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真假之名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完整的施展了一遍,玲花高兴极了,娇笑道:“师祖,我炼成了,你看怎么样?”

赵玉清含笑点头,叮嘱道:“玲花,你记得一点。

剩下的人参不要轻易服食,而要等到你遇上危险,遇上强敌时,你才可以服食。

到时候你的实力会大幅度增加,配以魔龙鞭法,将有助于你脱险。

此外,有一点你要答应我,不许告诉任何人,特别是林凡,你能做到吗?”

玲花惊讶无比,搞不懂赵玉清的目的,但却点头道:“师祖放心,弟子在此立誓,你的吩咐我绝不告诉任何人。”

赵玉清微微颔首,轻声道:“记住你的誓言,同时也记住我接下来的这段话。今日我传授你的魔龙鞭法……记住了吗?”

听完赵玉清的叮嘱,玲花一脸惊愕,一个劲的点头道:“师祖放心,我绝不告诉林师兄,也不会告诉其他人。”

赵玉清闻言一叹,轻声道:“好了,去叫上林凡,然后你们到冰河谷去一趟。”

玲花疑惑道:“冰河谷?那可是雪人居住的地方,师祖让我们去那干嘛?”

赵玉清道:“雪人生性怪癖,但却并非坏人。

当年我曾答应过他师傅,代为看管他。

如今,他师傅走了,剩下他一人,还跑来生事。

若出手杀了他又对不起他师傅,因此我要你们去冰河谷找寻一样东西。”

玲花好奇道:“什么东西?”

赵玉清道:“雪人的师傅雪域颠怪当年曾留下一只魔音笛,那东西可以控制雪人,此事雪人并不知情。”

玲花恍然道:“我明白了,师祖请放心,我与师兄一定不负使命。”

赵玉清平淡一笑,挥手道:“好了,早去早回。”

玲花应了一声,立时出了腾龙府,拉着林凡离去。

赵玉清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,轻叹道:“我已尽力,剩下的就看你们自己的命运了。林凡,努力吧,不经历风雨,又哪来的光明?”

清幽的声音回荡四壁,带着几分暗示,带着几分忧虑,可惜林凡与玲花却已离去。

玄女天宫一行,新月修为大增,这让她十分高兴。

然而玄女天宫与神龙石像的相继毁灭,这让新月隐约有些自责,一个人离开了腾龙谷,漫无目的飞行在冰天雪地里。

熟悉的环境,冰冷的风雪,新月神色平静,但心底却隐隐有种孤寂。

突然,身后传来一阵呼唤声,拉住了新月的身影。

回头,新月看着飞来的江清雪,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笑意,轻声道:“姐姐也是出来散散心?”

江清雪轻叹道:“是啊,近来发生了太多事情,心里觉得闷。正说出来透透气,结果就发现了你。走吧,我们一起四处转转,也好有个伴。”

新月微微颔首,神情怡静,陪同江清雪一道,不急不缓的在雪地里飞行。

看着四周洁白的冰雪,江清雪道:“寂静的美少了几分生气,给人一种遥远的感觉。”

新月道:“生动的美触手可及,但却一碰就碎,令人惋惜。”

江清雪一愣,眼神怪异的看着新月,低声道:“或许,这就是你与我之间的差别。”

新月笑笑,有些神秘,却又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孤寂。

为了安全考虑,江清雪与新月一直活动在腾龙谷附近。

期间,两人时不时闲聊几句,新月显得有些清冷,从不主动谈论自己。

半晌,江清雪没了兴趣,提议道:“算了,我们还是回去吧,这里除了冰就是雪,看久了也没意思。”

新月含笑道:“姐姐修炼的凤凰法诀至阳至刚,估计是对冰雪有所排斥。”

江清雪笑道:“或许吧,但我觉得主要是我的性格决定一切。”

新月道:“一个人修炼的法诀,会直接影响他的性格。”

江清雪道:“好了,不争论这个话题,我们还是回去吧,免得其他人担心。”

新月淡然道:“姐姐莫急,稍等片刻也不迟。”

江清雪有些惊异,目光留意了一下四周的情况,质问道:“新月,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情况?”

新月道: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。”

江清雪闻言一震,脱口道:“新月,你的修为……”

微微摇头,新月看了江清雪一眼,示意她不要继续。

片刻,风雪中出现一个雪白的身影,正悄然朝这边逼近。

江清雪收起惊异,眼神专注的看着来人,发现此人一身白衣,十分不易看清。

轻咦一声,来人飘然落地,看看江清雪,又看看新月,英俊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惊艳的表情。

注视着来人,江清雪与新月都是心神一震,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,由江清雪开口道:“应天邪,你来这里有何目的?”

白衣男子闻言一愣,惊愕道:“二位姑娘是谁?为何初次见面就知道在下的名字?”

闻言,江清雪一脸愕然,喝道:“应天邪,你少耍花样。之前你杀了千邪宗的冯云冯大侠,如今却孤身一人来此,你真以为我们奈何不了你?”

白衣英俊男子浓眉皱起,质问道:“二位姑娘真肯定那人就是我?”

新月道:“衣着颜色不同,其余大致相同。”

白衣英俊男子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。二位姑娘都是腾龙谷的吧,我正要前往那里,不如我们一道,届时我自会向你们解释一切。”

江清雪闻言一愣,看了新月几眼,迟疑道:“你的话我们如何能信?”

白衣英俊男子道:“以腾龙谷高手云集的情况,你们难道还怕我去生事?”

江清雪不答,目光移到新月脸上,问道:“你看呢?”

新月道:“他既然敢来,我们为何不敢迎接?走吧,腾龙谷就在前面。”

语毕,新月飘然飞起,雪白的身影宛如仙子临凡,看的白衣男子心动不已。

“看什么看,快走。”

瞪着白衣男子,江清雪不甚友善,一个劲催他离去。

白衣男子回过神,尴尬的笑了笑,随即纵身朝新月追去。

片刻,新月回到腾龙谷,将此事告之了赵玉清。

得知此事,赵玉清命人将众人叫来,大家齐聚腾龙府。

是时,白衣英俊男子一入腾龙府,就惹来了不少仇恨的眼神。

其中,千邪宗的夏建国怒吼着要冲上前去,却被楚文新劝下,气氛显得有些紧张。

打量着白衣英俊男子,赵玉清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白衣男子回道:“应天邪。”

赵玉清眼神微变,继续道:“出自何地,来此所为何事?”

应天邪道:“我来自中土魔神宗,家师白云天,来此是为了找寻我师弟。”

此言一出,冰原三派之人只是略感惊奇,而江清雪与楚文新却是轻呼一声,对于应天邪的来历感到惊异。

魔神宗主白云天,当年被林云枫所劝,销声匿迹二十年。

如今,正当众人淡忘之际,他的传人却突然出现,这如何不让人诸多猜疑?

马宇涛看着应天邪,问道:“你说你叫应天邪,那之前有个与你长得一般无二的人,他又是谁?”

应天邪脸色奇异,轻声道:“说来各位可能不相信,那人是我的双生兄弟,名叫应天仇,自幼与我一起被师傅养大,我们一些学艺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和弟弟的性格差异逐渐清晰。

他为人阴森,一心想要压过我,因此在学艺的过程中,趁着师傅不备,盗走了魔神宗的一本古老秘典,然而逃离了师门。

当时,他在逃走之际,设下了层层谜团,致使我们花费了不少时间。

待弄清他的真正意图时,他早已逃匿多日。

之前,他在这里做过些什么事情我完全不知。

但他冒用我之名,估计也是想借刀杀人,以便为我设下更多的阻碍。

此次,我来这里是奉命抓他回去,并设法阻止他修炼秘典中的禁忌法诀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