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七章 玄女天宫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天麟担忧道:“看舞蝶的神情,她一定十分焦急,我不能这样让她一个人承担。”

寻缘道:“属于她的东西,你何必强求呢。

你的插手,只会改变她的未来。

你肯定那样做就一定好吗?”

天麟迟疑了,他知道寻缘从不轻易开口,一旦开口就必然有因,所以他很矛盾。

这时,舞蝶身外的水柱变化突现,一层绚丽的光芒宛如九天云彩,自四面八方而来,汇聚在水柱表面,形成一团变幻不定的光云,正慢慢的穿越水柱,出现在舞蝶面前。

届时,舞蝶一脸愕然,迷惑的看着那团三尺大小的光云,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。

突然,光云表面光华一闪,射出一束光焰,正好印在舞蝶额头正中的天灵盖上,慢慢的凝聚成一道光眼,时不时变幻着形态。

这一幕持续时间很短,眨眼就消失不见。

随即,整个水柱落下,湖面恢复平静,舞蝶也恢复了原样。

天麟上前,仔细观看,发现舞蝶一如往昔,刚才额头上的那道光眼,此时毫无所见,就仿佛之前的一切,都不曾发生过一般。

舞蝶有些茫然,问道:“我刚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天麟见她一无所觉,淡然道:“没什么,你只是走神而已。”

舞蝶看着天麟的双眼,质疑道:“真的?”

天麟心神一颤,在舞蝶凝视自己的双眼时,一股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,似乎在舞蝶的注视下,两人的心灵产生了一种奇特的感应,不因距离的远近而改变。

那感觉很奇怪,天麟原本不想告诉舞蝶,可在她的凝视下,却不由自主的说出了实话。

“刚才,你……那……只持续了片刻,随即就消失不见。”

舞蝶听完,担忧道:“天麟,你说这情况是好是坏呢?”

天麟脸色古怪,舞蝶的担忧他能清晰感应,这是此前所不曾有过的现象,到底是巧合,还是因为刚才的变故,才导致这种事情的发生呢?

思绪中,天麟安慰道:“没事,我估计这多半是你的某种机缘,你应该高兴才对。”

见天麟这样说,舞蝶心情顿时好转,脸上露出了微笑,轻声道:“希望如你所言。”

天麟清晰感应到她的快乐,心中颇为奇怪。

到底之前的那一幕是怎么回事?

为何如此匆忙,又转眼消逝。

让人莫不着头脑,也想不明白。

天空,雪花飞舞,寒风不断。

天麟与舞蝶悬浮在湖畔上空,一边留意着四周的情况,一边思考了近来发生的变故。

以前,天麟对于很多事情都能找出合理的答案。

如今,接二连三发生怪事,他却往往找不出适合的答案。

到底是事情本身过于荒谬,还是事情发生得太过蹊跷,让他找不到根源,无从推断?

腾龙谷中,新月静立在那光门之外仔细观察。

起初,她只是觉得惊讶与奇怪。

可随着时间过去,她激动的心逐渐平静,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圣洁的气质,在无形中与那光门有了轻微的接触。

这种接触很奇怪,属于无意识的一种接触,完全顺其自然。

可就是这样顺其自然的接触,使得新月在无意中了解到了一些情况。

首先,这所谓的圣光之门气息神圣,能排斥一切邪恶之力,包括脑海中那一闪而过的邪念。

其次,这圣光之门有很强的防御。即便是心怀坦荡之人,若无绝对的实力,也难以穿越。

第三,圣光之门频率很怪。新月能感应到微弱的呼唤,却无法捕捉到准确的信息。

了解了这一情况,静立的新月突然迈步上前。

赵玉清在后观看,眼中神光闪烁,期待中含着几分复杂,显然他的心情很矛盾。

很快,新月来到光门之前,她稍稍停顿了一下,随即右手前伸,朝着光门靠近。

由于距离不远,新月的右手眨眼就触碰到了光门。

刹时,一道强光闪过,整个隧洞之中银白一片,照得四壁明亮璀璨。

新月身体一颤,如醉酒一般,一连退出五步,才勉强停了下来。

赵玉清脸色微变,带着遗憾。

似乎新月的尝试,让他感到了失落与意外。

新月脸色平淡,初次的受挫她并不惊讶,反而仔细品味刚才那瞬间发生的情况。

就新月而言,刚刚右手触碰到光门之时,她首先感应到了一股强劲的电流,使得她周身泛力。

随即,一股强大的反弹之力袭来,一举将她弹开。

另外,在光门之上,还有着另一种不知名的力量,似乎能排斥邪恶,只是针对新月来说,那不具备威胁。

有此体会,新月开始了第二次试探。

这一次,她依旧是右手伸出,但在即将触碰到光门之际,掌心光华一闪,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爆发,击打在光门之上,试图震碎光门的防御。

届时,光门一颤,受到新月蓄势一击后,微微朝内凹陷,可仅仅片刻,凹陷的部位便自动弹回,带着一股无可抗衡的力量,再次将新月弹开。

这一次,新月与光门之间可谓是正面交战,结果新月修为虽然不弱,但在强攻之下,显然还抵不过光门的防御力量。

明白了这一点,新月沉思起来,在半晌之后,又一次朝光门走去。

此次,新月不再硬来,而是选择了另一种方式,周身银光大盛,以圣洁之气为防御,在身外形成一道透明的结界,慢慢的朝光门靠近。

很快,新月身外的防御结界触碰到了光门,彼此间出现了细碎的火花,并一直持续。

对此,新月停下脚步,一边加大防御力度,一边试着朝前推进,可结果却是压力越大,反弹之力越大,不一会儿就将她弹开。

新月有些愕然,但并不气馁,继续朝前靠近,一连五次之后,新月突然发现,每当自己全力抗衡之际,光门的反弹之力就会直线加剧。

而每当自己处于无意识状态时,光门的反弹之力就会降低。

有此了解,新月豁然开朗,迅速调整心态,先平静下来,随后慢慢进入无意识的空灵状态,身体顺其自然的朝前移动,眨眼就触碰到光门。

届时,新月身体微颤,但她却努力保持心无杂念,在僵持了片刻后,新月渐渐宁静,周身光芒隐去,整个人不知不觉的朝前推进。

赵玉清见此,脸上露出了惊讶之情,立马就明白了一切,眼中泛起了复杂的光芒。

新月心无一念,对于四周的情况毫无所觉,她在穿越光门之际,隐约感应到了一丝身体的变化,可具体的情况,她却并不知道。

这一点,赵玉清看在眼里,惊在心底。

原来,就在新月穿越光门之际,一道奇特的金光自她头顶而下,沿着身体轮廓,逐一蔓延全身,最终汇聚于脚下,形成一个封闭的回路。

是时,金光璀璨,一件若隐若现的铠甲依附在新月身上,只眨眼光阴,新月就被光门吞噬而消失不见。

赵玉清微微一叹,似有感触却不曾多言,就那样默默的站在那。

穿越了圣光之门,新月身体猛然一晃,意识当即苏醒过来。

其时,入眼的景色令新月大感惊讶,完全出乎想象。

原本,在新月的心目中,穿过光门之后,这里应该是一条通道,或是一间石室。

可实际上,眼前所见并非通道也非石室,而是一个闪烁着光芒的奇异空间。

这个空间不大,感觉像是一个封闭的结界,与世隔绝。

在这个空间之内,除了新月之外,还有着两大奇观。

第一,就新月所在的位置朝四周看去,空间内部的光壁上,闪动着无数女子的图案。

她们形态各异,或站或坐,或躺或卧,摆出千奇百怪的姿态,就像一套繁杂的练功图,无头无尾浑然天成,透着几分古怪。

第二,在这个空间的中央,有一座由十颗光珠构成的三层宝塔,最下面一层是六颗光珠,成正三角形,中间一层是三颗光珠,以一定比例缩小,上面是一颗光珠,彼此构成一个正三角的锥体。

这个宝塔状的光锥流光四溢,依照一定的规律旋转,看上去颇为神秘。

新月看着这些,心中很是惊异。

这里就是玄女天宫?为何却是这般景致?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