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真假天邪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应天邪眼珠微转,颇为警惕的道:“应天邪,你是何人?”

蓝发银尊哼道:“我是谁,你会不知?”

西北狂刀有些不解,照说应天邪前来冰原已经有一些时日,对五色天域也算是颇有耳闻,怎会不知道蓝发银尊是谁?

应天邪道:“我初临冰原,只是听说这里有事,故而前来瞧瞧,并不知道你的身份?”

很显然,这个应天邪是正牌货,并非应天仇。

蓝发银尊轻哼一声,有些不悦的道:“我乃五色天域的蓝发银尊,你可有耳闻?”

应天邪恍然道:“原来是有刺的毒王蜂,失敬、失敬。”

蓝发银尊气急,怒道:“大胆应天邪,你竟敢辱骂本尊。”

应天邪一脸无辜的表情,质问道:“你难道被人拔了刺,没了毒性?”

西北狂刀大笑不已,对于应天邪的回答感到十分有趣。

蓝发银尊怒极,厉声道:“臭小子找死,本尊……”

正当此时,谷中的白头天翁突然一掌击打在厚厚的冰层上,掌心发出的黄色光芒夹着万钧之力,不但震碎了方圆数里之内的所有冰层,还激发出一蓬四下扩散的流光,在冰原上形成了一副光芒扩散的奇异景象。

如此一来,蓝发银尊、应天邪、西北狂刀都被白头天翁吸引住了,三人一致掉头注视着谷中的情况。

眨眼,光芒散开,景象不在。

冰谷中,白头天翁愁眉紧锁,凝视着脚下。

地面,碎裂的冰层自动扩散,只一会儿时间,整个冰谷就全部溶化,宛如沙漠一般。

在白头天翁的脚下,有一团微微闪亮的光团,透过碎冰可以看到一闪一闪的红光,似乎将什么东西环绕。

飞身而下,蓝发银尊质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白头天翁道:“没什么,我只是试探了一下封印的强弱,发现比我想象中要强。好在我修炼的是逆天法诀,与一般的法诀不太一样,要破解某些禁止,相比常人而言,要容易很多的。”

蓝发银尊沉思了一下,问道:“那你有把握尽快解开这个封印吗?”

白头天翁迟疑道:“估计这需要一定的时间。”

蓝发银尊道:“天色不早,恐怕没多少时间了。”

白头天翁微微一叹,扭头看了蓝发银尊一眼,余光却发现远处的风雪中一行身影飞来。

“小心,他们来了。”

轻轻的,白头天翁提醒道。

蓝发银尊回头远望,沉吟道:“奇怪,天蚕为何不曾出现?

是没有听到消息,还是有事不来?”

白头天翁不答,他也觉得奇怪,可眼下已经没有时间了。

眨眼,赵玉清、田磊、公羊天纵、马宇涛四人来到流冰谷外,四人一致凝视着蓝发银尊与白头天翁,双方气氛有些紧张。

其中,公羊天纵与马宇涛最为激动,两人眼中都泛着怒火,恨不得把蓝发银尊与白头天翁吃下。

赵玉清最为冷静,开口道:“雪隐狂刀不在,想来他是有事要办吧。”

白头天翁冷笑道:“不愧是腾龙谷的谷主,真是眼光独到。”

田磊脾气暴躁,喝道:“师兄,用不着与他们废话,今天正好把他二人收拾掉。”

公羊天纵也大声道:“谷主,动手吧,迟则生变。”

马宇涛更是直接,二话不说就冲着白头天翁飞去,凌空就是一掌。

赵玉清见状,微微一叹,当即吩咐师弟田磊去协助马宇涛对付白头天翁,自己则与公羊天纵选择了蓝发银尊。

如此,一场大战就此展开,六大高手在流冰谷中纵横交错,展开了殊死较量。

西北狂刀与应天邪远远观望,两人分析着形势,并各自猜测着结果会怎样。

交战中,白头天翁与蓝发银尊都采取了避重就轻的策略,绝不与赵玉清等人硬拼,以保存实力。

同时,二人在试探了数招后,开始依照先前制定好的计划,朝着北方退去,形成边战边走的情况。

赵玉清看出两人的企图,心里在静静思考。

以目前的情况而言,自己一方有四人,要想消灭对方应该有一定的可能。但前提是不让对方逃掉。

只是赵玉清也知道,白头天翁与蓝发阴尊见到自己四人都不曾马上离开,那就说明他们早有准备,想消灭他二人,估计不是那么简单。

然而不管怎样,既然遇上就一定要试一下,这样的机会不能白白浪费掉。

有了决定,赵玉清开始加强攻势,其强大的气势瞬间弥漫四方,这让交战中的田磊、公羊天纵、马宇涛大受鼓舞,都士气高昂。

蓝发银尊脸色阴霾,看了一眼应付自如的白头天翁,传音道:“情况不妙,看样子他们是来真的。”

白头天翁一边小心应战,一边回答道:“别担心,我们把移动的距离拉开,加快撤离的速度,尽可能拖延时间。”

语毕,白头天翁身影一晃,瞬间就出现在数十丈外,朝着远处遁逃。

马宇涛与田磊见状,当即紧追不放,还不出一里,就拦下了白头天翁,三人继续交战。

蓝发银尊见状,也学着白头天翁的模样,在震退公羊天纵的瞬间,身体一晃而逝,出现在百丈之外。

赵玉清眼色微变,对于蓝发银尊的空间转移之术颇为警惕,不由沉思了一下。

一旁,公羊天纵可顾不得多想,好不容易找到敌人,他可不会就这样算了。

如此,一方引诱,一方追逐,六人很快就远去了。

西北狂刀见状,摇头道:“不了了之,真是白忙活一场。”

应天邪道:“有些时候,总是要费力做些无用的事情,才能体现出某些事情的意义来。”

西北狂刀沉吟道:“你变了,似乎与以前不一样。”

应天邪笑道:“我没有变,只是你以前见到的人是我弟弟应天仇,而不是我。”

话犹在耳,应天邪便飞身离去,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远方。

西北狂刀有些惊讶,直到应天邪完全消失,这才回过神来,悻悻的离开。

时间,在等待中显得特别漫长。

天麟、斐云、雪狐三人在苦等了近一个时辰后,终于有了新的情况。

届时,那层看不见的封印出现在三人的视线之内,闪烁着五彩光芒。

斐云见状,惊讶道:“这是怎样回事?”

雪狐惊呼道:“怎会这样?”

天麟不答,他在探测那层封印的情况,发现封印正急剧波动,似乎遭受到了某种外力的侵袭。

而以眼前的情况来看,这封印四周并无异样,那唯一的可能便是那股力量来源于封印内部,也就是当初那层结界的里面。

想到这,天麟脸色微变,心中泛起了一股不祥的预兆。

同一时间,隐藏在附近冰层之外的黄杰与天蚕也感应到了异样,二者立马破冰而出,留意着封印的变化。

剩下那股神秘的气息,一直不曾出现,这让天麟颇为意外。

见天麟不说话,斐云拍了他一下,低声问道:“怎么了,一声不吭的?”

天麟摇头笑道:“没事,我们也现身吧,有时候光明一点比较好。”

话落,天麟一闪而逝,眨眼就出现在封印附近,背对着黄杰与天蚕。

斐云与雪狐随后赶到,斐云本想靠近天麟,却被雪狐拉住,站在天蚕与黄杰附近,随时留意着二人的情况。

瞪了斐云一眼,天蚕有些介怀,显然还记恨心上。

黄杰看着斐云,颇感惊讶,质问道:“小子是谁?”

“天山斐云,你又是谁?”针锋相对,斐云反问道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