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悲伤的心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然而残酷的现实打破了他的理想,他先是比武失败,失去了追求心仪之人的机会,紧接着师门惨变,最疼爱他的师兄也因他而力战身亡。

这一连串的打击让人发狂,可他却不能报仇,只能龟缩在这里浪费时光。

想想,这真是令人心伤,却又让人无奈。

几日来,夏建国一直把悲痛深藏,暗自发誓要报仇雪恨,可仅凭他如今的修为,那根本是痴心妄想。

为此,他一直在思考。

以千邪宗的法诀而言,他不会的法诀很少,要想从法诀入手,那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去了。

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当年千邪宗的创派祖师,看他老人家有没有什么办法。

就夏建国了解,当年千邪宗的创始人司空无忌如今还活着,只是多年前就不知下落,要找到他估计得大费周章。

然而这是夏建国唯一的希望,他虽然知道艰险却也不肯放弃,暗自在心中发誓,一定要找到祖师,让他出面为死去的同门报仇雪恨。

眼下,冰原形势紧张,并非恰当时机,夏建国只得将暂时将仇恨放下。

收回目光,夏建国扭头四望,意外的发现,在东天柱峰上,薛峰竟然也站在那,一个人遥望远方。

作为几百年仇视的双方,夏建国与薛峰因为两派的恩怨而彼此感冒。

如今,大家同在腾龙谷,又遭遇了相似的经历,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察觉到夏建国的目光,薛峰扭头看着他,两人隔着数百丈距离,就那样默默的凝望。

这一刻,他们的眼神带着悲伤,少了昔日的仇视,变成了一种说不出的复杂眼光。

微微一叹,夏建国收回目光,发现楚文新就站在腾龙谷口,静静的看着他。

双唇微动,夏建国似乎想说话,可话到嘴边又咽下。

楚文新觉察到了这一情况,当即飞身而起,落在夏建国身旁,轻声问道:“在想啥?”

夏建国笑笑,充满了悲伤,神情低落的道:“我在想,我的生命之路还有多长?”

楚文新脸色一变,轻叹道:“如果不日之后你就会离开,你现在最想干嘛?”

夏建国迟疑了一下,脸上神色复杂,轻声道:“若是那样,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在死前能替师兄报仇,亲手把应天仇杀掉。”

楚文新道:“还有吗?”

夏建国缓缓道:“还有,我想对我年轻的生命说一句,死亡不代表完结,你至少还有梦想。”

楚文新有些心伤,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生命,听着他说那些令人心酸的话,脑海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激动,很想努力去满足他,可现实却不会如他所想。

长长一叹,楚文新拍拍夏建国的肩膀,安慰道:“振作一点,你既然无惧生死,就应该更加的潇洒,坦然的面对它。”

夏建国沉沉点头,严肃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被现实。”

楚文新欣慰道:“人生要充满希望,才会活得更好。现在,我们虽然遭遇了挫折,但我们还有希望,你应该把未来设计得更美好。”

夏建国看着他,眼神很是复杂,轻声问道:“希望的背后就是绝望。当所有希望破灭了,你真的能坦然面对吗?”

楚文新脸色尴尬,讪讪道:“或许不能,但我会尽力表现得自然一点。”

夏建国苦涩道:“那是不是就叫做强颜欢笑?”

楚文新道:“有时候,你要为别人着想。如果的你的笑能鼓励他,那么笑容也是你的一种力量,它将从别人身上得到相应的回报。”

夏建国一愣,沉吟道:“或许,我应该记住你这句话。”

楚文新拍拍他,笑道:“来吧,忘记悲伤,让我们将悲伤化为力量,一起团结起来,共同度过这场灾难。”

夏建国轻轻点头,没有说话,眼神中流露出一股坚定,整个人瞬间有了一些变化。

楚文新见状,笑道:“好,这才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,是冰原的希望。现在你先待会,我去看看薛峰,估计他心中也是充满了悲伤。”

语毕,楚文新纵身飞起,来到了东天柱峰上。

看着楚文新,薛峰神情如常,并没有夏建国那般明显的失落,可见他的性格较为刚强。

友善一笑,楚文新道:“怎么一个人在这?”

薛峰道:“想一个人静一静,调整一下心态,以便更好的铲除敌人,尽自己的一份力量。”

楚文新惊异道:“你就没有一点悲伤?”

薛峰道:“有,只是我将悲伤深藏。等将来有一天大仇得报,那时候再释放出来,会比现在更好。”

楚文新赞道:“你能漠视仇恨,让自己保持平静,这份胸怀可让人惊讶。努力吧,总有一天我们会战胜一切。”

薛峰看着他,问道:“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
楚文新笑道:“当然,你问吧。”

薛峰迟疑了一下,问道:“如果有一天我们失败了,你会怎么办?”

楚文新脸上笑容一僵,迟疑道:“如果是那样,我也会坚持到底,用行动来表达我的决心,顽强抵抗。”

薛峰道:“那时候你会不会悲伤?”

楚文新反问道:“你为何会有这个想法?”

薛峰道:“没什么,我只是在想,到那时,我应该怎样?是在绝望面前放弃,还是在绝望面前保持坚强?”

楚文新沉默了,薛峰的话很有代表性,那是一种信心流失的先兆。

面对眼下的情况,冰原三派陷入了被动,若不能及时扭转局面,就很可能陷入绝望。

以楚文新对中土修真界的了解,除魔联盟与易园即便派高手前来,那股力量相对于如今的冰原形势,也只是杯水车薪,根本左右不了局势的发展,关键问题还是集中在冰原三派身上。

这些,楚文新不能对薛峰讲,以免影响士气。

他只能沉默以对,选择不回答。

这时,谷口传来呼叫,将楚文新拉回了现实中央。

“楚兄,谷主传令让大家集合,你叫他们一起下来。”

说话的是易园的江清雪,声音轻柔动人。

楚文新应了一声,连忙叫上薛峰,并挥手示意夏建国,三人于片刻后落在江清雪身旁。

“知道是什么事吗?”

看着眼前的佳人,楚文新轻声问道。

避开楚文新的目光,江清雪道:“好像有敌人的消息了,谷主让大家回去准备一下。”

夏建国惊异道:“我一直在这,没见到天麟回来啊。”

江清雪笑道:“传讯的是雪狐,你估计没有注意到,走吧。”

当先飘落,江清雪带着三人入谷去了。

一路追寻,善慈仔细留意着沿途的动静,发现每隔一段距离,就会察觉到一股奇特的气息。

仔细分析,那气息善慈是第一次接触,搞不懂是什么人留下,但却像是在指引他,让他一路朝北面而去。

中途,善慈也曾几次放弃,想换个方向追查,看能不能找到鄂西的踪迹。

可每一次转变路线,他都一无所获,最终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那条朝北前行的线路上去。

知道其中有古怪,善慈颇为警惕,一边沿途留下气息作为记号,一边保持高度警觉。

如此,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。

善慈一路追赶,很快就来到一座冰谷前,当即停下了身子。

凝视着眼前的冰谷,善慈眼神微惊,天空雪花飞舞,何以眼前的冰谷上方却空无一物,看不到任何雪花的痕迹。

此外,落雪虽然无声,但以善慈的修为还是很清楚就能听到。

可前方的这个冰谷却寂静沉默,没有任何声音。

这一点,反常之极,善慈立时感到这其中有玄机。

环顾四野,善慈在暗自考虑。

自己可以绕过这个冰河继续往前,可他又对这个冰河产生了怀疑,想进去试探一下谷中的情形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