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心若茫然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蝶梦道:“因为我刚从中土回来。听新月说,你对天麟很关照,我应该谢谢你。”

江清雪道:“天麟很讨人喜欢,我疼爱他却还有另一层原因在。”

蝶梦笑道:“我知道,不然你也不会来。”

江清雪道:“你既然知道,那你能告诉我,你真实的来历吗?”

蝶梦看着她,眼神奇异的道: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天麟,知道吗?”

江清雪反驳道:“天麟的来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反倒是你的来历让人不解。”

蝶梦道:“世上有很多事情,不需要追根究底。

只需要知道必然之事就可以了,用不着非要知道所以然。

你年岁还小,修为已然不弱,应该把心思放在协助天麟身上,而不是追问我的过往。”

江清雪闻言有些失望,轻叹道:“你即便现在不说,可你认为你的身份能隐瞒多久呢?”

蝶梦不甚在意的道:“时间能让一切的秘密揭晓。

当时机到了,我也无心隐藏。

去吧,回腾龙谷好好的等待,易园与除魔联盟的人很快就会赶到了。”

江清雪迟迟不说话,眼神凝视着蝶梦的脸庞。

直到新月叫她,这才回过神来,带着几分失落与惆怅,离开了。

新月冲蝶梦一笑,也不多话,尾随江清雪走了。

蝶梦看着二人远去,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忧伤,轻轻一叹后,自语道:“看来我这次回来,真的不是时候,得尽早离开。

不然的话,对天麟的未来会有很大的影响。

只是有些话,该不该告诉天麟呢?

是让他自己去摸索,还是……”

是什么蝶梦再讲,她只是静静的站了一会儿,随即便消失了。

流冰谷位于腾龙谷北三百多里之外,这个地名很奇特,是腾龙谷之人所取,外人根本不知道。

之前,冰原混乱刚起之时,不少修道之人就因为听说这里有千年人参而齐聚在这。

结果全是上了天蚕的当,人参没有挖到,反而白忙一场。

那一次,天蚕打算借助众人之力,解开腾龙谷当年那位谷主留下的封印,救出天蚕老祖,可结果却是无功而返。

如今,五色天域的白头天翁与蓝发银尊光临此地,主动放出消息要打破这个封印,他二人能办到吗?

凝视了一阵,蓝发银尊皱眉道:“这下面的气息很奇特,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”

白头天翁脸色阴霾,沉声道:“封印很坚固,看样子要想解开封印放出天蚕老祖,并非什么容易的事情。”

蓝发银尊哼道:“放不放他出来都没关系,重要的是你的那个计划能否得逞。”

白头天翁道:“银尊何必心急,该来的事情避无可避,不该来的事等也是白费。现在,我们还先留意一下四周,看一看谁是第一个到来之人。”

蓝发银尊轻哼一声,一边留意着附近的情况,一边问道:“散布消息之事,是你那个门徒去做的?”

白头天翁淡然道:“白发仙童虽然不成气候,连肉身都毁了。可对我还算忠心,这点小事办起来还是很容易。”

蓝发银尊有些不悦,想起跟随自己多年的四个属下,刚来到冰原还不到两天,就全部牺牲了,真的是让他意料不到。

察觉到蓝发银尊的异常,白头天翁岔开话题道:“银尊,蛇魔大约什么时候会出现?”

蓝发银尊瞪了白头天翁一眼,质问道:“你很希望她出现吗?”

白头天翁忙道:“我随口问问,没别的意思。”

蓝发银尊脸色稍好,沉吟道:“估计就在这几日,蛇魔也会出来,毕竟这事拖得太久了。”

白头天翁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银尊,我一直有个疑问,不知道该不该讲。”

蓝发银尊沉吟了一下,点头道:“你问吧。”

白头天翁看看四周,见风雪依然并无异样,这才轻声问道:“一旦打通五色天域与人间的通道,神王就不怕人间的高手反过来入侵五色天域吗?”

蓝发银尊不答反问道:“你为何这样想?”

白头天翁道:“我只是觉得眼下的形势,我们似乎并没有占到优势。若然人间多几个像腾龙谷主那样的人物,谁敢保证五色天域不会被人间吞噬掉?”

蓝发银尊轻叹道:“你是多虑了,等你真正了解神王的实力时,你就不会这样想了。好了,有人来了,这事不可再提。”

白头天翁应了一声,扭头朝远处看去,果然发现风雪中飞来一道身影。

很快,那人来到附近,停在了百十丈外,远远的观望。

白头天翁看着那人,不屑的道:“是西北狂刀,一个爱凑热闹的讨厌家伙。”

蓝发银尊哼道:“这些都是我们的阻碍,等有机会就出手将其铲除掉。”

白头天翁微微点头,没有多话。

半晌,风雪中传来阵阵呼啸,一个雪白的身影翻滚转动,以快得惊人的速度朝这边飞来。

眨眼,那翻滚的身影突然停下,露出一身雪绒绒的长毛,正是雪人。

留意了一下四周的情况,雪人看看白头天翁又瞧瞧蓝发银尊,最后停在了百丈之外。

白头天翁见状,眼珠微微一转,给蓝发银尊递了个眼神,随即便飞落谷中,站在天蚕老祖被封印的地方,不急不缓的来回转圈。

大约走了几圈,白头天翁突然停步,蹲下身子东张西望了一会儿,随即站起身来,周身逐渐泛起了光芒。

这一景象,立时吸引了远处观望的西北狂刀与雪人,让他们心中充满了好奇与期待。

同一时间,原本漂浮在半空的蓝发银尊突然消失,瞬间就出现在雪人身旁,挥手就是一掌。

察觉到危险,雪人想要闪躲已然迟了,只得怒吼一声,仓促间挥掌迎上。

如此一来,一个有心一个无益,加上二者之间修为的差距,雪人被当场震飞数十丈,口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。

西北狂刀见此,迅速后移,一边在身外设下防御,一边小心警惕。

蓝发银尊一击得手,迅速追击,以诡秘之极的空间转移之术,给雪人造成了莫大的威胁。

察觉到形势不利,雪人奋力反击,在一连三次被震飞后,雪人终于意识到自己与敌人之间的实力差距。

有此了解,雪人选择了逃离,不一会儿就消失。

微光一闪,蓝发银尊出现在西北狂刀身侧,还不及出手,西北狂刀便敏锐的横移数丈距离。

有些诧异,蓝发银尊冷笑道:“你倒是很警惕啊,可惜却不该来这里。”

语毕,蓝发银尊突然消失,这让西北狂刀心神大震。

由于找不出敌人的踪迹,西北狂刀不敢大意,连忙加强了防御,并在身外撑开了一个无形的结界,以过滤那隐藏的敌人。

很快,西北狂刀的防御起到了效用。

蓝发银尊隐藏的身体触碰到了那层无形结界,顿时暴露了踪迹。

挥刀斩落,招式麻利。

西北狂刀的进攻看似简单,可刀法锐利,眨眼就幻化出一道百丈刀罡,出现在蓝发银尊头顶。

不屑一笑,蓝发银尊举手反击,手中的蜂王刺蓝光璀璨,瞬间就震碎了西北狂刀的一击。

脸色阴沉,西北狂刀心知实力不如蓝发银尊,正准备趁机离去,却突然发现不远处多了一道身影。

仔细看,那人一身白衣却笑容邪异,正是应天邪。

蓝发银尊留意着西北狂刀的神情,心思转动间立马就察觉到了应天邪的出现,当即打消了收拾西北狂刀的念头,回身看着应天邪。

“小子何人,报上名来?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