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无极八式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凝神静气,善慈开始分析这套功法,发现八幅图案的顺序与之前自己所见的略有不同,无怪自己此前忽略了。

而今从头细看,那八个图案就像八个活生生的人一样,在他的脑海中自动运行,演练这套神奇的功法。

时间,不知不觉过去了。

当善慈基本掌握了这套功法之际,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密密麻麻字迹,化为一种他可以理解的修炼之法,竟然与石室之中那不知名的功法完美的融合在一起。

刹时,善慈脸上泛起了惊愕表情。

他怎么也想不到,十年前自己与天麟误闯龙魄之内的奇异空间,在那气墙之上看到的那些奇异文字,会在今天突然转化为一套神奇法诀,融入自己的脑海里。

记得十年前,善慈离开腾龙谷后,正努力想要回忆起那些文字,可结果脑海中一片空白,什么也想不起。

而今,那些文字却在这样的环境下,自发的转化为一套法诀,铭刻在善慈的心底。

就善慈目前所了解,当年他所看到的那段文字,如今自行破译成了一门法诀,名为“混沌无极”。

而石室之中的八幅图案所记载的功法确切来说是一套剑诀,名为“无极八式”,与混沌无极法诀相辅相成,完美无暇。

至于当年天麟所见,那些文字记载的是什么内容,这一点善慈也无法得知。

当然,那属于天麟,需要他去破解。

只是善慈提前了一步,走在了天麟前面而已。

收起喜悦,善慈意念一动,手中神剑现形,施展出无极八式,结果刚刚到第二招,善慈的身体便猛然一颤,整个人吐血倒地。

原来,这套无极八式威力惊人,以善慈目前的修为,也仅仅只能施展第一式。

结果善慈不懂这些,欲强行施展第二式,导致身体遭到无极八式的反噬,当场重伤不起。

由此可知,善慈虽然记住了无极八式的变化,可从未修炼过混沌无极法诀,以至于修为不济,根本无法御驾这威力惊世的无极剑诀。

明白了这个道理,善慈不免苦涩,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,这才慢慢的坐起身子,开始盘坐调息。

由于这次善慈伤得不轻,要想尽早痊愈,他就必须调动周身之力,专心一志的疗伤。

这一来,时间不是问题。

关键的是,他在疗伤的过程中,将不可避免的触动到丹田之中的石珠之力。

这一点,善慈心中有底,可他却别无选择。

于是,善慈暂时忘记了一切,一心一意的运功疗伤,周身泛起了淡淡的血芒。

每当血芒强盛到一定程度,善慈脖子上的佛珠就会发出金光,将那股血芒压下。

而血芒也不示弱,总是很快又恢复原样,与佛珠对抗。

如此,善慈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度过了一段时光,等他睁开双眼时,身上的内伤已然痊愈,可他的双眼却不再像之前那般清澈,而是血红阴森,充满了残暴之情。

这一刻,善慈被血煞之气所侵蚀,整个人魔性大发,口中厉声咆哮,身上红光闪耀,完全就是一副邪魔的模样。

感受到善慈的变化,他脖子上的佛珠发出强盛的佛光,试图压下善慈脑海中的残暴邪念,可惜一切似乎太迟了。

之前,善慈在疗伤之际,他体内的石珠之力蔓延至周身经脉,虽然脖子处有佛珠护驾,一直不曾侵入善慈的大脑,可周身的血煞之气依旧吞噬了善慈的本性,让他步入了魔道。

这样,善慈性情大变,双手挥舞间发出强大的力量,一举将石室毁灭了。

而后,善慈在岩洞中横冲直撞,整个人有些精神失常,时不时的抓扯自己的头发,神情显得很痛苦。

显然,初次入魔的善慈,还无法适应这种情况,他潜意识里,还有着极强的排斥感,试图压下那股血煞之气。

可身体却不听使唤,唯有依赖脖子上的佛珠,保住他的神智有一线清醒。

只是仅凭一串佛珠,善慈能维持多久?

他最终是坠入魔道,还是能战胜那股邪恶呢?

站在第三段隧道前,舞蝶焦急的来回走动,脸上神情不安。

她已经考虑了很长时间,可由于眼前的景象太过诡异,光凭猜测根本无法确定真实的情况,以至于她想了许久,也不曾想到什么可行的办法。

然而时不我与,善慈在里面生死不明,舞蝶虽然想不出对策,也不能这样坐以待毙。

有此考虑,舞蝶狠了狠心,当即顾不了许多,整个人豁出去了。

刹时,只见舞蝶周身光芒泛起,在做好了防御准备之后,她选择了快速穿过,整个人凌空旋转,化为了一股旋风,朝着隧道的尽头射去。

如此举动,虽是无奈之举,却也显示出了舞蝶的聪明才智。

只是让舞蝶意外的是,这一段隧道不同前面两处,它设下的禁止并无具备攻击性,但却含着无穷玄机。

当舞蝶的身体触碰到那些花草之际,她的身体依旧保持着前进,可思绪却进入了许多不同的空间,感受到了许多不同的环境,见到了许多不同的情形。

这其中,舞蝶有时候是独自一个人置身于未知的空间,有时候是她与善慈在一起,有时候善慈会变成天麟,也有他们三个人一起共处的场景。

这些怪事,舞蝶走马观花的经历了一次,记不住具体有多少空间与多少片段,但其中的一些画面却深深的印在了舞蝶的脑海里。

当舞蝶穿过那段隧道,整个人恢复了清醒。

那一刻,她忍不住回头,凝视着那些五颜六色的花草,口中轻吟道:“为什么会这样?难道这就是我一生的缩写?”

呆立了一会儿,舞蝶猛然惊醒,想起善慈还在等待自己,立马便朝前跑去。

很快,舞蝶来到一个巨大的天然洞穴,发现这里景色很美,忍不住愣了一下,随即开始找寻善慈的踪迹。

不一会儿,舞蝶穿过一处石壁,来到那立有“断绝尘缘”石碑的断崖前,顿时停下了身。

仔细观察了一阵,舞蝶呼唤道:“善慈,你在哪里?”

四壁回音,久久不停,可惜却没有任何回应。

舞蝶有些失意,看了看断崖对面,毫不迟疑的便飞了过去。

三丈距离,眨眼而至。

可舞蝶却遇上了麻烦,身体在接近对面崖壁时,突然撞上一层无形的结界,整个人被弹开数尺,朝着那深渊落去。

轻呼一声,舞蝶凌空反转,眨眼就回到之前的高度,朝着前方继续冲去。

这一次,舞蝶留了一个心眼,在临近之际一掌挥出,掌心发出一束璀璨的光芒,瞬间撞上一层结界,稍稍停顿了片刻,将击碎了那层结界,身体顺利的进入了岩洞之内。

站稳身体,舞蝶展开灵识,先探测了一下四周,发现并无异常,这才继续前行。

很快,舞蝶来到那血池旁,发现了不远处的鄂西,连忙上前查看,结果发现鄂西昏迷不醒。

舞蝶输入了一股清凉之气进入鄂西体内,不一会儿鄂西便苏醒。

届时,舞蝶颇为惊喜,追问道:“你可看见善慈了?”

鄂西一愣,疑惑道:“善慈?这是哪里?”

舞蝶道:“我也不知道,我只是知道善慈进入了这里面,我正在找他。”

鄂西翻身而起,看了看四周的环境,在见到那血池时,口中顿时惊呼一声,叫道:“不好,善慈有危险。”

舞蝶闻言一惊,追问道:“你都知道些什么,快告诉我。”

鄂西焦急道:“这是恶魔谷,这里的人抓住我就是为了引诱善慈上当。之前,我被锁在那血池之中的小岛上,现在我却在这,那一定是善慈来过,他把我救下来的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