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善慈涉险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原本,善慈是打算悄然潜入,等找到鄂西之后,再强行闯关带他离开。

如今,这入口处就有人把守,善慈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,就势必要先解决那守门之人,这就存在一定的风险与难度。

为此,善慈犹豫了片刻,最终还是觉得冒险一试,先制服那守门之人。

拿定主意,善慈开始考虑对策。

就恶魔谷的入口地形来看,要想潜伏到那人身边,这显然不太现实。

唯一的办法就是远程攻击,或者是引蛇出洞。

想到这,善慈心思一转,悄然翻身而上,离开了大峡谷,从冰原上绕行至恶魔谷的后方,然而慢慢的靠拢。

由于第一次接触恶魔谷,善慈不了解这里的情况,一切都显得格外小心,不敢有半点疏忽。

当他俯身出现在恶魔谷的入口上方处,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,心中顿时万分惊愕。

之前,善慈透过探测波,对入口处有了一个大致了解,并没有太多的在意。

如今当他亲眼见到眼下的景色,他才猛然发现,探测波获悉的结果与眼睛看得的结果,那是有着极大差别的。

从上而下,善慈看到的景象令人惊恐,入口处交错的石峰乌黑发亮,形态丑恶,构成了各式各样厉鬼的形态,加上阵阵阴风环绕,时不时有异啸散开,给人营造出一种置身地狱的感觉。

观察了片刻,善慈心头一动,这些景象虽然骇人,可那时不时出现的异啸,却给他的行动提供了方便。

掌握了这一点,善慈开始准备,当异啸再次出现时,善慈一闪而逝,眨眼就出现在入口处,直奔那隐藏的气息所在。

突然,一声短促的尖啸传来,这让善慈心神一震,来不及细想,挥手便是一掌拍出。

刹时,一道金色闪过,人影交错,一个雪白的身影玄之又玄的避开了善慈的攻击,朝谷外遁走。

善慈有些惊愕,那身影不朝谷内逃窜,反而朝谷外逃去,这岂不反常?

思索中,善慈身影移动,眨眼就拦下那道身影,眼神留意着他的容貌。

这一看,善慈更为惊愕,眼前的雪白身影并非是人,而是一头雪貂,体型颇为庞大,比他还要高出不少。

凝视着雪貂的双眼,善慈道:“你是恶魔谷的妖兽?”

雪貂看着善慈,眼神有些惊惧,厉声道:“你既然知道,还敢出手无礼。”

善慈眼神微冷,质问道:“我问你,之前恶魔谷抓走了一个人,你可知道他眼下在哪?”

雪貂态度恶劣,尖声道:“我不知道,有本事你自己闯进去找。”

善慈冷哼道:“我会去找,只是我想知道,你刚才为何不逃向谷内,而是往外跑?”

雪貂恼怒道:“我喜欢,怎么样?”

善慈冷笑道:“看来你不吃点苦头,是不会吐露实话了。”

左臂一挥,金霞流光,一个散开的光罩无声而落,眨眼就笼罩在雪貂的身上。

是时,雪貂身体一颤,当即跌倒,身体在雪貂上不住的打滚,口中发出刺耳的惨叫。

对此,善慈早有准备,在外围设下了隔音结界,等雪貂痛苦不堪,难以忍受之际,才收回了那道光罩。

“最后问你一次,对于恶魔谷,你都知道多少?”

语气冰冷,善慈眼中闪烁着寒光,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雪貂躺在地上,口中喘着大气,满眼恨意的瞪着善慈,不甘的道:“恶魔谷就是一个吃人的地方,只要靠近它,谁也别想活着离开。你就等着后悔吧。”

善慈冷然一笑,反驳道:“是吗?那我倒想试一下,看这名不见经传的恶魔谷到底有什么可怕。”

说话间,善慈伸出左手掌心朝下,发出一束金色的光华,作用于雪貂身上。

刹时,雪貂身体摇晃,厉声惨叫,惊怒之极的看着善慈,眼中有股说不出的仇恨之光。

很快,雪貂的身体开始缩小,变成了一只尺长的小兽,看上去温顺无比,正静静的躺在雪地上,眼神中透着几分凄凉。

收回左手,善慈脸色平静的道:“有时候,绝望比死亡更可怕。”

雪貂微微鸣叫,似乎听懂了他的话,可惜一切都太迟了。

离开了雪貂,善慈为了安全,以冰雪暂时封印了它。

随后,善慈缓步走入恶魔谷的入口,发现这里一如往昔,似乎没有任何变化。

观察着附近的怪异石像与诡异石雕,善慈来到那看不见的结界前,发现里面一片漆黑,肉眼根本看不见任何景象。

沉吟了一下,善慈抬头平视前方,眼中金芒流动,施展出佛家的大修罗眼,瞳孔变成了金色的。

刹时,眼前漆黑的景象有了变化,那层结界后面,分布着数之不尽的厉鬼、恶魔,它们漂浮在半空中,各自张牙舞爪,正冲着善慈咆哮。

除了这些,善慈还隐约看见,在哪些厉鬼与恶魔的身影后,透来一缕暗红、暗绿、暗黑交替的光芒。那是一种未知的力量,好像正在述说着某种情况。

了解了这些,善慈颇为意外。

冰原历来寒冷,并无太多修真门派,何以会有这股邪恶的存在于此,又不曾被人发现呢?

此外,恶魔谷突然抓走鄂西,这事也十分奇怪。

他们这样做只会暴露自己,根本无利可图,到底它们想干嘛?

诸多疑团摆在眼前,善慈理不出头绪,心中颇为烦躁。

沉思了一下,善慈打算硬闯,不管接下会发生什么事,他都必须面对,因为他别无他法。

决定了行动,善慈考虑了一下,随即缓步前移,右手慢慢伸出,试图抚摸一下那层看不见的结界。

很快,善慈的右手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挡,他试着用力朝内压,结果反弹之力很强,还带着几分邪魅的味道。

试探了几下,善慈心思一转,右手掌心五彩浮现,瞬间就穿透了那层结界,整个身体慢慢的挤入了结界中央。

大约片刻时光,善慈的身影消失了。他就像是黑夜中的幽灵,在无声中进入了一个神秘区域,去探测那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那一刹那,遥远的地方传来一声呼唤,这让善慈愣了一下,想回头凝望,可惜却来不及了。

于是乎,幽幽的叹息在无声中回荡,那层看不见的结界就像是一只魔手,在不知不觉中,改变着善慈的未来,改变着整个天下。

冒着风雪,迎风飞扬,这对生活在冰原上的修道之人而言,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。

而眼下,斐云就体会着这种味道,可他的感受却与很多人都不一样。

一旁,天麟淡然而笑,诱人的眼中泛着神采,整个人洋溢着自信与骄傲。

雪狐落后数丈,含笑的看着斐云与天麟,嘴角关着一缕微笑。

从离开腾龙谷开始,天麟就显得热情而直爽,带着斐云一路急速,迎风飞扬。

这种行为算不得反常,也没什么提及的必要。

可随行的斐云意外发现,自己与天麟并肩同行,自己能清楚感应到风雪的侵蚀与阻力,而一旁的天麟却不受任何风阻的影响。

察觉到这种情况,斐云第一感觉是惊讶,第二个想到的是询问,可他最终忍住了,因为他想试一试,看自己能不能也像天麟一样。

作为英俊不凡的斐云而言,他年纪比天麟稍大,自尊心很强。

既然天麟能办到的事情,为何自己就办不到?

有此想法,斐云一路上都不说话,暗中调整身体的状态,一边留意天麟的情况,一边改变自身的状况,在无声中进行着实验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