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心的变化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林凡摇头道:“不用安慰我,他与我之间的差异那是显而易见的事情。以后,我得更加努力,不然很难有机会与他一较高低。”

玲花道:“师兄,我支持你。我们一起努力,将来一定要把他。”

林凡笑笑,有些苦涩,换了个话题道:“这人其实不坏,只是冷傲逼人。”

玲花不悦道:“我看他就不是好人。哪有人二话不说就出手偷袭的?”

林凡笑道:“你啊,就是断章取义。以他惊人的实力,他若真是有心要偷袭我们,你以为我们能躲得过去?”

玲花不服道:“可刚才他明明就……”

林凡道:“我估计,他这人可能是过于冷傲,不善与人交流,才选用了那种冷漠直接的方式,来挑明彼此的关系。这样的人可能冷傲而固执,但却绝非阴险小人。”

玲花道:“好了,你还是少说两句,自己伤势要紧。我这就带你回去。”

玉手轻抚,玲花发出一股柔和之力,托起林凡的身体,带着他朝腾龙谷赶去。

路上,林凡趁机调理伤势,很快就稳住了伤情。

待林凡与玲花离去,冰谷上空再次出现那黑衣男子的身影,他远远的跟着两人,朝腾龙谷而去,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风雪里。

漫天的飞雪铺天盖地,北国的寒冬充满了无情。

置身于这样的环境,寻常人难以活命,可对于新月而言,那却是一种历练的机会。

从小,新月在腾龙谷内修炼法诀,以剑诀身法而扬名,对于玄冰诀与御冰诀反倒没有什么突出的领会。

如今,新月的修为在无形中飞速跨进,以往那些让她绞尽脑汁的法诀,此时回想起来,竟然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
御风而行,随意而至。

新月静心凝神,领会着寒风与冰雪的特性。

曾经,她是那般的努力,想要掌握冰雪之力。

如今,她拥有那种实力,却发现其中还另有玄奥,自己以往忽略了很多东西。

带着几分好奇,新月在心底呼唤着冰雪,感受着它们的气息。

很快,一股微妙的力量进入她的身体,与她取得了联系。

刹时,新月的思绪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。

四周的冰山雪谷全部消失,剩下的只是一片白色海洋,充满了未知与神秘。

遨游在那白色的海洋里,新月有种说不出的喜悦。

仿佛自己正在转变,可究其原因,她却毫无所知。

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,是一种无形的变异。

轻的让人容易忽略,让人难以置信。

沉浸在这种境界里,新月忘记了一切。

直到眼前的白色海洋完全消散,她才猛然清醒。

看看四周,冰雪如昔,并没有任何改变,但在新月的眼中却有一股说不出的神秘。

静下心,新月可以清楚的感应到每一片雪花的痕迹,感应到附近冰层之下的情形。

那感觉以往从不曾出现,是刚刚才出现在她的脑海里。

对此,新月有些不解,但却并不在意,保持着平常的心态,继续飞行在冰原上,找寻着风幽的踪迹。

关于之前,新月遭遇的变异,那是一种内在的变化,外表看不出任何痕迹。

简单而言,新月刚才经历了一番变化,使得她的修为在不知不觉中又有了提升。

这种提升,不是实力的提升,而是对自身法诀的一种完善,让她更加的了解的自己。

如今,新月能透过冰雪,了解附近的信息。

这说明她的玄冰诀与御冰诀以修炼到了极高的境界,冰雪已认同了她,愿意自动的为她提供一些信息。

同时,新月也能更好的运用冰雪之力进行攻击,只是不能像天麟那样做到随心所欲,毕竟二者之间有着很大的差异。

此次,新月授命追查风幽的相关信息,这对她而言是一个相对困难的事情。

她不懂师祖为何要让她去,这其中是否隐藏了什么玄机?

想想,新月不得其解,很快就放弃,专心的留意着四周的动静。

从之前获悉的消息,风幽出自九幽之地,乃阴森狡诈之辈。

他来冰原目的不明,行踪不明,要找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此外,新月还想到一点。

赵玉清派她出马,显然是考虑到了风幽的实力。

若换了其他人,即便发现风幽,也不一定有机会能活着离去。

这或许就是赵玉清让她出马的主要原因。

前行数里,新月减速停身,落在一座冰峰之上,凝视着远处的雪景。

天空,雪花不停,像是永恒的主题,述说着冰雪的残酷,带来了洁白的美丽。

这样的环境,偶尔一游还算新奇。

可长时间逗留,那就等于是一种酷刑。

风雪里,淡淡的呼啸像某种声音,是游子在呼唤,是亲人在哭泣?

是凄凉的北风,注定要相遇。

这种场景,新月已有太多经历,早就淡定自如,冷漠以对。

片刻,新月重新飞起,朝西而去,速度不慢不急。

刚刚,新月察觉到了一些气息,但却因为距离太远,她无法断定,只得继续前行。

时间,在满天风雪中过去。

当新月西行三百里后,她突然察觉道到左侧有一股邪恶的气息,正急速朝南遁去。

来不及考虑,新月紧追而去,一边收敛全身气息,一边分析那股邪恶之气。

很快,新月得出结论,这股气息邪恶而陌生,很有可能就是风幽,这让她又惊又喜,还多少有些庆幸。

毕竟,在辽阔的冰原上找寻一个人,能走去就找到,这是十分难得的事情。

只是让新月惊奇的是,她正准备拉近彼此间的距离时,前方的那股气息却突然神秘消失,眨眼就没了踪迹。

为此,新月大感诧异。

自己意识牢牢锁定的气息会突然消失,且毫无征兆,这怎能不让人吃惊?

加速前进,新月在那股气息消失的地方仔细找寻。

可一连数次,新月都是无功而返,心中不免生疑。

难道那股气息察觉到了自己,有意逃离?

还是它根本就是在糊弄自己,有心将自己引来这里?

想到这些,新月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,入眼的冰雪看不出什么异常,难道是自己多心了?

正当此时,远处的天空飘来一朵红云,在这风雪满天的冰原上,显得刺眼之极。

新月察觉到红云的气息,连忙抬头凝视,发现那朵红云虚实难辨,就仿佛一团幻影,凭空的出现在天际。

观察了一阵,新月飞身而起,在临近红云之际,眼前突然红光一闪,原本体型颇大的红云眨眼不见,没有任何征兆与痕迹,就仿佛夜色中的幽灵,让人搞不懂是看花了眼,还是真实的事情。

悬浮半空,新月环顾四野,绝美的脸上带着几分震惊之情,自语道:“奇怪,会是什么东西,竟然来无踪去无影,难道是我的幻觉?这不可能啊。”

不肯定的语气带着几分质疑,新月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,到底这是怎么回事?

那昙花一现的红云,是真实存在,还是虚幻的残影?

若是存在,它为何突然消失?

它来自何处,去了哪里?

若是幻影,是如何形成?

是海市蜃楼,还是有人刻意施为?

一切,在此时都还是一个谜,等待着新月去追寻。

静静的站在西天柱峰上,夏建国脸上神情悲伤,一个人沉浸在过往的时光。

对于一个二十七岁的青年来讲,从小到大,他一直在别人的关怀中长大。

虽然他不算十分杰出,没有令人惊艳的才华。

可他有一份执着的决心,渴望着有一天能名扬天下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