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蜂拥而至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看着来人,西北狂刀眉头微皱,轻哼道:“秃天翁,你不急着赶回魔鹰门,却跑来这里,你可真是胆子不小啊。”

瞟了西北狂刀一眼,秃天翁不屑道:“老夫的事情,还用不着你来管。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。”

西北狂刀道:“口气不小,只怕你再不走,就来不及了。”

秃天翁脸色阴冷,喝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西北狂刀耸耸肩,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,回道:“眼下冰原三派正四处找你,一旦他们找到这里,那时候你想走,恐惧就不这么容易了。”

秃天翁道:“老夫既然敢找他们的麻烦,就不会怕。现在废话少讲,这湖泊是怎么回事?”

西北狂刀冷哼道:“我要知道,就不会在这里呆着了。”

秃天翁讥讽道:“料想你也不会知道。”

西北狂刀眼神一冷,阴森道:“秃天翁,你说话最好小心点。”

哈哈一笑,秃天翁反问道:“不小心,你又能怎样?”

西北狂刀有些气恼,瞪着秃天翁正欲说话,谁想远处又一道身影飞来,打岔了西北狂刀。

看着来人,秃天翁哼道:“是你。”

黄杰冷然道:“是我。怎么这里我就不能来吗?”

秃天翁没好气的道:“能来,就怕你来了走不了。”

黄杰哼道:“就凭你吗?”

秃天翁道:“你不见那边还有一个玩刀的?”

黄杰看了一眼西北狂刀,冷然道:“你们什么时候走到一块了。”

秃天翁讥讽道:“不就是这会吗?你难道是睁眼瞎?”

黄杰有些气恼,怒道:“秃头,你是有心与我过不去?”

秃天翁不很在意的道:“我就是看不惯你,怎么着?”

黄杰喝道:“看不惯你大可出手,用不着在那里说三道四。”

是时,西北狂刀插嘴道:“两位斗嘴的兴趣很高啊,既然那样,何不换个地方慢慢斗?”

黄杰一愣,随即冷静下来,瞪了秃天翁一眼后,目光移到了湖面上。

片刻,黄杰自语道:“奇怪,这湖泊有些诡异,应该是刚出现的。”

西北狂刀道:“什么时候出现我不知道,但就眼下的情况而言,这湖水翻滚灼热,下面定然有地火熏烤。”

秃天翁嘲笑道:“这点傻子都知道,还用你讲。”

西北狂刀微怒道:“你聪明,那你说一说这湖泊是怎么形成的?”

秃天翁哼道:“我们是敌非友,我凭什么要对你们讲?”

黄杰道:“不知道就明说,用不着在这里卖弄你的无知与狂妄。”

秃天翁怒笑道:“我无知?哈哈……真是好笑,你以为……咦……什么人,出来……”

长枪一舞,劲气飞扬。

瞬间爆破的力量轰然爆炸,在秃天翁上空不远处形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。

是时,一声冷笑传来,应证了秃天翁的话。

“看不出你这个秃子还有点能耐,快报上名来。”

幽光一闪,黑影突现,一个全身由气体笼罩的身影,悬浮在秃天翁上方。

注视着黑影,秃天翁、西北狂刀、黄杰三人表情各异,隐然有些不妙。

横移数丈,秃天翁冷声道:“老夫秃天翁,来自魔鹰门。你是谁?”

黑影嘿嘿而笑,阴森道:“魔鹰门?边陲小派也敢来此,真是不自量力。”

秃天翁怒道:“边陲小派?你是什么东西,敢无视本门?”

黑影怪笑道:“我是谁?你们之中应该有人知道我的来历,对吧,九虚令使?”

黄杰冷哼一声,喝道:“九幽鬼魅,见不得人。”

西北狂刀质问道:“九幽一脉行踪诡秘,之前曾有两位门下前来冰原,如今都已葬身此地。你与他们是何关系?”

黑影阴笑道:“他们是我手下,如此而已。”

西北狂刀问道:“这样说来,在冰原散布有关飞龙鼎的虚假消息,也是你的授意了?”

黑影道:“谁告诉你飞龙鼎是虚假消息?”

西北狂刀道:“腾龙谷门下一致否认,这难道有假?”

黑影反问道:“那你可听闻腾龙谷主亲口否认过?”

西北狂刀哼道:“虚无之事,争辩也是无益。

你派人散布消息,无非是想引起事端。

如今冰原混乱,你如愿了。

只是你能控制大局吗?”

黑影笑道:“我用不着控制它,只需要在关键时候推波助澜就行了。”

黄杰闻言,喝道:“你如此坦然,就不怕我们得知以后,会率先把你消灭了?”

黑影笑道:“就凭你们几个,还差得远。”

黄杰哼道:“九幽一脉除了九幽之主以外,二十年来没有几个杰出之人。你即便有点能力,也强不到哪里去。”

黑影笑声一顿,阴森道:“看来你们花了不少功夫,专门了解了一番啊。”

黄杰道:“彼此彼此,你们不也一直在探听我们的底细吗?”

黑影道:“不要嘴硬,九虚一脉共计十人,你是最为无用之辈,小心惹怒我,我立马灭了你。”

黄杰心神一震,提高了警觉,反驳道:“别说大话,我九虚一脉的法诀正好克制你九幽一脉的阴森之气,到时候输赢如何还不一定。”

数丈外,秃天翁瞪着黑影,喝道:“说了半天,你连名字都不敢透露,难道九幽一脉真的是见不得人?”

黑影瞪了秃天翁一眼,无形的阴气破空而至,夹着阴毒之气,使得秃天翁身体一震,脸上流露出一丝惊恐的表情。

是时,黑影的声音在空中响起,听来倍感阴森。

“我来自地狱,人称地狱使者,风幽是我的名字。”

黄杰脸色一惊,脱口道:“是你!”

黑影冷酷道:“不错,是我!看样子你对我的名字有所耳闻,就应该知道我的性格。”

黄杰不语,选择了沉默,显然对风幽颇为顾忌。

附近,西北狂刀看着风幽,沉声道:“地狱使者,你是人是鬼,还是幽灵?”

黑影惊异道:“你为何如此问?”

西北狂刀眼神微动,淡然道:“我只是觉得好奇,看你周身黑气环绕,想知道你的底细。”

风幽质疑道:“真是如此?”

西北狂刀道:“你若不信,何必多问?”

风幽冷笑一声,换了个话题道:“这里的湖泊有些奇异,你们可知它的来历?”

西北狂刀问道:“你是想问我们,还是想告诉我们?”

风幽诡笑道:“你不妨猜一猜,看我可知道这湖泊的秘密?”

秃天翁道:“少在那里故弄玄虚,你要是知道,就不会说一大堆废话了。”

风幽哼道:“兵法有云,实则虚之,虚则实之。”

西北狂刀质疑道:“这就是你前来冰原的目的?”

风幽不语,显然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

秃天翁讥讽道:“怎么,哑巴了?是不是问到了关键处,让你为难了?”

风幽轻哼一声,不屑道:“就凭你们,也能猜透我的心思,简直是不自量力。”

语毕,黑影一闪而逝,眨眼消失。

秃天翁叫道:“喂,就这么走了,你难道不怕人耻笑你?”

黄杰道:“他走不是胆怯,而是因为他感应到了另一股气息正朝这里逼近。”

秃天翁一愣,看了看黄杰,又看看西北狂刀,发现他们二人表情淡漠,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事情。

静下心,秃天翁展开灵识,很快就感应到一股明显的邪魅之气快速飞来,隐约还夹杂着一些其他气息。

有此发现,秃天翁皱眉道:“这气息有些古怪,熟悉中带着几分陌生,会是谁呢?”

黄杰与西北狂刀都闭口不语,两人一致看着远方,脸上表情怪异。

大约片刻过去,天际出现了一道黑色光翼,正以快得惊人的速度朝这边飞来,眨眼就到了湖泊附近。

是时,湖边的三人打量着那道黑影,发现那是一把漆黑的长剑,正对一道淡绿色的元神紧追不舍。

在长剑后方,一个雪白的身影拼命追击,那毛茸茸的外表,道出了雪人的身份。

“是他们!原来如此。”

脱口惊呼,西北狂刀的话显得有些怪异。

黄杰看了西北狂刀一眼,问道:“你认识那把剑?”

西北狂刀道:“第一次遇上,谈不上认识。”

说话间,西北狂刀眼前微光一闪,随即煞气袭来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