

一闪而至,天麟来到江清雪身边,蹲下身子握住她的玉手,追问道:“姐姐,你们怎么搞成这样?”

说话间,天麟发现江清雪伤势极重,于是输入大量真元在她体内,协助她疗伤。

勉强一笑,江清雪道:“天麟,姐姐没事,过两天就会好了。”

天麟板着脸道:“胡说,你已经伤及经脉,若不及时救治,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一个废人。”

斐云带着雪狐落后一步,慢慢走到众人身边,好奇问道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李风叹息道:“这是上了五色天域的当,他们四人与离恨天宫的天星客一起,在中途被雪隐狂刀劫杀,最终天星客去了,他们四人也差一点……唉……”

寒鹤一脸痛心,自责道:“都怪我,若是我坚持自己去,他们就不会弄成这样。”

赵玉清道:“师弟莫要自责,事情都发生了,我们应该先顾好活着的人,然后再设法为死去的人报仇。”

马宇涛赞同道:“谷主所言甚是,我们现在绝不能再有任何闪失,一定要保证每一个人的安全,不然早晚会被五色天域给吞噬掉。”

田磊恨声道:“下一次,我们一定要把那些可恶的家伙消灭掉。”

方梦茹劝道:“师兄莫要激动,还是先设法治好他们四人的伤。”

赵玉清沉吟道:“他们四人中,江姑娘与楚少侠伤得最终,情况不太妙。我们这里,大家修炼的法诀与楚少侠所修炼的法诀颇为不同,若是由我们出手,不但事倍功半,还极可能出现差错。”

谭青牛担心道:“那该如何是好?”

马宇涛自告奋勇道:“本派的天幻邪云能模拟佛、魔、儒、道四派心法,不如让我试一下。”

赵玉清摇头道:“宗主虽是一番好意,但天幻邪云却并不适合。”

方梦茹道:“那么让我出手好了。”

赵玉清依旧摇头道:“师妹修炼的冰玄玉华神诀寒气太重,对楚少侠的身体也不太好。”

田磊焦急道:“如此说来,是没有适合的人选了?”

赵玉清摇头道:“不,有一人比较适合。”

谭青牛急道:“是谁?”

赵玉清目光轻易,落在了斐云身上,淡然道:“就是他。”

斐云一愣,愕然道:“我?好,没问题,我试一下。”

没有迟疑,斐云当即走到楚文新身旁,开始查看他的伤。

解决了楚文新的问题,大家的目光又落到江清雪身上。

陈风担忧道:“各位前辈,我师姐该怎么办呢?”

赵玉清笑道:“你莫急,天麟是最佳人选,他能修复江姑娘受损的经脉。”

陈风闻言心安,目光移到天麟身上,发现他周身红光闪烁,竟然散发出一股自己十分熟悉的气息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沉默了一下,陈风拉着谭青牛的衣袖,低声道:“你发现没有,天麟此刻施展的法诀很眼熟。”

谭青牛惊异道:“的确有些眼熟,好像是儒家的浩然天罡。”

陈风摇头道:“我觉得是我们易园的凤凰法诀。”

谭青牛反驳道:“凤凰法诀是凤凰书院的不穿之秘,一般都是女子修炼,天麟怎会这种法诀?这明明就是儒家的浩然天罡。”

陈风一想也是,便不再言语。

四周,众人都沉默不语。

斐云开始为楚文新疗伤,雪狐则站在斐云身侧。

公羊天纵一手一个,专注的为姬雪妮与薛峰疗伤,完全不问身外事。

如此,时间在无声中过去。

大约半个时辰后,天麟一脸疲惫的站起身来,轻笑道:“好了,总算将你体内错乱的经脉调顺了。”

江清雪脸色红润,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,发现伤势竟然好了七八分,整个人顿时翻身而起,喜道:“天麟,你可真有本事,不枉姐姐这般疼你。”

天麟看着一脸娇笑的江清雪,打趣道:“姐姐可又欠了我一个人情。”

江清雪笑道:“放心,姐姐会记在心上,以后找机会还你。”

天麟微微颔首,目光扫了一下大家,见斐云与公羊天纵都还在忙碌,不由回头看着江清雪,问道:“你还没告诉我,你们是怎么脱险的?”

江清雪笑容一收,有些伤感的道:“说起这事,还要多谢你娘。是她在关键时刻突然出现,重伤那雪隐狂刀,将其打跑了。”

天麟一愣,惊讶道:“是我娘救了你们?那你们可真是有福气。记得一年前我被秃天翁重伤,差一点就死了,可我娘知道也不曾来救我。”

江清雪惊诧道:“为什么?”

天麟苦笑道:“我娘说,不经历生死,我就不会成长。”

江清雪笑道:“如此说来,你娘对你管教很严啊。”

天麟苦笑,不予回答。

这时,雪山圣僧突然道:“善慈回来了。”

众人一愣,各自留意,可除了赵玉清、方梦茹有所察觉外,连天麟都没有感应到善慈的存在。

半晌,斐云与公羊天纵双双收手,两人脸色疲惫,可楚文新、姬雪妮、薛峰三人却是伤势好转,气色好了不少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