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诡秘莫测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那一刻,善慈与舞蝶彼此凝视,二者谁也不曾说话,隐约透露出某种信息。

美好的画面转眼不见,等善慈清醒之际,他已然跨出了第五步。

这时,善慈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这个看似绚丽的隧道中,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玄妙,能让人在转瞬间进入不同的时空,发现不同的景象。

只是那些景象是真是假,这就需要时间去推断。

如此,善慈一路前行,进入了不异空间,看到了不少人物景象,其中最多的就是天麟与舞蝶,他们三人之间似乎发生了许多事情。

当善慈走完这段随道,他停身回想,口中自语道:“若然那些都是真的,我与天麟之间最终会是什么结局呢?舞蝶是站在我一边,还是会站在天麟那边?”

淡淡的声音轻轻的回响,等消失之际,善慈已走入了一个宽敞的岩洞中央。

仔细看,这是一个天然的巨大岩洞,里面气候温暖,长满了不花异草,分布着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像。

站在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,善慈不得有感叹,大自然真是太让人惊讶了。

很快,善慈收起了惊讶,大致打量了一下岩洞的情况,发现这个一个类似于地下宫殿的岩洞群,占地极为广泛。

在善慈落脚的地方,地面铺了一条石板路,这显然是有意为之,可到底是谁设计的这一切,善慈则无从推断。

沿着地面的石板路一路往前,善慈穿过一处石壁,来到了另一个宽大的洞穴中,眼前出现了一面断崖。

这断崖有些突然,正好将一个宽大的洞穴一分为二,从中隔开。

在断崖边立着一块石碑,上面刻着“断绝尘缘”四个血红大字,给人一种阴森之感。

来到断崖边,善慈看了石碑几眼,心中不免奇怪。

这里号称恶魔谷,照说凶险诡异,为何会立下这刻有“断绝尘缘”字迹的石碑?

是导人向善,还是想警告来人,一过此地就会进入另一个不染尘缘的世界呢?

想了想,善慈移开目光看着崖下,发现其深至少数百丈,底部弥漫着一层黑气,透露出邪恶的味道。

抬头,善慈看着对面,只见断崖宽度大约三丈,那边的地形与这边相似,要飞过去应该很简单了。

沉吟了一下,善慈飞身前往,轻易就穿过断崖,继续往前。

不久,善慈又穿过了一处石壁,来到一个新的岩洞中,这里的情况与此前的岩洞有些不一样。

首先,在岩洞的中央有一个占地约有数十丈的水池,池面上弥漫着猩红之气,散发出血腥的味道。

其次,在这血池中间,有一个三丈大小的小岛,上面有一面竖立的石壁,鄂西就四肢大张的被锁在石壁上。

就善慈观察,鄂西此时正昏迷不醒,身上并不外伤。

第三,在那个小岛后方,有一条数尺宽的通道,一直朝后延伸至石壁之内,具体达到何处,善慈暂时看不到。

了解了大致的情况,善慈没有焦躁,而是缓步在血池边来回走动,心里思索着目前的情况。

此前,善慈一直不明白,恶魔谷为何要抓走鄂西。

如今,善慈多少领悟到,鄂西只是一个诱饵,恶魔谷真正的意图是自己。

只是恶魔谷具体想干什么,这一点善慈还搞不清。

此外,从进入这神秘的地下岩洞后,善慈一路上就不曾见过任何人,这一点也是十分反常的。

综合这些因素,善慈不敢大意,决定先试探一下这里的底细。

有了决定,善慈停下脚步,眼神凝视着面前的血池,左手缓缓的伸出。

那一刻,善慈周身无风自动,一股无声的力量汇聚在善慈的左手掌心之内,随着他手掌的移动,引起了四周气流的涌动。

很快,一个漩涡出现在岩洞中,正慢慢的朝着血池中坠落,情况有些惊心动魄。

突然,血池中红光闪烁,一头全身鲜血,人头兽身的怪物冲出池面,一举将善慈发出的那个漩涡吞噬了。

有些惊讶,善慈不由自主的后退数步,目光凝视着那头怪兽,质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血池中,怪物的身体大部分藏在池水中,只露出一个面目丑陋的人头,张着血盆大口,声音刺耳的道:“我是这里的守池大将,你可以叫我血厉。”

善慈尽力保持着平静,询问道:“血厉,我问你,你们抓来此人(鄂西)究竟有何目的?”

血厉看了鄂西一眼,以生硬的语气回答道:“目的很简单,只是为了让你回归自然,回到属于你该去的地方。”

说完,血厉突然下沉,眨眼就消失不见。

善慈有些愕然,自语道:“回归自然?属于我的地方?这是什么意思呢?”

沉思了一会儿,善慈抛开了杂念,飞身来到那血池之中的小岛上,开始仔细查看鄂西的情况。

很快,善慈了解到,鄂西只是昏迷,但要让他转醒似乎并不容易。

为此,善慈没有犹豫,利用右臂之中的神剑斩断了锁住鄂西的乌黑锁链,带着昏迷的他离开了血池。

放好鄂西,善慈开始查看他的身体,并输入了一股真元进入他的体内,试图想唤醒他,可结果却是毫无反应。

对此,善慈有些不服气,连续转换法诀,可任由他如何施法,鄂西始终昏迷不动,没有任何感觉。

起身,善慈朝着血池就是一掌,震得池水四处飞溅,很快就引来了血厉。

“你说,要如何才能将他救醒?”

有些生气,善慈语气冷厉。

血厉怪叫几声,回答道:“要想救醒他,你就必须进入里面,拿到醒神珠才行。”

善慈质疑道:“醒神珠?在哪里?”

血厉身体下沉,怪笑道:“莫要多问,进去之后一起自知。”

善慈有些不平,这样被人牵着鼻子走还是生平第一次,他自然是十分的生气。

可想到鄂西是自己世上唯一的亲人,不管他曾经做过什么,毕竟血浓于水,自己不能不顾及他的安危。

有此考虑,善慈只得将鄂西找了一个地方放好,然后独自一人穿过血池,沿着那条通道继续前进。

不一会儿,善慈穿过三处岩洞,来到了一间石室内,眼前的景象让他大感震惊。

这是一个空间不大的石室,除了正中间有一尊无头石像外,石室内空无一物,显得十分寂静。

凝视着那尊石像,善慈心底泛起了一股怪异的感觉,仿佛眼前的石像自己很熟悉,可仔细一看,自己又确实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。

回过神,善慈仔细留意,发现石像无头,右臂高举,手中握住一把石剑,剑身上布满细致的纹路,看上去颇为精致。

石像的左手平胸而立,掌心刻着一幅阴阳八卦,蕴含着某种玄机。

此外,整个石像全身刻满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,就宛如某种咒语,散发出无穷的神秘。

这样的石像诡异之极,善慈自幼随雪山圣僧修炼,多少也曾听闻过一些有关恶魔被封印的事迹。

眼下,就善慈分析,这怪异的石像就极为可能是某种邪灵,被不知名的力量封印在这里。

想到这些,善慈顿时警惕,瞧瞧的朝后退去,打算离开这里。

然而就在此时,虚空中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。

“既然来了,何必急着离去?”

善慈停身,冷然道:“什么人,休要装神弄鬼。”

虚空中,那声音道:“没有人,只有我和你。”

善慈反驳道:“你难道不是人?”

那声音道:“说得好,我的确不是人,因为我是神。”

善慈不屑道:“神?你以为我会相信?”

那声音道:“你会,因为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。”

善慈喝道:“胡言乱语,你最好少耍把戏,还是速速告诉我,醒神珠在那里?”

那声音道:“莫急,醒神珠就在这里。”

善慈惊愕道:“这里?你休要耍花样,我可不会怕你。”

那声音道:“不用怕,不用急,属于你的东西谁也夺不去。”

随着这声音的消失,石室中那尊石像出现了一丝变异,它原本不存在的头颅,这时候多了一双诡异的眼睛,散发出暗红、暗黑、暗绿色的光芒,正凝视着善慈的眼睛。

如此情形十分诡异,就仿佛那石像长出了一颗头颅,但显现出来的却只是它的一双眼睛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