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 化险为夷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舞蝶道:“你的推断很有道理,我们快去找善慈。”

鄂西应了一声,随同舞蝶朝血池奔去。

是时,血池之中光芒大盛,升起了一道由血水组成的屏障,拦住了二人。

舞蝶急忙停身,在观察了几眼后,提醒道:“这血水很邪恶,含着某种血煞之气。”

鄂西道:“找善慈要紧,我们硬闯过去。”

舞蝶点头道:“好,我在前面开路,你小心跟上。”说话间,舞蝶周身霞光四溢,整个人散发出一股神圣之气,于瞬间之后飞射而出,化为了一道旋转的光柱,直射那道屏障。

鄂西有些惊讶,想不到舞蝶年纪小小却有如此修为,真的是让人吃惊。

想归想,鄂西毫不犹豫,迅速纵身飞出,跟在舞蝶身后。

眨眼,前冲的舞蝶撞在那血水组成的屏障之上,身体微微顿挫,随即便穿透了那层屏障。

鄂西紧随其后,捡了个便宜,毫不费力便冲过难关,跟着舞蝶进入了另一个岩洞中去。

届时,血水屏障自动消失,池中的血厉无声浮现,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,低声自语道:“注定的宿命,岂是你们所能改变!”

穿过了血池,舞蝶与鄂西一边呼唤善慈的名字,一边朝前行进。

很快,两人穿过三处石壁,来到善慈所在的岩洞中,眼前的景象让二为吃惊。

只见善慈悬浮在半空里,周身血光浮动,煞气环绕,双眼呈诡异的暗红色,流露出残暴与阴冷的眼神。

脖子上,那串佛珠正闪烁着金光,极力压制着善慈体内的血煞之气,可惜却力有不及,显得有些狼狈。

一见此景,鄂西便忍不住大叫善慈的名字,身体朝善慈冲去。

舞蝶较为冷静,一把抓住鄂西的肩膀,喝道:“冷静。你这样冲上去只会引起善慈的攻击。”

鄂西焦急道:“那该如何是好?”

舞蝶沉吟道:“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让善慈恢复本性,协助他脖子上那串佛珠,压制住善慈身上的邪恶之气。”

鄂西闻言,稍稍平静,在观察了片刻,脸色凝重的道:“看善慈的样子,他体内的血煞之气十分强悍,估计要想压制下来,并非容易的事情。”

舞蝶微微点头,突然问道:“你与善慈是何关系?”

鄂西闻言,看了舞蝶一点,轻叹道:“我是他舅舅,你呢?”

舞蝶愣了一下,回答道:“我来自腾龙谷,与善慈是好朋友。”

半空,善慈这会的情绪出现了一丝变异,似乎因为舞蝶与鄂西的到来,让他产生了烦躁的心情。

大吼一声,善慈睁着一双血红的双眼,冲着舞蝶与鄂西发出警惕,整个人就宛如一头野兽。

鄂西见了十分痛苦,大叫道:“善慈,是我,你快点清醒。”

似乎听到了鄂西的话,善慈一脸狰狞的道:“是你!我记得,我要杀了你!”

语毕,善慈一闪而至,挥手就是一掌,直射鄂西的胸前。

有些苦涩,鄂西闪身躲避,不愿与善慈正面为敌。

舞蝶静立一侧,仔细观察着善慈的神态,趁着他一击落空,心神微分的瞬间,猛然提聚真元,发出一身震耳欲聋的大叫,差一点将整个岩洞震垮。

届时,善慈心神一震,脑海中出现了一丝空白,扭头愣愣的看着舞蝶。

凝视着善慈的双眼,舞蝶飘身靠近,口中低吟道:“善慈,我是舞蝶,你可还记得我们儿时的约定。那时候,你、我、天麟三个人一起说好,长大了还要相见,你难道已经忘记?”

善慈有些茫然,自语道:“舞蝶?天麟?好熟悉的名字,我隐约有点印象,可为什么我会想不起?”

双手抱头,善慈抓扯着头发,显得烦躁不宁。

舞蝶心神微惊,迅速拉近与善慈的距离,趁着他迷茫之际,右手悄悄的放在善慈的头上,掌心发出一股玄阴之力。

刹时,善慈的身体一震,神智猛然惊醒,血红双眼怒视着舞蝶,口中厉声道:“你想偷袭我,我要杀了你。”

右手高举,善慈周身的血光迅速汇集于右臂,这让舞蝶大感惊讶,不远处的鄂西则大感焦急。

危险时刻,鄂西开口让舞蝶速速躲避。

可舞蝶好不容易抓住善慈心神失守的一瞬间靠近他的身体,若是就此退开,此后估计再也找不到这样的机会。

以舞蝶对善慈的了解,善慈的修为不弱于天麟,若然正面交锋,舞蝶多半还打不过善慈。

如此,要唤醒善慈就只能施展巧计,这时候自己决不能抽身而退。

想到这些,舞蝶周身光芒大盛,冰玄玉华神诀全力施展,一边在身外设下防御,打算硬接善慈一掌,一边加大输出的力量,希望借助玄冰之气让善慈恢复冷静。

这一举动,危险之际,可谓是兵行险招,最终舞蝶能否成功呢?

时间是最好的准则,任何结果都将在它的面前显露无疑。

察觉到舞蝶加大了力道,善慈狂怒之际,挥出的一掌再次追加了几分力道,显然想一掌毙命。

然而,就在善慈的一掌即将临近舞蝶的胸口之际,舞蝶额头上突然光华一闪,一只光眼瞬间出现,射出一道奇异的光芒,击中了善慈的天灵盖。

刹时,善慈身体一颤,挥出的一掌无力落下,周身血光散去,眼神渐渐恢复了正常。

同一时间,舞蝶也是身体一颤,周身玄灵之气大量涌入善慈的身体之中,迅速驱逐他体内的邪气。

这一变化突如其来,让舞蝶、善慈、鄂西都始料不及,谁也想不通其中的缘故,只能庆幸善慈的好运。

片刻,舞蝶身体一晃,朝地面倒去。

善慈双手一怀,搂住了舞蝶虚弱的身体,惊愕道:“舞蝶,你怎么来了?”

虚弱一笑,舞蝶道:“我知道你有危险,所以来找你。”

说完,舞蝶便昏了过去。

善慈一惊,连忙紧紧地抱着舞蝶的身子,英俊的脸上流露出关切的柔情。

鄂西上前,满脸喜悦的看着善慈,激动道:“善慈,你没事我就放心了。”

善慈看着他,眼神有些奇异,随即便移开目光,问道:“我刚才是怎么回事?”

鄂西道:“刚才,是这个小姑娘救醒我,带着我一路找你。

那时候,你双眼血红,就像是着了魔一样……

你还差一点一掌杀了她……

后来你就恢复了,其中的原因我也说不清。”

善慈听完,十分懊悔的道:“我真是该死,差一点就伤到了舞蝶。”

鄂西安慰道:“一切都过去了,舞蝶也只是脱力,你把她救醒就没事了。”

善慈闻言,连忙将真元输入舞蝶的体内,发现她全身空空如也,果然是脱力导致了昏迷。

一会儿,舞蝶慢慢苏醒,睁眼看到的是一双关切的目光,这让她脸色一红,心中突然有一股异样的感觉。

见舞蝶苏醒,善慈十分高兴,急忙问道:“舞蝶,你怎么样,没事吧?”

留意了一下自身的情况,舞蝶轻声道:“我没事了,只是觉得有些累。你呢,到底发生了什么,为何会出现刚才的情形?”

善慈苦笑一声,将进入这里的事情大致述说杀了一遍,最后道:“我猜想可能是古怪的石珠含着血煞之气,趁着我疗伤之际侵蚀我全身经脉,导致我神志不清,陷入了魔道。”

舞蝶问道:“那现在呢?”

善慈道:“你刚才似乎将修炼多年的玄阴之气全部注入我的体内,这让我体内的真元阴阳调和,修为所有增进,暂时压制住了那股血煞之气。”

舞蝶担忧道:“如此说来,这也不是长久之计,你得想办法驱逐体内的邪气才行。”

善慈苦涩道:“我脖子上的佛珠据说是佛门至宝,连它都压制不住这股邪气,估计就是师傅也无能为力。”

鄂西脸色阴沉,问道:“善慈,你觉得体内的邪气主要是什么性质?”

善慈道:“就我了解,那股力量很诡异,表现为嗜血、暴躁、残酷、怨恨,充满了血煞之气,偏向于阳刚一类。”

鄂西闻言不语,沉思了片刻后,语气严肃的道:“善慈,你必须跟我回去。”

善慈摇头道:“我还不想回去。”

鄂西态度坚决的道:“不行,你非得跟我回去!”

舞蝶不解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