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三足冥鸟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仔细看,这巨鸟高约十二三丈,大小有七八丈,背部羽毛是绿色,腹部的羽毛黑白相间。外貌类似野鸡,但却长着三支脚。

巨鸟的头上,有一线羽毛是血红的,看上去十分耀眼,配上它一双墨绿色的眼睛,感觉很漂亮。

“乖乖,这大的家伙,不知道会不会飞啊?”

有些好奇,天麟品头论足的推断。

巨鸟凝视着天麟,缓缓张开了翅膀,口中发出刺耳难听的尖锐怪啸。

由于巨鸟体型巨大,双翅张开足有二十丈,看上去十分吓人。

对此,天麟并不惧怕,反而饶有兴趣的仔细打量。

可谁想就在片刻之后,天麟突然口发惊叫,脸上流露出骇然的神态。

原来,就在巨鸟双翅完全展开之际,它的翅膀之露出四只眼睛,左右各两只,彼此间隔约莫一丈,发出乌黑似血的光芒,正好与天麟的目光相撞。

刹时,天麟只觉得天摇地晃,胸中难受极了,口中忍不住惊叫数声,人便从半空坠落地上。

巨鸟见状,慢慢收回翅膀,呈三角形的三支脚两前一后,怪异的交错,驮着沉重而巨大的身体朝天麟逼近。

是时,天麟全身发软,没有一丝力量。

体内的万年血参与龙诞玉液的精华正自动运转,试图让天麟恢复正常。

很快,天麟胸口的苦闷有所好转,身体也稍稍恢复了几分,但想马上起身并离开,那还办不到。

这时,三足巨鸟已近逼近五十丈区域,一双墨绿色的眼中透着几分阴森与残酷,似乎将天麟当成了食物,想饱餐一顿。

察觉到情况不妙,天麟努力想站起身来,可惜由于时间的缘故,他的身体还不受控制,根本就没有办法。

如此一来,危机逼近,天麟却无依无靠,这让自负聪明的他,也不免感到了一丝绝望。

想到自己会死在这,天麟有些感伤,不为害怕,只为那些曾经的梦想。

地面传来震动,这让天麟惊醒过来。

抬头看了看面前的巨鸟,天麟突然发现,这巨鸟的眼神中似乎流露出一种自己无法明白的含义,像是在寓意什么。

低下头颅,巨鸟气势凌人的看着瘦小的天麟,口中传来怪异的咆哮,似乎在表达什么。

地上,天麟一边留意着巨鸟的举动,一边加速思考。

就目前的情况,天麟的身体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恢复,他该如何争取这宝贵的时间呢?

思索中,天麟怀中传来了一丝震动,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他迅速伸手入怀取出了那面镜子,发现镜面上的花纹正自动退开,露出了三足巨鸟的影像,旁边还有一段话。

“三足冥鸟,源于洪荒,翼下四眼,见之死亡。千年一现,必有天兆,仙佛遇上,在劫难逃。”

天麟有些意外,这镜子上面显示的翼下四眼,见之死亡,岂不是说自己今天死定了?

想到这,天麟有些不甘,内心不免生出了一种反抗意念。

然而,此时此刻,天麟即便不甘,他又能怎样?

咆哮了几声,巨鸟慢慢张开了铁嘴,朝着天麟啄去。

察觉到这一情况,天麟顿时激动起来,以往的平静在此刻都突然消失,内心充满了恐惧的味道。

十九岁的天麟,第一次面对生死考验,在无力躲避,无法反抗的情况下,他万念俱灰,有了一种沮丧的心态。

然而沮丧之中,天麟更多的是不甘,更多的是怀念。

他脑海中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影像,全都是他熟悉的人,包括母亲蝶梦,心爱的新月,好友善慈,舞蝶、牡丹、玫瑰、江清雪,赵玉清等等。

突然,一个清晰的身影浮现在天麟的脑海,那绝美的容颜,冷傲的气质,无一不吸引着他,让他生出千般留恋。

至此,天麟心神震荡,求生的欲望驱使着他全身心的投入,原本虚弱的身体在巨鸟啄下的那一刻,突然朝一旁滚去,以一分之差避开了巨鸟的攻击。

有些惊讶,巨鸟二次低头发起攻击,打算尽早将天麟吃掉。

这一次,巨鸟的速度加快了不少。

而天麟的身体依旧虚弱,连翻身都觉得困难,这让他不由得感伤。

刚刚,他能避开那一击,那是玉心在支持他,让他在绝望之中突然有了求生欲望,瞬间爆发出了一些力量。

如今那股力量已经用光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天麟的身体根本无法累计更多的力量,这让他如何避得开巨鸟的第二次进攻呢?

一切,到这里几乎已经定型了,天麟要想凭借自身之力逃过死劫,那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
如此,死神临近,天麟避无可避,内心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呼唤。

这一刻,天麟双唇紧咬,内心的思念化为了无声的光箭,在这人生的最后一刻,用尽了所有心力,让它飞出了身体,飞向了远方。

至死的思念,那是天麟最后的心愿,它能否穿过结界,回到那原本属于它的地方?

或许,一切来到太过突然,也或许,天意本就无法预料。

回到腾龙谷,江清雪的神情显得有些失落。

对于蝶梦的身份,她一直觉得很熟悉,可又确实不曾见过。

新月没有说什么,她只是静静的跟在江清雪身后,脑海中时不时会泛起天麟的身影,感觉有些心绪不宁。

突然,前方出现楚文新的身影,这让江清雪与新月都猛然惊醒,双双停下了脚步。

“有事吗?”

江清雪轻声问起。

楚文新道:“青牛刚刚与我提到一件事,我打算找你商议一下。”

江清雪疑惑道:“找我?其他人呢?”

楚文新道:“这事不太好对其他人说,故而……”

江清雪了然道:“那好,我随你去一趟,新月陪我一块吧。”

楚文新没有意见,点头道:“走吧。”

话落转身,楚文新带着二女前往自己的住处。

片刻,三人来到一个洞中,只见谭青牛与陈风都在,看样子似乎正在等待江清雪的到来。

招呼二女落座,楚文新道:“青牛,你说一下你的发现吧。”

谭青牛微微颔首哦,沉声道:“由于近来冰原发生了不少事情,谷外强敌林立。我自知修为不济,帮不上什么忙,于是便抽空研究了一下周易神算,结果花费了不少时间,得到的结果却是令人震惊。”

江清雪皱眉道:“周易神算?这似乎是道家的一门玄学,听起来让人不免质疑。”

谭青牛苦笑道:“就是因为如此,我才不敢与冰原三派的高手提起,只是让楚兄将你找来此地,我们私下谈一谈,就当是讨论。”

江清雪道:“好,我明白了,你继续。”

谭青牛道:“就我推算得知,近期将有大事发生,且……且……”

说道这,谭青牛看了新月几眼,似乎有所顾忌。

江清雪道:“有什么就说,新月并非小气之人。”

谭青牛点头道:“那好,我说了你们可不要大惊小怪。

就我推算,腾龙谷在不日之后就将毁灭,谷中至少半数之人都有生死浩劫。

届时,冰原将四分五裂,混乱无比。”

此言一出,江清雪脸色大惊,新月反倒较为平静,似乎她早有所知。

“这可不是儿戏,青牛你说话要谨慎。”

凝视着谭青牛,江清雪沉声道。

谭青牛苦涩道:“就因为不是儿戏,所以我都连续推算了八次,可每一次都是相同结果,这才不得已将你们叫来,却不敢告诉腾龙谷的人,以免影响大家的心情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