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突生变故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玲花道:“这是雪域颠怪的住所,我猜想那魔音笛就藏在这儿,我们仔细找一找,千万别错过了。”

林凡微微颔首,赞同了玲花的看法,开始在不大的冰室中仔细找寻。

然后说来奇怪,两人里里外外找了几遍,几乎把冰室都翻了过来,可依旧没有找到所谓的魔音笛,或是某种法器。

反倒是玲花找到一块玉石,上面记载了一套法诀,名字十分古怪,叫做——诸梦黄昏。

仔细一看,这法诀也有些奇怪,从头到尾根本不像是修炼之术,反倒像是一首诗词,充满了淡淡的伤感。

林凡得知此事,取过玉石仔细一看,结果所见的内容与玲花决然相反,上面就写着一首诗,名为刹那的相见。

“昔日佛前灯,今朝双生莲,并蒂花映月,得失亦枉然。”

林凡有些愕然,这诗并不深奥,但却颇多疑点,最为难解的便是最后一句,那得失亦枉然,指的是什么呢?

想了想,林凡不甚明白,顺手将玉石交还玲花,叮嘱道:“先收好,我们到其他地方继续找。”

玲花微微点头,收好玉石便随同林凡离开了那。

此后两人沿路返回,在冰道中左移右窜,又先后进入了两处冰室,都没有什么发现。

直到两人摸透了洞穴的环境,这才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中,找到了最后一个冰室。

一入其内,林凡与玲花惊喜的发现,这个冰室之中放置了不少兵器,这让两人看到了一线希望。

逐一观察,林凡注意到,冰室内放置了九样兵器,分别是刀、剑、长枪、长矛、巨斧、金刚杵、鞭子、钩、笛。

其中半数都是重兵器,显然雪域颠怪是根据雪人的体型有意配置这些兵器的。

只可惜,雪人毛手毛脚,不喜欢刀枪,辜负了雪域颠怪的这番好意。

观察了一会儿,林凡将目光聚集在那笛子身上,带着几分期盼与热切,轻轻问道:“玲花,你觉得会是这玩意吗?”

玲花打量着那只笛子,发现与一般的长笛不同,这笛子很短,非金非玉,微微泛黄,看上去并不起眼。

再看其他兵器,虽非神兵利器,却也是精光闪闪,显然气派非凡。

有此对比,玲花道:“就外表而言,这笛子毫不起眼,与这些兵器显得有些格格不入,估计有它的特点。”

林凡道:“我猜想,雪人多半不懂音律,更不会喜欢这只短笛。于是雪域颠怪就故意放在这明显的位置,利用了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这个道理,以免雪人起疑。”

玲花赞同道:“你的推断不无道理,我们先把笛子收起。等回去之后,再询问师祖就是。”

林凡取下短笛,仔细的把玩了片刻,惊异道:“这笛子似乎是用某种骨头制成的,很坚硬,但却带着某种气味。”

玲花取过一看,发现果然是骨笛,心中不免有些厌恶,连忙塞给林凡,嚷道:“这个你拿着就是了,我看着心里不舒服。”

林凡笑道:“大惊小怪,一只骨笛就把你吓成这样,真是的。”

玲花不理会林凡的取笑,走到那把长剑前,顺手拿起试了一试,发现比自己的剑锋利多了。“师兄你看,这剑比我那把好多了。”

林凡笑道:“你要喜欢就带上,反正雪人也不用,留在这里也是浪费了。”

玲花笑道:“好啊,我以后可以换着用。”

见她那模样,林凡忍不住笑了笑,随即看了四周一眼,便带着玲花离开。

来到洞外,林凡道:“这次的任务十分轻松,你却因此受益,得到了师祖的关爱。以后我们得更加努力,绝不辜负师祖对我们的一番期待。”

玲花正色道:“放心,我现在修为大增,我要立志超过你,你可要小心哦。”

林凡笑道:“好啊,我们就比一比,看将来谁的成就大一些。走吧,这里……咦……小心。”

语气一变,林凡猛然抓住玲花的手臂,带着她横移数丈,避开了一道强劲的锐气。

届时,玲花原来所处的位置发出一声巨响,坚硬的冰块被瞬间击碎,露出了一个大坑。

惊呼一声,玲花有些惊魂未定,眼睛搜寻着前方的景象,发现半空中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个身影。

“你是谁,为何要偷袭我们?”

脸色严厉,林凡怒气惊人,瞪着眼前的陌生人。

那是一个黑衣男子,三十五六岁的模样,长的颇为正派,周身流露出冷厉的气息。

他的手中提着一把奇门兵器,闪烁着诡绿色的光辉,给人一种残酷冰冷的感觉。

看着林凡二人,那黑衣男子冷漠道:“你二人可是雪域颠怪的传人?”

林凡颇为惊异,问道:“你是谁?来此有何目的?”

黑衣男子眼神微冷,沉吟了片刻,回答道:“燕山孤影客,前来了断过节。”

林凡皱眉道:“了断过节?

你与雪域颠怪有仇?

你难道不知道他都死了几百年了吗?”

黑衣男子凝视着林凡,一边分析林凡之言是真是假,一边道:“我知道雪域颠怪已死,但听说他有传人在世。”

玲花道:“我们才二十岁,雪域颠怪都死了几百年,怎能可能是他的传人。”

黑衣男子冷漠道:“你们是谁,为何在此?”

林凡道:“我们是腾龙谷的门下,来此是找寻雪人,他便是雪域颠怪的传人。”

黑衣男子问道:“你们找雪人干嘛?”

林凡道:“此前雪人到腾龙谷闹事,还打伤了不少人。我们这是找他算账,可惜他不在这里。”

闻言,黑衣男子质疑道:“就凭你们二人,也敢来找雪域颠怪的传人算账?”

见黑衣男子看不起自己二人,林凡有些生气的道:“你不要小瞧别人,论年纪我们或许没你大,可论本事就难说了。”

黑衣男子冷冷道:“是吗?那我就试一试,看招。”

手腕转动,奇兵挥舞,刺耳的厉啸宛如恶鬼在咆叫,给人营造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。

面对黑衣男子的进攻,林凡一把将玲花甩开,随即挥剑迎上,施展出腾龙谷的飞雪剑诀。

刹时,双方的攻势在半空相遇,强大的力量迅速累计,很快就形成一个扩散的光球,蕴含着惊人的气息。

冷笑一声,黑衣男子道:“招式不错,就是力道差了点。”

说话间,黑衣男子手腕一转,手中的奇门兵器猛然震颤,发出一股强劲的震动波,化为无坚不摧的气浪,瞬间淹没了林凡的剑气,将那濒临破碎的光球朝林凡推去。

察觉到危险,林凡大喝一声,手中长剑回旋,以最快的速度组织起第二轮攻击,强行将那光球阻挡在数丈之外。

这一来,双方以光球为支点,源源不断的催动真元,使其光球迅速激增,很快就突破了临界点,发生了可怕的爆炸。

届时,强劲的风暴将两人席卷,数不尽的光芒环绕在彼此身外,使得观战的玲花视力受限,看不清两人的状态。

轰隆隆……

一阵巨响散开。

迷雾中飞出两道身影,正是那林凡与黑衣男子,二者都受到了一定的伤害。

其中,黑衣男子是平行后移,眨眼就稳住了身体,脸上看不出丝毫异常。

林凡则翻滚不息,落地后一连退出数步,口中鲜血飞溅,当场重伤倒地。

玲花见此,惊呼一声,连忙来到林凡身边,焦急的扶起他的身体,关切道:“师兄,你怎么样,要不要紧?”

林凡张口咳血,虚弱的道:“小心,这人很可怕。”

玲花眼中泪光闪闪,安慰道:“师兄别怕,我不会让他伤害你。”

半空,黑衣男子看着两人,淡漠道:“修为浅薄,根基不稳。记住以后别再高看自己。”

玲花抬头瞪着黑衣人,恨恨道:“别在那里假惺惺的,早晚有一天,我和师兄会打败你。”

黑衣男子面无表情,冷漠道:“好,记住这句话,下次见面,我看你们有多少长进。”话落转身,一闪而逝,仿佛午夜幽灵。

林凡吃力的坐直身体,看着黑衣人消失的方向,低声道:“好可怕的强者,他只是微微施展一点手段,就将我伤成这个样子。”

玲花不服道:“师兄别泄气,他这是攻其不备。你若施展出飞龙诀,不见得会败在他手里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