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湖底奇石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白影道:“若然努力就能改变一切,那天意又如何解释?

你这一生,拼尽全力,可你改变得了你注定的命格吗?

回头吧,此时离去你还有一线生机。”

鬼巫大笑道:“如今正当万事俱备,你却让我回头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用意?”

白影轻叹道:“你若以为我是怕输给你而这样做,那你就错了。”

鬼巫反驳道:“你若以为几句话就能劝走我,那我就不是鬼巫了。”

闻言,白影不语,静立了片刻后,随即离去。

风中,淡淡的叹息随风而逝,回荡在冰谷四周,却消失在冰谷之内。

是谁,在风中远去?

那白影与鬼巫之间,到底是何关系?

白影又是什么人,他们口中的对与错,指的是什么事情?

悬浮半空,天麟与舞蝶彼此沉默,对于这里发生的种种怪事,感到十分的惊愕。

此前,天麟曾考虑了很久,可惜没什么结果,心中有些不乐。

舞蝶表情淡漠,异变之后显得格外神秘,仿佛突然间拥有了洞察万物的能力,对于某些方面的事情,有着令人难以解释的敏锐与直觉。

四周,雪花飞舞,寒风呼喝,一望无涯的冰雪淹没了其他颜色。

这样的环境,冰山、湖泊,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。

突然,舞蝶抬头看着远处,清秀美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担忧。

天麟察觉到她的异动,偏头看着她,轻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舞蝶迟疑了一下,轻吟道:“我仿佛看到了善慈,他正在追逐。”

天麟眉头微皱,追问道:“追逐什么?”

舞蝶神情有些痛苦,似乎很吃力,语气有些模棱两可。

“善慈在追逐一个东西,好像是一个人,又好像是一份缘。”

天麟惊愕道:“你肯定不会看错?”

舞蝶摇头道:“不,我不敢肯定。但我确实看见了善慈的背影,却看不清他前面的那团迷雾。”

天麟沉默了片刻,问道:“你觉得善慈会不会有危险?”

舞蝶迟疑道:“我说不准,但我心中有股不祥的感觉。”

此话一出,天麟顿时心头一紧,脸上流露出了几许担忧。

考虑了一会儿,天麟问道:“舞蝶,你有把我找到善慈吗?”

舞蝶沉吟道:“我能看见他的身影,估计应该能找到他。”

天麟道:“那好,你现在马上去找善慈,让他回来。若无法阻止他,你就随他一块,彼此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舞蝶愕然道:“那你呢?”

天麟道:“我留在这观察一会儿,若没有情况,我就返回腾龙谷,把善慈的事情告诉圣僧,让他出面解决。”

舞蝶担忧道:“要是遇上危险怎么办?”

天麟道:“别担心,经历了刚才的事情之后,你的喜怒哀乐我都能清楚感应,一旦你发生危险,我立马就能从你的心情状态分析出结果。去吧,善慈现在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舞蝶有些不舍,但却知道厉害轻重,迟疑了片刻便飞身离去,寻找善慈去了。

天麟原地不动,心情有些失落,对于善慈的安危十分担心,却又因为舞蝶感应到了善慈的危险而吃醋。

以往,天麟从来没有这种感受。

可如今却突然领会。

是以往不曾拥有,还是如今拥有之后才觉得难受?

轻轻一叹,天麟抛开了失落,目光回到湖面之上,那里一切如旧。

对于湖底的巨兽,天麟捉摸不透。

搞不清它是偶然一动,还是苏醒前的热身活动。

若是偶尔一动,那天麟在此观察只会是徒劳无功。

若是苏醒前的征兆,那结果就绝然不同。

两种可能,不同后果,天麟该如何判断呢?

想到这,天麟突然有种冲动,想进入湖中探测。

只是考虑到风险程度,天麟又冷静下来,仔细的琢磨。

片刻,天麟拿定了主意入湖探测,在稍事准备之后,身体飘然而落,射入了湖中。

那一刻,青褐色的湖水滚烫灼热,夹着一股侵蚀之力,腐蚀着天麟的周身肌肤。

对此,天麟早有防备,在身外设下了严密的防御,将湖水与那种邪恶之力阻隔。

由于湖泊刚形成不久,湖底的情况天麟也不太清楚,他只能缓缓下沉,随时留意四周的动态。

期间,天麟掌握了一些情况,心中正暗自分析与思索。

就天麟了解,湖中没有任何生物。

湖底有大量淡黄色的晶体,以及一些乌黑色的石块,湖水很浑浊。

在湖泊底部温度很热,时不时有气泡冒出,但却没有明显的裂痕,湖水相对保持一个高度。

一番探测,天麟觉得徒劳无功。

这些情况对他并无用处,他所想要的,是在湖底找到一条通往地心的通路。

如今,希望变成了失落,天麟多少有些烦躁,只得不甘的返回。

然而就在这时,天麟怀中的镜子开始颤抖,这让天麟心神一震,立马取出镜子仔细观测。

是时,天麟发现,那漆黑如墨的镜面幽光闪闪,表面的黑色物质逐渐散开,露出一面透明的镜面,上面显示出一块乌黑的石头。

有些惊愕,天麟搞不懂镜子的意图,目光巡视着湖底,发现到处都是乌黑的石头,这说明什么呢?

收回目光,天麟凝视着镜面,发现这一次镜面之上并不显示任何字迹,这让他十分迷惑。

沉思了许久,天麟忍不住抱怨道:“镜子,你要就说清楚一点,不要与我捉迷藏,我现在没心情猜这个。”

似乎听到了天麟的抱怨,镜子微微一颤镜面翻转,发出一束亮光,射在湖底的一块乌黑石块上。

天麟见此,挥手将那石块凌空取到手中,发现石块不大但十分沉重,形状并不规则。

看了一会儿,天麟没看出什么奇特,于是收好镜子,从新取来另一块乌黑石块进行比较。

结果,天麟发现,两块石头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区别,可实际上重量、硬度都大为不同。

有此了解,天麟收好了那块石头,然后四周又看了看,确定没什么异常后,这才朝上游去,准备结束这次探测。

然而就在天麟即将浮出水面的前一刻,他敏锐的感应到湖泊四周多了几股气息。

为此,天麟心思一转,打消了浮出水面的主意,决定先藏身湖水之内,探听一下外面的异动。

原来,就在天麟进入湖水后不久,远处一道路过的身影被湖泊所引起,转向来到了湖泊上空。

“奇怪,这里怎会突然出现一个湖泊。”

语气惊讶,声音熟悉,来人竟是那西北狂刀。

惊疑之后,西北狂刀逐渐恢复了冷漠,眼神凌厉的看着湖面,一个人不知在想什么。

突然,西北狂刀扭头看向左侧,那里一道身影急射而来,眨眼就到了湖泊上空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