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身陷困境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本来,对于玲花而言,御剑飞行也不难,可长时间不间断的飞行,加上还要分神照顾林凡,这就给她增加了很大压力。

好在玲花现在修为激进,总算勉强能够维持。

看着玲花一脸吃力,林凡有些心疼,劝道:“玲花,不用这么急,我们可以慢慢赶回去。”

玲花道:“你现在伤势严重,若中途遇上敌人,我们就会十分不利。”

林凡道:“不会有那么倒霉,你别太担心。”

玲花道:“非常时期,我们还是小心一些。”

林凡笑笑,没有言语,毕竟眼下的自己行动不便,玲花的考虑也有道理。

如此,两人一路飞行,不知不觉中,距离在拉近,天色却逐渐变得昏沉。

看看天色,玲花担忧道:“马上就天黑了,看样子我们还得要一个时辰才能赶回。”

林凡道:“无所谓,反正自幼在冰原长大,白天与黑夜对我们来说区别不大。”

玲花勉强一笑,低声道:“希望一路顺风吧。”

林凡道:“这里距离腾龙谷大约两百多里,我们得小心点。”

玲花微微点头表示明白,当下又将速度加快。

夜色下,玲花带着林凡一路南下,不多时就进入了腾龙谷的百里区域,再有一炷香时间就能达到。

然而就在这时,飞行的玲花突然一声惊叫,还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,就与林凡一起从空中落下。

翻身旋转,玲花稳住身体,口中大叫道:“师兄,你怎么样?”

林凡伤势严重,遇上突发事件有些手忙脚乱,但却还是稳住了身形,缓缓的落下。

“玲花,我在下面。”

听到林凡的声音,玲花连忙飞落而下,一把扶住林凡摇摇欲倒的身体。

“师兄,你要不要紧?”

林凡道:“不要管我,先查看一下四周的情况。”

玲花立时警觉,扭头看着附近的地形,发现在数十丈外有一道身影凌空而立,却因为风雪的缘故看不太清。

凝神静气,玲花发出探测波仔细分析,得出的结果让她大吃一惊,忍不住脱口道:“是雪隐狂刀。”

林凡闻言色变,打量了一下附近的地形,轻声道:“此处距离腾龙谷还有六七十里,我设法牵制住他,你马上赶回去搬救兵。”

玲花道:“不行。以腾龙谷与五色天域的关系,雪隐狂刀一定会杀了我们。现在你重伤在身,根本连他一招都接不下,我若弃你而去,你就必死无疑。”

林凡道:“一个人死,总比两个人死要好一些。”

玲花语气坚决的道:“我不会让你死在我前面,要死我们也一起。”

林凡喝道:“听话,我是师兄,我命令你马上离去。”

玲花倔强道:“我不!我要与你在一起,哪怕要死,也不分离。”

半空,雪隐狂刀无声逼近,看着地面的两人,轻哼道:“感情不错啊,可惜遇上我这个不解风情之人,注定你们要倒霉。”

玲花怒视着雪隐狂刀,质问道:“你想怎样?”

雪隐狂刀哼道:“我在这里花费了半天时间毫无收获,遇上你二人自然要拿你们开刀。”

玲花道:“藏头露尾之辈,有种你到腾龙谷,看我师祖他们不打得你屁滚尿流。”

雪隐狂刀喝道:“住嘴,你是什么东西,敢教训老夫。”

随着雪隐狂刀怒骂声的传出,一股惊人的气势瞬间散开,一举将玲花与林凡震飞数丈。

见状,玲花脸色大变,收起了手中长剑,自腰间取下魔龙鞭,开始蓄势准备,打算拼死一战。

林凡躺在数尺外,脸上焦急不安。

他心里十分清楚,玲花就算修为激进,也绝对不会是雪隐狂刀的对手。

两人若是交战,那玲花是必死无疑。

“玲花听话,不要与他硬拼,有机会就马上离开。”

玲花背对着林凡,语气坚定的道:“师兄不要多说了,我绝不会离你而去。”

林凡道:“不要固执,你要好好活着,还要胖子与陶任贤的仇恨,你难道忘了?”

玲花梗咽道:“我没有忘,但我不能离开,因为我的心在这里。”

林凡闻言一震,担忧的脸上泛起了一缕微笑,可眨眼就被忧伤所笼罩。

半空,雪隐狂刀霸气飞扬,冷漠道:“唠唠叨叨,哪来这多废话,受死吧。”

长刀微颤,刀芒弥天,数不尽的刀罡纵横交错,形成一个封闭的光网,朝着玲花与林凡袭来。

看着四周寒光闪烁的刀芒,玲花来不及多想,口中大吼一声,手中魔龙鞭快速挥动,柔软的鞭子瞬间坚硬如刚,发出重重叠叠的鞭影,以玲花为中心朝四周散开。

如此一来,收紧的刀芒与扩散的鞭影相撞,二者间流光四溢,火花飞溅,数不尽的霹雳声连绵起伏,道不尽的杀机凶险在寒光后隐藏。

这次交战,对于雪隐狂刀而言,那是存在了一招毙命,志在必得之心。

因为他无心与林凡、玲花纠缠,觉得与这两个小辈交手没什么意思,打算杀了人就离开,所以出手时的力道虽然不算太重,但对于玲花而言,却绝对具有杀伤性。

另一边,玲花的这一击也是倾尽全力,一心想要保护林凡不受伤害。

只可惜她虽然练成了魔龙鞭法,却是初次用来迎敌,加上时间仓促,又用的是魔龙鞭法的起手式,其威力自然不算大。

综合起来,交战的双方一强一弱,一个有心,一个慌乱,其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,玲花惨败。

届时,林凡也受到了极大波及,身上留下了数到伤痕,鲜血浸湿了衣衫。

玲花更惨,她独自承受了雪隐狂刀大部分的攻击,不但周身鲜血淋漓,体内经脉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,造成半数以上堵塞,部分经脉碎断,身子被震飞出了数十丈外。

“玲花,你怎么样?”焦急的声音从林凡口中传来,他强忍身体的痛楚,缓缓站起身子,扭头寻找着玲花的所在。

似乎听到了林凡的呼唤,雪地中的玲花动了一下,随即吃力的翻身,虚弱的道:“师兄,我在这……”

林凡脸色沧桑,安慰道:“别怕,有我在这,不会让你受到伤害。”

半空,雪隐狂刀惊异道:“不错啊,竟然接下了我这一招。很好,我就再费点力,送你们一起离开。”

手腕一转,长刀震颤,刺耳的刀吟破空呼啸,夹着震魂裂魄之力,当场将林凡与玲花震得吐血不止。

随即,半空中刀芒旋转,数不尽的刀罡在雪隐狂刀的控制下,形成一道数百丈高,直径超过三丈的赤红光柱,夹着撕毁万物之力,朝着林凡与玲花冲去。

面对危险,林凡没有害怕,猛然站直的身体,口中怒吼咆哮,双手迅速高举,开始提升体内的真元。

由于林凡重伤在身,此刻的行为对身体有极大的伤害。

可他顾不得多想,脑海中只有一念,那就是拼死一击,也决不能让玲花受到伤害。

察觉到林凡的举动,玲花口中发出撕心裂肺的大叫。

“师兄,不要……”

林凡双唇紧咬,避而不言,周身开始泛起淡淡的红光,相比雪隐狂刀发出的赤红光柱,显得是那样的不堪。

同一时刻,一个声音突然在风雪中散开,带着几分感叹。

“虽死不惧,此情可感。”轻柔的八个字,似有几分赞叹。在散开的一瞬间,夹着一股奇异的力量,瞬间封住了林凡周身经脉,并将他的身体移到了玲花身旁。

随即,一道身影凭空而现,取代了林凡之前的位置,正好迎着那飞来了赤红光柱。

刹时,亮光一闪,气流扩散,一股无坚不摧的力量瞬间百倍激增,眨眼就与雪隐狂刀发出的光柱相遇,二者之间霹雳震天,雷鸣电闪,数不尽的火花聚了又散,散了又开,一直持续了好一会儿才逐渐平复下来。

“什么人,报上名来。”又惊又怒,雪隐狂刀心中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地面,一个黑衣男子傲然而立,手握一把奇门兵器,周身流露出冷冽之气。“燕山孤影客,你是何人?”

原来,关键时刻,一路尾随在后的燕山孤影客见林凡与玲花感情深厚,不惧生死,于是挺身而出,化解了二人危险。

雪隐狂刀脸色阴冷,哼道:“老夫雪隐狂刀,你最好快滚,不要插手此事。”

燕山孤影客双眼微眯,惊异道:“雪隐狂刀,这个名字隐约有点印象,可惜却想不起来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