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四翼神使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众人心有所感,对于赵玉清的所作所为感到无比敬佩,都更加的信服他。

以前,公羊天纵与马宇涛彼此仇视,虽然有赵玉清在中间调节,二人也是暗自记恨。

如今,在真正看清楚赵玉清的为人后,公羊天纵与马宇涛都由衷的生出了一股敬意,对赵玉清是心服口服,再无半点质疑。

见大家不语,赵玉清岔开话题道:“林凡与玲花伤势不轻,云岩先带他们下去疗伤。”

丁云岩应了一声,连忙带着两个徒弟离去。

随后,腾龙府中又恢复了之前的场景,大家说说笑笑,偶尔谈论一些当前的形势变化,气氛显得很和谐。

跟随在天麟身后,斐云一边前行,一边留意着四周的动静。

很快,一股微弱的气息引起了斐云的注意,他在仔细探测后发现,那股气息来源于前方三十里外,这让他大感震惊。

此前,天麟说发现新的目标,两人便一路赶来。

如今二人已经飞行了近百里,可距离目标还有三十里,这说明天麟在一百三十里外就察觉到了那股气息,而斐云却在三十里外才有所警觉。

如此巨大的差异,斐云岂能不为之心惊?

当然,斐云对天麟还不算了解,不知道这是冰神诀的缘故,所以才这般吃惊。

迎风前行,天麟带着斐云快速逼近,在距离那股气息还有十里之遥时,天麟吩咐道:“小心,注意收敛自身的气息。”

斐云道:“明白,这一点你不用操心。”

天麟微微颔首,开始减速慢行,在行进了数里后,带着斐云来到一座冰上顶部,悄然的将身体隐藏在冰雪之内。

从这个位置看下去,前方三里外有一片平坦的雪地,在离地数十丈的半空上,此时正盘旋着两道身影。

由于距离的关系,那两道身影看上去有些模糊不清。

但天麟擅长探测之术,有冰神诀在身,轻易就掌握了对方的情况,脸上流露出一丝惊异。

原来,就天麟了解,那两道身影一个是三翼圣使,也就是目前的天残门主。

另一个长着两对翅膀,体型协调而柔美,配上一张英俊的脸庞,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。

如此体貌特征,天麟还是初遇,但他脑海中却泛起了一个名字——四翼神使。

记得初次与三翼圣使相遇,天麟就从他口中套出了域外的两大门派,天荒派与风神派。

其中风神派还有两位高手,一个是四翼神使,一个是幽幻羽仙。

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风神派也有心插足冰原之事,这就使得冰原的情况更加的复杂。

斐云探测了一番,也大致弄清了天残门主与四翼神使的情况,忍不住问道:“这二人模样古怪,是什么人啊?”

天麟道:“他们来自域外的风神派,那长着一对翅膀的原名三翼圣使,本来背上还有一只翅膀,却因为冲撞蛇神,被蛇神下令斩断了。

后来,三翼圣使突然死亡,他的肉身被天残门主所占据,因而现在你看的那具身体,其实属于天残门主。

至于另一位长着两对翅膀的人,他是风神派的四翼神使,具体情况我也不甚了解。”

斐云闻言,惊讶道:“风神派?这不是翼风族吗?”

天麟好奇道:“翼风族?此话怎讲?”

斐云道:“以前师傅曾与我说起过一些特殊的种族,其中就包括翼风族、天翼族、蛇族、魔鹰族、巨人族等等。

师傅告诉我说,这些种族在远古时期曾极其兴盛,可后来不知道什么缘故,这些种族渐渐的销声匿迹,好多种族都灭绝了,剩下的种族也远走边荒,徘徊在生存与毁灭之间。”

天麟闻言,颇感好奇,轻声道:“现在时机不对头,等有空你与我说说,我觉得很有意思。”

斐云道:“这个没问题,现在我们要如何做?”

天麟眼珠一转,笑道:“有朋自远方来,自然应该出去招呼一下。”

斐云不解,质疑道:“出面招呼?你不要弄巧成拙?”

天麟笑道:“别担心,凡事都要试一试,不能先入为主。”

斐云没有多说,跟着天麟激射而去,眨眼就到了雪地上空。

察觉到有人靠近,四翼神使立时警觉,质问道:“什么人,报上名来。”

天残门主闻言惊愕,在发现是天麟后,心里顿时一惊,有种不妙的感觉。

淡然而笑,天麟停身在数丈外,一边打量四翼神使,一边道:“我来自腾龙谷,你称呼我天麟便是了。这位是我的朋友,名叫斐云。”

四翼神使略显惊愕,皱眉道:“是你。我听过你的名字。你现身此处,有何企图?”

天麟看了一眼天残门主,笑道:“没什么,我来只是想找三翼圣使聊聊,不想你也在这。”

四翼神使问道:“你似乎知道我是谁?”

天麟笑问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四翼神使轻哼一声,不悦道:“直说吧,有什么事情?”

天麟奇异一笑,目光移到天残门主身上,语含深意的道:“你希望我说点什么呢?”

天残门主眼神有些慌乱,恨声道:“你最好马上消失,我不想见到你。”

天麟笑道:“这般恨我啊,看来我是不讨人喜欢了。”

天残门主哼道:“你知道就好,趁着我们还没有生气,最好速速离开。”

斐云闻言,打趣道:“天麟,看样子你长得太丑,别人不喜欢。不如换我试一试,你看如何?”

天麟笑道:“好啊,你来与他们说,看一看他们又是什么态度?”

前移数尺,斐云来到天麟身前,淡然道:“初次见面,说点什么好呢?”

四翼神使冷然道:“有话就直说,别再这样卖弄。”

斐云道:“有时候实话实说,会让不少人感到难受。”

四翼神使惊异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斐云笑道:“你看看你身后那人,他现在好像不大舒服,是不是生病了?”

四翼神使迟疑了一会儿,回头看着天残门主,发现他果然神情异样,不敢面对自己的目光,心中顿时暗生疑惑。

回过头,四翼神使不动声色,淡漠道:“这又如何?”

斐云笑道:“没什么,我只是多少懂一点医术,看出他病得不轻,需要医治。”

四翼神使眼神微动,质问道:“是吗?那就有劳你试一试了。”

斐云笑笑,装模作样的打量起天残门主,口中轻吟道:“他得的是心病,估计是忧郁过度,心中藏着太多的秘密,一直无法发泄,致使他精神紧张,才会弄成这样。”

四翼神使问道:“那要如何医治呢?”

斐云沉吟道:“其实办法很简单,就怕他不肯接受。”

四翼神使道:“没关系,你不妨说来听听。”

斐云笑道:“你真想知道?”

四翼神使道:“自然是真,不然岂会与你在这废话。”

斐云道:“那好,我就明说了……”

声音托着很长,斐云留意着天残门主的神色,发现他竟然慢慢的朝后退去,似乎想趁机逃走。

天麟身影一动,出现在天残门主身后,轻笑道:“怎么,这里太冷,呆着不舒服?”

天残门主心头恼怒,可嘴上却一言不发,保持着沉默。

四翼神使眼神微冷,质问道: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斐云笑道:“没什么,我们只是想将有些话当面说清楚。

刚才,你不是想知道缘由吗?

现在我就告诉你。

其实在之前,天麟与三翼圣使很熟,知道他因为冲撞了蛇神,被斩断了一只翅膀,身受重伤。

可后来,三翼圣使突然发生意外……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