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剑退狂刀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蝶梦冷漠道:“我儿天麟,你应该很熟悉。”

雪隐狂刀闻言色变,脱口道:“是他!”

地面,楚文新、姬雪妮、薛峰三人都大感意外,想不到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是天麟的母亲。

就楚文新所知,天麟一身所学皆是其母所授。

由此推断,蝶梦的修为那是极其的惊人。

这一点,雪隐狂刀也多少猜到几分,心中颇为不安。

飘落地面,蝶梦放下重伤的江清雪,淡然道:“我去会一会他,看他究竟有多大本事。”

江清雪提醒道:“小心点,他可不好对付。”

蝶梦淡漠一笑,身体于瞬间之后出现在雪隐狂刀数尺外,吓得他脸色大变,匆忙退避。

看了看手中的幻云剑,蝶梦道:“此剑不凡,用来杀你应该正合适。”

雪隐狂刀怒极,吼道:“住嘴,休要放肆,老夫岂会怕你?”

蝶梦眼神冰冷,就仿佛在看一个死人,没有丝毫感情。

“怕与不怕,何妨一试?”

质问声中,蝶梦手腕一转,手中幻云剑一闪而逝,瞬间就出现在雪隐狂刀胸前。

惊呼一声,雪隐狂刀挥刀反击。

二人的刀剑初次接触,雪隐狂刀便闷哼一声,整个人被震退数尺。

如此结果令人惊奇,谁也想不到蝶梦的修为这般强劲,竟然力压雪隐狂刀,打得他连连后退。

怒吼着挥刀攻击,雪隐狂刀神色狰狞,他试图返回劣势,可蝶梦却非江清雪可比。

如此,一连数十次刀剑撞击,都是雪隐狂刀被震退,这让他满心不甘的同时,也不免心生去意。

有了怯意,雪隐狂刀立时转变策略,不在于蝶梦硬拼,而是避重就轻,朝着后方退去。

察觉到雪隐狂刀的心意,蝶梦稍稍沉吟,在考虑了片刻后,整个人突然一化万千,数不尽的身影遍布苍穹,分布在雪隐狂刀四周。

届时,剑芒万千自动流转。

在雪隐狂刀惊怒交加之际,形成了九道清晰可辨的剑光,从九个方向朝着雪隐狂刀的胸口射去。

那时,雪隐狂刀嘶吼一声,恨声道:“可恶,又是这一招……嗷……”

凄厉的惨叫带着几分怨恨,雪隐狂刀奋力反击,却不曾避开这穿心的一剑,整个人全身是血,被重伤弹飞。

一击得手,蝶梦自动现身,看着满脸恨意的雪隐狂刀,冷酷的道:“面对死亡,不知道是何滋味?”

雪隐狂刀双唇紧闭,任由身体坠落,只是恨恨的瞪着蝶梦,眼中透露出怨毒之情。

蝶梦见此颇为生气,身体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,出现在雪隐狂刀的上方,手中幻云剑一翻一转,猛然爆发出一股璀璨的光芒,凝聚出一道数百丈长的剑柱,朝着雪隐狂刀斩去。

脸色骇然,雪隐狂刀再也无法保持冷静,口中厉啸一声,双手举刀上扬,于仓促间发起了反击。

是时,赤红的剑芒无坚不摧,瞬间就压下了雪隐狂刀的攻击,将他连人带刀一起给轰入了冰层之下,不知道生死。

地面,坚冰碎裂,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痕,述说着蝶梦这一击的威力。

凌空而立,蝶梦神色淡定,看不出任何异样,仿佛此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。

如此一幕,此时映入了地面江清雪等四人的心里,大家都对她莫测高深,猜不透蝶梦究竟有多强的实力。

时间,在这一刻定格。就宛如一幅画,持续了好一会儿。

低头,蝶梦凝视了片刻,随即飘然而落,来到江清雪身旁,轻声道:“雪隐狂刀已经逃了,你们也该离去。”

江清雪吃力的道:“以我们现在这个样子,恐怕是回不去了。”

蝶梦淡然道:“莫急,稍后有人自会来接你们回去。”

语毕,蝶梦将幻云剑交回,随即便一闪而逝。

江清雪张口欲呼,无奈身体不适,只得选择了放弃。

大约一会儿过去,四人所在的上方飞过四道身影,在察觉到四人的气息后,那四道身影飘然而落,竟然是赵玉清、田磊、公羊天纵与马宇涛四人。

一见此地的情景,公羊天纵惊怒之极,迅速跑到姬雪妮身边,一把将她抱起,询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这样?”

姬雪妮苦涩道:“是雪隐狂刀……”

公羊天纵怒吼道:“又是五色天域的人,我离恨天宫与他们势不两立。”

赵玉清来到江清雪身旁,简单询问了几句后,起身道:“先带他们离开,有事回去再谈。”

田磊与马宇涛没有意见,由田磊带着薛峰,马宇涛带着楚文新,大家离开了那里。

看着眼前的景象,善慈有些奇怪。

之前施展佛家大修罗眼时所看见的厉鬼、恶魔,竟然真的存在于这个空间。

只是这些景象如梦似幻,善慈感觉并不真实,仿佛是某种障眼法。

凝视着前方,善慈打量着这里的情况,隧道四四方方,长约十丈,转角处有光芒闪动,看不见那边的情况。

沉思了片刻,善慈缓步而前,很快就引起了周围那些飞舞的厉鬼与恶魔的注意,它们纷纷朝着善慈涌来。

对此,善慈眉头微皱,正考虑要不要设下防御结界,脖子上的那串佛珠便自动发出璀璨的金光,一举将附近的厉鬼与恶魔弹开。

如此一来,金光弥漫,善慈在佛珠的保护下,轻易就穿越了第一段隧道,出现在转角的地方。

停身凝望,善慈打量着第二段隧道的情况,发现这里长度与第一段隧道相近,不同的是隧道之中充斥着许多变幻不定的光线,隐约透着几分凶险。

沉吟了一下,善慈缓步向前,周身金光璀璨,佛珠散发出神圣之力,严密的保护着他。

很快,善慈前行了一丈,隧道之中的那些光线开始加速交替,发出数道宛如闪电般的光束,朝着善慈袭来。

届时,善慈身体一颤,佛珠发出的护体金光被那些不知名的光线击穿,导致他身体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伤害。

这一情况,出乎善慈的意外,他连忙转变法诀,以自身修炼的佛门法诀抵御这股可怕的力量。

然而说来奇怪,善慈一连换了数种法诀都无济于事,最终潜藏在他右臂之中的那把神剑自动浮现,瞬间吸走了加诸在身上的各种光线。

这一来,善慈顿时安全,其原因连他自己都不知道。

通过了第二段隧道,善慈来到第三段隧道前。

这一次眼前的景象让人迷惑,那艳丽的花草生动自然,这里又会隐藏着什么玄机呢?

收起神剑,善慈没有鲁莽,在经历了刚才的事情后,他变得十分敏感。

为了安全,善慈做好了多方面的考虑,在自认已考虑周详后,这才小心翼翼的迈步前行。

第一步跨出,隧道没有改变。

第二步继续前行,善慈依旧没有发现任何异状。

待第三步踏出,善慈的身体不可避免的触碰到了一株绿色小草,届时善慈身体一晃,整个人瞬间跨越了时空,出现在一个绿色盎然的世界里,周围空无一人。

那感觉十分奇怪,仿佛自己正处在某些人的视线之内,有种被人窥视之感。

然后仅仅瞬间,善慈就恢复了正常,意识回到了隧道之中,继续他的第四步。

由于隧道之中花草遍布,善慈要通过隧道,就不可避免的要接触到那些花草,所以刚才的第三步,那只是善慈的一个开端。

眨眼,善慈的第四步落下,身体接触到了一朵艳丽的红花,他整个人再次穿越时空,出现在一个粉红的世界里,见到了心仪已久的舞蝶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