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四章 玄女天宫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江清雪问道:“照你这样说,他是为了追求某种强大的力量,而导致走上魔道,变得连他自己都难以控制。”

谭青牛道:“我不是很肯定,但我觉得他在平静之时,精神是正常的,实力也保持相对稳定。可一旦受到刺激,他身上就会出现一种魔化现象,实力飞速暴涨,令人难以预测。”

江清雪道:“那如今可有什么对策?”

众人不语,目光一致落在赵玉清身上,等待着他的决定。

淡然一笑,赵玉清道:“关于应天邪,我们只能小心防御,暂且不去招惹。今天的主要任务,还是留意五色天域的动静。现在,天麟、新月、善慈、舞蝶留下,其余之人先下去休息。”

众人起身,各自离去,不一会儿大殿就只剩下赵玉清与天麟等五人。

看了一眼舞蝶,赵玉清道:“关于昨日那个湖畔,我打算让天麟与舞蝶与看一下,有什么动静,就由舞蝶返回禀报。

至于善慈,我与圣僧商议了一下,你来腾龙谷数日,一直很少单独历练的机会,今天就由你一个人去追查五色天域的消息,记得多加小心。

剩下新月,我稍后有事吩咐。

你等三人就先行去吧。”

天麟、舞蝶、善慈应了一声,随即离去。

赵玉清起身,走到新月身边,轻声道:“我带你去一个地方,有些事情告诉你。”

新月微微颔首,跟在赵玉清身后,离开了腾龙府。

不久,两人来到一处僻静的隧洞中,前面已无去路,可赵玉清依旧前行,这让新月很是不解。

然而就在这时,隧洞尽头的石壁上突然泛起了一道光芒,形成一道闪烁着光芒的空间之门。

赵玉清停身,看着那道光门,神情颇为怪异的道:“新月,知道我为何带你来此吗?”

新月摇头道:“不知。”

赵玉清道:“在腾龙谷中有九大洞天八大绝技,孕育了三大奇迹。

眼前这里是三奇之一的玄女天宫,数千年来一直没有人能进去。

当年,我带师妹来此,让她试过一次,可惜她虽然有缘进入冰玉九玄洞天,却无法越过这道圣光之门,进入玄女天宫之内。”

新月闻言,轻声道:“师祖是打算让新月试一试,看能不能进入其内?”

赵玉清颔首道:“我带你来此,自然是希望你试一试。腾龙谷的三大奇迹,已经有两处被人进入,这是最后一处了。”

新月惊异道:“听师祖的语气,似乎有些担心。”

赵玉清背对这新月,轻叹道:“是啊,我怎能不担心。三大奇迹各有神异,天麟是第一个有缘之人,林凡第二,剩下就看你的造化了。”

新月有些意外,询问道:“师祖说天麟是第一人,这个怎么无人得知?”

赵玉清道:“十年前,天麟与善慈无意中进入了龙魄异界,他二人到底遇上了什么,谁也无法得知。此事唯我一人知情,你切忌保密。”

新月道:“师祖放心,新月明白。”

赵玉清微微点头,继续道:“不久之前,林凡误入湖底,闯进了第二大奇迹。”

新月疑惑道:“湖底也算一奇?”

赵玉清道:“这个你不用多问,知道就行了。

不久的将来,此事自会水落石出。

现在,就剩下这玄女天宫,一旦你进入其中,那么腾龙谷数千年的使命,也就算是完成。”

新月皱眉道:“师祖该高兴才对,何以不开心?”

赵玉清摇头道:“你还年轻,不明白我的心情。

好了,去试一试你的缘分。

若是有缘,这玄女天宫之中,会有一段属于你的奇遇。

到时候你只要答应我,尽你所能去约束天麟,协助他走上辉煌的人生。”

新月正色道:“师祖放心,我会竭尽所能。”

赵玉清淡然道:“有你这句话就行了。

去吧,用你自己的方式,设法穿越这道圣光之门。

那里面有你一生的幸福与宿命。”

新月默默点头,缓步前行,来到那光门之外,整个人一动不动,凝视着那道门。

赵玉清没有言语,他悄悄的后退,站在数步之外,看着新月那纤细的身影,眼中泛着一丝期待与矛盾之情。

似乎在赵玉清的心里,既希望新月能进去,又不想她进去。

到底这是为何呢?

这一刻,四周一片寂静,连呼吸都微不可闻。

新月静静的站在那,宛如一尊石像,看不出任何动静。

到底她能否穿过这道圣光之门,是否是有缘之人?

一切,还有待时间去揭秘。

出了腾龙谷,天麟、舞蝶与善慈道别,前往那湖畔查看动静。

善慈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,英俊的脸上略显失落,带着几分惆怅,一个人飞行在白雪皑皑的冰原之上。

对于善慈而言,他自小经历很奇特,不像天麟那样有着明显的优越感,而是在寂寞与孤独中走来。

从小,善慈生活在雪狼谷,整日与狼为伴,直到七岁时才遇上天麟,心中有了一丝对友情的渴求。

而后,善慈遇上雪山圣僧,跟随圣僧修炼,虽然环境转变,但圣僧毕竟是出家之人,所学皆是慈悲之道,寂寞生涩且孤独无伴,虽历时十三年,学得一身惊人的本事,可性格却始终阴沉、冷漠了一些,内心的孤独一直不曾离开。

如今,善慈学艺有成,在腾龙谷认识了不少人,环境有所改变,对于寂寞也有所减缓。

可每一次见到天麟,对比天麟的遭遇,善慈虽然表面上从不说什么,可内心还是有一种比较。这种心理很奇妙,比的不是修为,而是苍天对各自的眷顾。

就善慈而言,他从不羡慕天麟的修为,但对于天麟在感情方面的表现,却感到自愧不如。

十年前,十岁的善慈见到十岁的舞蝶,在他幼小的心灵中,有一种莫名的亲切。

十年后,善慈与舞蝶重逢,在孤独生活了十年,却从不曾接触过其他女人的情况下,善慈心中的那份情感变得越发浓烈,让他在不知不觉中深陷。

这一点,善慈一直隐瞒,他不想天麟发现,因为他很珍惜彼此间的那份友谊,那份难舍的缘。

然而善慈的性格与天麟决然相反。

天麟开朗热情,处事主动积极,有着主导一切的强者心态。

善慈冷静沉稳,略显忧虑却从不轻易表露,对于感情十分执着,属于那种坚忍不拔,从一而终的类型。

如此,天麟在感情上飞扬,只要见到自己喜欢的女人,总是主动积极的去追求。

善慈侧冷漠寡言,很少将心意表白,而是无声以待,选择了被动的方式,潜移默化的去追求对方。

不同的性格,决定了不同的未来。

天麟与善慈论相貌,天麟略胜一筹,论修为,两人各擅所长。

论情感,天麟顽皮、机智,极具女人缘,善慈显得稳重、内敛,让人有种不敢靠得太近的陌生感。

这一来,天麟置身于几个美女之间,善慈则暗恋舞蝶,陷入了友情与爱情的两难之间。

微微一叹,善慈收起杂念,目光扫了一眼四周,随即朝左边飞去。

此次,赵玉清让善慈一人探测五色天域的动静,说是想锻炼一下他,可实际上是否如此,善慈心里颇为质疑,只是不便表现出现。

昨天,腾龙谷重创五色天域,令他们损兵折将。

如今,五色天域正躲着冰原三派,善慈要想在辽阔的冰原上找出那居无定所的敌人,这可真的是为难。

好在善慈比较聪明,回想了一下近来冰原发生的大事,立马想到了红云五彩兰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