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应对之法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天麟脸色奇异,默默的看着斐云。

对于他的这番话,心中觉得十分惊异。

曾经,自己是何等的随意?

如今,就因为一些悲伤的事情,自己就变得失落,变得沉寂。

这还是不是自己?

想到这里,天麟恍悟于心,大笑道:“说得好,我的理想在九天之上,我要超越一切,随心所欲。”

斐云笑道:“来吧,我们就比一比,看谁的未来更加美好,更加喜悦。”

伸出手,斐云眼中流露出一份奇特的友谊。

握紧斐云的手,天麟自负道:“放心,我不会输给你。”

斐云不服道:“你可不要说大话,这才刚刚开始。”

天麟笑笑,并不解释,眼神凝视着远方,周身流露出一股无形的霸气,语气淡定的道:“走,我已经发现了下一个目标,去看看那倒霉鬼是谁。”

一闪而逝,来去随意。

天麟在这一刻展现出惊人的实力,这让同行的斐云大感诧异。

搞不懂天麟身上隐藏着多少秘密,也看不透天麟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。

腾龙府内,赵玉清将大家召集一块,聆听着雪狐讲述有关秃天翁与黑鹰的事情。

片刻,雪狐讲完一切,众人顿时面露喜色,有种说不出的兴奋。

“谷主,这二人就交给我们,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。”

当先发话的是天邪宗马宇涛,之前大家就曾商定,秃天翁与黑鹰由天邪宗负责。

赵玉清道:“宗主莫急,为了以防万一,这一次你们负责切断秃天翁的后退,腾龙谷这边,由离恨天宫之人出面,我们务必要将其一举铲除。”

马宇涛有些不悦,哼道:“谷主是认为我们无法完成任务?”

赵玉清摇头道:“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为了安全考虑。

就我们对秃天翁的了解,他的修为早已到达了归仙境界。

若是他察觉不对立马逃离,以宗主的修为,要想十拿九稳的拦下他,估计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如此,我们的行动就会功亏一篑。”

马宇涛不语,心知赵玉清的考虑也有道理,可对于由离恨天宫之人正面出击,自己一方半途拦截,心里都是觉得不顺心。

雪山圣僧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,轻声道:“这一次击杀秃天翁,最关键的地方就在宗主身上,宗主可莫要大意。”

马宇涛不解道:“大师此话怎讲?”

雪山圣僧道:“以秃天翁的实力,他不敢与腾龙谷正面对敌。

此次他赶来这里,无非是想了解一下此地的情况,以便实施他的借刀杀人之计。

如此,在他的潜意识里,便有一种小心谨慎,远而观之的心态。

若然发现情况不对,他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反击,而是逃离。

这样,离恨天宫之人虽是正面出击,可交战的机会不大,唯一的希望就放在你们身上,你们才是阻击与消灭秃天翁的主要实力。”

听完这番话,马宇涛顿时高兴起来,感激道:“谢谢大师指点,我们务必竭尽全力,不给秃天翁任何逃走的机会。”

寒鹤道:“事不宜迟,宗主三人请立刻赶去。”

马宇涛应了一声,当即带着东冠成、夏建国离去。

少时,赵玉清看着众人,开口道:“为了把握这次机会,参与行动之人还需要特别注意一些细节。”

公羊天纵问道:“有何细节,请谷主言明。”

赵玉清道:“为了尽力不惊吓到秃天翁二人,天尊一行四人最好事先找一处恰当之所隐藏起来,待秃天翁现身之后,由薛峰出面,尽力稳住他们。

届时,因为薛峰年纪尚轻,修为较浅,秃天翁即便有所察觉,也不会立马逃离。

那时候,天尊三人就要趁着这难得的时机,展开最为快捷凌厉的攻击,务必在秃天翁逃走之前将其重创。

这一来,半途拦截的马宗主三人,才有更大的把握将秃天翁消灭。”

公羊天纵觉得有理,点头道:“谷主放心,我们定当依计行事。”

赵玉清道:“那好,你们也去吧,尽量准备得充分一些。”

公羊天纵二话不提,带着漠北天星客、姬雪妮、薛峰离去。

如此,腾龙府内一下子便少了七人,显得有些沉寂。

赵玉清看看众人,吩咐道:“这段时间内,大家都要保持高度警觉,随时提防有人前来生事。现在,我有些话要对雪狐讲,你们先下去。”

众人闻言各自离去,很快这儿便只剩下赵玉清与雪狐二人。

看着赵玉清,雪狐有些不安的问道:“谷主有何教诲?”

赵玉清道:“你是灵狐之身,千年修炼方为人形,这一切都来之不易,希望你好好珍惜。”

雪狐不解,但却点头道:“多谢谷主教诲。”

赵玉清道:“我留你单独谈话,是想告诉你一些事情,希望你牢记在心。”

雪狐道:“谷主请说,我一定铭记在心。”

赵玉清微微颔首,轻声道:“斐云来历奇特,此生注定不是凡俗之人。

你跟在他身边切记多多协助他,不可轻易让他陷入情欲之内。

他的一生最忌讳一个凤字,你要牢记此事,却不能告之斐云。”

雪狐又惊又奇,质问道:“谷主能看透他的宿命?”

赵玉清摇头道:“不能,我只是看到一些浅显的事情。好了,你去吧,记得我的话,不要忘记。”

雪狐道:“谷主放心,雪狐必定牢记不忘,好好协助斐云公子。”

语毕,雪狐纵身而起,眨眼就飞出了腾龙府外,消失在赵玉清的视野里。

幽幽一叹,赵玉清自语道:“我这样做,会不会有违天意?或许,我不该提及,可是……”

可是什么,赵玉清没有再说,他默默的转身,一个人孤单的离去。

一路急行,秃天翁与黑鹰在半个时辰后来到了腾龙谷附近。

停身在一座冰山之顶,秃天翁看着数里外的腾龙谷,脸上浓眉皱起。

黑鹰一旁静立,轻声道:“师伯,这么远的距离,我们能探听到什么消息?”

秃天翁沉声道:“我有种不安的感觉,似乎会发生某些事情。”

黑鹰惊疑道:“要不我们先离去,等心情平和之后,再来也不迟。”

秃天翁迟疑道:“来都来了,岂能空手而回?”

黑鹰担忧道:“若然发生事情,恐怕就来不及……”

秃天翁喝道:“够了,我自有决定,你先在这里呆着,我稍后就返回。”

话犹在耳,秃天翁便一闪而出,直射腾龙谷而去。

是时,腾龙谷口微风四起,西天柱峰上人影一现,出现了薛峰的身影。

“什么人,敢擅闯此地。”

冷冽的声音带着几分寒气,回荡在谷口附近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