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意外遭遇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那一刻,善慈不由自主的被这一景象所吸引,眼神与那诡异的目光相遇,彼此间交汇一点,善慈脑海中瞬间空白一片,出现了愣愣发呆的场景。

届时,石像周身闪烁着奇异的光辉,那些怪异的符文化为万千的光符,自发的朝这善慈涌去。

感应到那股邪恶之力,善慈脖子上的佛珠金光大盛,在善慈头顶凝聚出一尊金佛,正双手合十,发出至圣佛光,以排斥那些光符的靠近。

石室内,血煞之光与金佛之力交替撞击,彼此光芒闪烁,映红了整个空间,显露出一副难得一见的奇景。

这些,善慈都毫无所觉,他依旧处于记忆空白的阶段,愣愣的站在那,眼神与石像头上那诡异眼睛交织在一起。

时间,在无声中过去。

石像表面的那些符文所化的光符,被善慈脖子上的佛珠所发出的佛光大部分驱散,只有极少一部分,进入了善慈的体内。

倒是石像那双诡异的眼睛,它能令善慈记忆空白,又会不会在善慈的脑海中留下某些无法磨灭的印记?

一切,谁也不知,充满了神秘。

大约片刻,石室内的光芒逐渐散去。那诡异的石像渐渐恢复正常,那邪恶的眼睛也无声消失。

善慈猛然惊醒,扭头看看四周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觉得自己好像愣了一下,随即便惊醒。

回身,善慈离开了石室,继续前进。

在绕过石室之后,善慈来到了一处奇特的岩洞中,脸上流露出惊奇的表情。

这是一个不大的岩洞,可情况却与此前所见绝然有异,因为岩洞之内弥漫着一层淡红色的光雾,时不时可见一些如梦似幻的光影。

挥手,善慈发出一股柔和之力,试图吹散这层光雾,却发现效果不大,反而加剧了光雾的变化,整个岩洞之中的景色更加的诡异。

停身不动,善慈试着让自己的心情平静,然后再进一步了解这里的情形。

然而让善慈惊讶的是,自己在这个地方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来,仿佛心中有个声音一直在干扰他的思绪。

仔细留意,善慈慢慢的忘记了身外之事。

这时,心底的声音越发清晰,但却是一种善慈听不懂的语言,这让他气恼不已。

然而就在这时,善慈突然觉得四周的环境发生了变异,那层弥漫的光雾越发的稠密,让他几乎看不清身外的景致。

突然,一道红光亮起,引起了善慈的注意。

他透过光雾,发现在一处石壁上出现了一幅面容狰狞的恶魔图像,摆出一个古怪的姿势。

留意着那个图案,善慈觉得这似乎蕴含着某种深意,自己是懂非懂,有种陌生的熟悉。

片刻,那图案消失。

可另一个地方却出现另一幅图案,不但色彩不同,连姿态也绝然有异。

善慈觉得有趣,忍不住仔细留意。

结果就在他记住的时候,图案一下子不见,别的地方却又出现了新的图案。

如此,善慈仔细观察,在随后的时间里,一连发现了六道不同的图案,加上之前的两幅,正好是八幅。

至此,岩洞中恢复了平静,那些光雾也悄然散去,露出了岩洞的真实样子。

看着四周的环境,善慈意外的发现,岩洞正中有一方石台,上面镶嵌着一颗石珠,颇有几分怪异。

缓步走近,善慈留意着石台的造型,发现石台四四方方,每一面都雕刻着一尊兽头,竟然是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等四灵神兽。

在石台的正面,正中是一颗寸径大小的石珠,一旁则刻着八个字。

“宿命传承,滴血相认。”

见此,善慈皱眉道:“奇怪,这是什么含义呢?”

质问声中,善慈右臂之中的神剑开始躁动不安,同时脖子上的那串佛珠也闪烁着光芒,似乎在提示善慈。

有些迷茫,善慈自语道:“你们同时发出提示,到底我该听谁的好呢?”

似乎感应到善慈心中的犹豫,他右臂之中的神剑突然出现,擅做主张的划破了善慈右手中指,使其鲜血顺势而下,正好滴在那石珠表面。

刹时,岩洞中狂风四起,光芒大盛。

那石珠在吸食了善慈的血液后,猛然爆发出璀璨的光芒,瞬间淹没了四周的一切。

届时,善慈身体一震,还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,身体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住,右手无巧不巧的压在了那石珠之上。

这一来,善慈只觉一股锥心的痛楚涌入体内,身体就仿佛要炸开一般,痛的他几乎无法考虑。

同时,善慈脖子上的那串佛珠光芒大盛,发出至神至圣的佛光,源源不断的输入善慈体内,试图驱散那股邪恶之力,可结果却是步步败退。

这一幕持续了一阵,善慈体内的痛苦有所减轻。届时,善慈稍稍清醒,在察觉到不对之际,连忙催动体内的佛法,试图镇压那股钻入体内的莫名之力。

这一来,佛珠得善慈相助,二者结合在一起,开始发起了反击。

由于善慈自幼学佛,且天资过人,他的修为十分惊人,在结合了佛珠的力量之后,很快就与钻入体内的那股力量分庭抗拒,开始了持久的交战。

起初,善慈信念坚定,自认一定能驱逐那股邪煞之气。

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善慈意外的发现,自己非凡没有逼退对方,反而被对方逼进了不少。

同时,善慈手心就压在那石珠之上,石珠在输入那股莫名力量的同时,也在吸食善慈的精血,这让他身体出现了一些异变,精神瞬间憔悴了不少。

大约过了一炷香,善慈身体猛然一晃,手心压住的石珠突然震动起来,只眨眼功夫就震碎了石台,脱离了限制,化为一股血光,自善慈手心一路而上,直逼他的大脑。

察觉到不妙,善慈双唇紧咬,整个人连忙盘坐于地,开始全心全意的催动法诀,以镇压那股力量的上窜。

如此一来,善慈周身金光浮现,宛如佛陀在世,配合脖子上的那串佛珠,整个人宝相庄严。

然而石珠之内仿佛蕴含着无穷力量,善慈虽然极力反抗,可最终还是被那股力量逼得步步后退。

同时,善慈右臂之中的神剑似乎对那石珠有种莫名的吸引力,二者之间气脉相连,这就使得善慈的举动更加的艰难。

时间,在对抗中走远。

当善慈体内的石珠上行至善慈的右大臂时,臂内的神剑与石珠气息融合,一举冲破了善慈的阻碍,直逼善慈的大脑。

这时,佛珠感应到善慈有危险,猛然爆发出璀璨的强光,形成一道金光罩,笼罩着善慈的头部,任由那石珠如何冲撞,也难以突破这层禁止。

如此,善慈脸色稍好,可身体却是火辣辣的,仿佛被两个高手在撕扯一样。

察觉到佛珠的阻碍,石珠最终放弃了善慈的大脑,改为进入善慈的气海,占据了善慈最重要的丹田。

这一来,善慈逐渐平静下来,身体暂时相对稳定,不再自相残杀。

吁了口气,善慈站起身来,发现自己全身大汗如雨,身体竟然虚弱无比。

有些苦涩,善慈搞不懂这恶魔谷之行对自己有多大危害。

他只是隐约觉得,那石珠与自己有关,但却似乎带着邪气,才会受到佛珠的阻碍。

此外,自己体内的神剑也颇为奇怪,说它邪恶似乎不像,但却多少带点诡异,让善慈也搞不明白。

轻叹一声,善慈收起杂念,看了看四周的景象,自语道:“我该到何处去寻找那醒神珠呢?或许那根本不存在,只是恶魔谷的谎言,可我却不得不信它。”

离开了那里,善慈发现前无去路,便原路折返。

在经过那石室时,善慈稍稍停顿了一下,最终还是忍不住走进去一看。

对于善慈而言,他知道这个地方古怪。

可想到鄂西,想到之前这里的那个声音,他就不免抱了一丝希望。

然而进入石室,善慈惊讶的发现,那石像已然消失,唯独石壁之上留下了八幅画,其内容正是善慈之前在岩洞中所见。

随意看了两眼,善慈突然发现,这是一套功法,心中不由留意起来。

然而越是细看,善慈越是惊讶。

这石壁之上留下的八幅图案所记载的功法十分霸道,超过了善慈所学的任何一门法诀,这让他惊喜交加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