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寻缘相救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斐云惊讶道:“你似乎知道不少事情?”

雪狐道:“公子无需多问,到了该告诉你的时候,雪儿自会告诉你。”

斐云闻言不便开口,只得继续等待天麟的消息。

一线之隔,情形对立。

斐云与雪狐在结界外寂寞等待,天麟在结界内却是生死一瞬。

当巨鸟的铁嘴逼近天麟的身体,一股死亡的气息瞬间而至,似乎已注定了天麟的命运。

此时此刻,希望灭绝,在没有任何外力协助的情况下,天麟即便有满腹的聪明才智,那也是徒劳无益。

然而世事如棋,眼看天麟就将葬身鸟腹之际,他怀中突然光芒一闪,那朵洁白的莲花自动飞出,发出一团圣洁的光芒,笼罩在天麟身上。

届时,巨鸟的铁嘴触碰到那团光芒,当即便被弹开,一双墨绿色的眼中透露出几许不甘与厌恶之情。

似乎这团圣洁的光芒含着某种奇特的气息,让巨鸟有些排斥,也多少有些不愿接近。

迟疑了一阵,巨鸟围绕着天麟转来转去,在连续数次试探都被那团光芒弹开之后,巨鸟最终带着不甘离开了那里。

天麟有些惊喜,看着悬浮在头上的莲花,激动的道:“寻缘,谢谢你。”

幽幽一叹,莲花散去光芒,落在天麟手里,轻吟道:“我从隔世来,不染凡尘气。这次虽然救了你,但那只是暂时。”

天麟不解道:“这话什么意思?”

寻缘道:“三足冥鸟,死神化身,千年一现,见之必死。

这是世上最可怕的诅咒,带着世间至阴至邪之气,若非是我来历特殊,换了别人都救不了你。

然而诅咒应验,无可逃避。

我今天虽然救了你,那也不过是暂时延续你的寿命。

总有一日,你要面对那场属于你的浩劫。”

天麟脸色微变,质问道:“这样说来,我注定是难逃一死?”

寻缘沉默了片刻,低声道:“你的命运与常人有异,是生是死将由你自己决定。”

天麟皱眉道:“如此说来,我还有机会逢凶化吉?”

寻缘道:“有些事情我现在不能告诉你,那需要你自己去体会。现在,你的身体恢复了一些,你还是尽早离开这里。”

天麟闻言,留意了一下身体状况,发现果然好了许多,当下便站起身子。

收好莲花,天麟扭头四望,见附近一片空荡,忍不住好奇道:“当初我明明封印了远古通道,那三足冥鸟是从何而来?”

寻缘的声音从天麟怀中响起,带着几分提示。

“三足冥鸟因你而来,这是一个征兆。”

天麟道:“这样说,这里是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了?”

寻缘道:“那要问你自己。”

天麟愕然道:“问我?这事岂能由我决定?”

寻缘道:“一念生,万念起。宿命轮回,只为前世。”

天麟惊异道:“前世?什么意思?”

寻缘道:“莫要多问,时机到了一切自知。好了,你该离去。”

至此,寻缘不再言语。

天麟连续追问了几遍,见寻缘毫无动静,这才颇不情愿的朝来路走去。

一会儿,天麟回到结界封印之地,发现身体已经完全恢复,查不出丝毫异状,这让他很是好奇。

此前,三足冥鸟那四只诡异的眼睛不知道发出了什么可怕之力,竟然能将一身灵气的天麟弄得瞬间失去反抗之力,这可是极端惊人的事情。

作为天麟来说,他一身融合了正邪法诀,服食了万年血参,几乎是百毒不侵。

加上化魂大法与心欲无痕,任何性质的攻击他都有一定的免疫能力,谁想一只三足冥鸟却差点让他断送了小命。

想到这些,天麟有些不服气,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要找出一种方式,能抵御任何性质的攻击。

很显然,这一次的遭遇,对天麟的自信心造成了不小的打击。

收回思绪,天麟再次看了看四周的情形,打算就此离去。

可正当此时,天麟突然发现了一缕微光,若隐若现的悬浮在半空里。

一闪而至,天麟打量着眼前的事物,脸上流露出好奇之情。

这是一束转动的流光,由无数光线组成,形态十分不规则,还时不时发生变异。

凝视了一会儿,天麟看不出什么明堂,忍不住伸手小心的去触碰那玩意。

结果,天麟当场被弹飞,口中发出刺耳的惨叫声。

躺在地上,天麟浑身麻痹,之前的剧痛转化为了麻木,这让他心头气得要死。

对于这样的结局,天麟震怒之极。

今天来此诸事不利,即便他天性开朗,也不免觉得生气。

片刻,天麟缓缓起身,活动了一下筋骨,在确定并无大碍之后,他又再一次来到那奇异光束的附近。

仔细留意,天麟发现这光束存在于一个三尺大小的空间之内,长度保持相对稳定,宽度则随着光束的旋转时大时小,没什么规律。

发出一束探测波,天麟分析着光束的性质,发现探测波一靠近那光束,就立马被撕得粉碎。

天麟有些心惊,但却并不放弃,接连换了数次探测方式,可不管是哪一种,只要触碰到那团光束,就会被瞬间毁灭。

如此结局,天麟又惊又奇,越是搞不明白的事,他越是有兴趣。

只是光有兴趣却无从下手,这该如何是好呢?

思索中,天麟想到了攻击。

既然探测波不行,那能不能用攻击的方式来分析这光束的性质?

想到这,天麟立马依计行事,先以轻微的力道进行攻击,可结果一靠近那光束,攻击力就被撕碎。

随即,天麟加大了攻势,转变了法诀。

可任由他如何进攻,那光束都浑然不动,仿佛恒古不灭的存在,显露出一种傲视苍穹的霸气。

数次失利,天麟脸上神色难看,原本的平静与耐心早已荡然无存,整个人显得震怒之极。

挥手,天麟手心发出一束闪电,直射那光束而去。

结果闪电在接触到那光束后,轨迹突然发生转变,眨眼就倒射而回,击中了天麟的身体。

闷哼一声,天麟当即落地,口中发出烦躁的怒吼声。

从小到大,他还从来没有遇上这般难堪的事情,这让他恼羞成怒,发誓一定要将这个鬼玩意搞定。

翻身而起,天麟第三次来到那光束附近,眼神中流露出奇异的光芒,整个人发生了一丝变异。

这一刻,怒极之下的天麟突然冷静,眼神凝视着那神秘光束,心里在想,若是能将这玩意收归己用,拿来对付敌人,那岂不是无往而不利?

想到这里,天麟顿时大喜,笑道:“我就不信我搞不定你。”

振作信心,天麟开始重新考虑,在一番冥思苦想之后,他还是想不出什么对策。

这时,天麟怀中的寻缘突然开口提醒道:“你忘了你怀中的那面镜子。”

天麟一愣,随即大喜,笑道:“多谢提醒,你不说我都差点忘记。”

取出镜子,天麟认真一看,不免失望,没精打采的道:“镜子什么反应也没有,似乎不知道这玩意的来历。”

寻缘道:“你手中的镜子很怪异,它似乎有自我意识,能主动显示一些东西。”

天麟道:“这又如何呢?”

寻缘道:“这说明这面镜子已认你为主,每当察觉到对你有影响的事情,它就会自动的提醒。”

天麟质疑道:“若然这样,那它现在为何没有反应?”

寻缘沉默了片刻,轻声道:“这镜子认你为主,却不曾真正与你心意相通,因此你没有办法运用它,只能被动的接受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