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三章 细说前因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蓝牡丹笑道:“你啊,有时候聪明,有时候又愚笨。你若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玫瑰不用猜也知道是我告诉你的。”

天麟呵呵笑道:“姐姐别担心,玫瑰那里我会摆平。”

蓝牡丹见他执意要问,稍稍考虑了一下,点头道:“好,我告诉你。

其实玫瑰有一个亲弟弟,长的很俊俏,人也很不错,可就是有点花心。

他为追求我,花费了不少心思。

有一次,他为了讨我欢心,暗中一个人悄悄潜入五色神王控制的地区,去找寻一种奇花,结果被五色神王一方的高手发现,最终双方激战之下,他不幸身亡。

为此,玫瑰十分伤心,发誓要与五色神王斗到底。

同时,她也怨恨我,认为她弟弟是为我而死,弄得我俩关系很僵。

本来,黑池玄域与蓝光圣域世代较好,我们两方一直联手对抗五色神王。

可就是因为这件事,使得两方关系闹僵,不得已才会来到你们的世界。”

天麟听完很意外,问道:“这样说来,你们以前是好朋友了?”

蓝牡丹摇头道:“我与玫瑰的关系很复杂。

她是黑池玄域的传人,我是蓝光圣域的传人。

大家虽然合作,但却在私底下相互攀比,谁也不服谁。”

天麟哦了一声,随即笑道:“没关系,有我在,保证你们和好如初。”

蓝牡丹笑骂道:“那样你才好一箭双雕,是不是?”

天麟讪讪道:“姐姐不用说得这么直接吧,我会不好意思。”

蓝牡丹骂道:“你也会不好意思?”

天麟不答,岔开话题道:“姐姐有没有喜欢过玫瑰的弟弟呢?”

蓝牡丹笑问道:“吃醋了?要不要问我,在五色天域有没有看得上的男子。”

天麟尴尬道:“姐姐要是不介意,不妨说说也可以。”

蓝牡丹见状忍不住娇笑,伸手抚摸着天麟的脸颊,妩媚之极的道:“男人啊,也一样小气。

姐姐这一生,虽不说自负无双,但追求者中不凡英伟男子。

可惜啊,那些人不是短命,就是没有福气,以至于到如今,也仅仅一人占过我的便宜。”

天麟一听,急了,追问道:“是谁?”

蓝牡丹笑骂道:“傻瓜,当然是你。你真以为姐姐对你有说有笑,疼爱有加,就对任何人都是如此?”

天麟转怒为喜,无比高兴的道:“我就知道姐姐最好。”

蓝牡丹笑笑,有些感触的道:“我们之间的相遇,或许是人生中短暂的一遇,也可能是苍天的注定。最终能不能有结局,眼下谁也说不清。”

天麟收起笑意,正色道:“一入我手,即为我有。此生遇上你与玫瑰,且不说孰重孰轻,我都会不惜一切好好的呵护你们,不许任何人伤害你们。”

蓝牡丹看着天麟,见他一本正经,轻声道:“其实你严肃时候的样子,更有男人魅力。

天麟,我告诉你一些经验。

十七八岁的少女,她们若喜欢你,那是喜欢你的开朗,喜欢你的帅气,喜欢你身上那股聪明劲。

而数岁比你大的女人,她们则希望你更加成熟,更加稳重,更加贴心,能给她们一种安全感,让她们去依赖你。

还有一些女人,她们喜欢冷漠、孤傲的男子,不喜欢嬉皮笑脸,性格随意之人。”

天麟思索着这番话,问道:“姐姐为何要告诉我这些。”

蓝牡丹道:“因为我觉得你会用得上这些。好了,你过来已经很久,该去看看玫瑰了,不然到时候她会生气。”

天麟一笑,顽皮的亲吻了牡丹一下,这才松手起身。

看着天麟走时的背影,蓝牡丹自语道:“我这样做对吗?”

离开了牡丹,天麟来到玫瑰身边,陪着她一起聊天谈心,时不时说些笑话,逗得玫瑰脸上露出了纯真的笑容,整个人开朗了一些。

这时,已是上午辰时,天麟见时间不早,便于两女道别,赶回腾龙谷去。

走时,天麟拉着玫瑰与牡丹,用力的拥抱了一下二人,随即将两人的手放在一起,正色道:“两位姐姐从异界而来,与我相遇。这是我们之间的缘分,我希望两位姐姐能忘记一切不开心,好好相处,共御外敌。”

蓝牡丹含笑不语,红玫瑰则略显冷漠,显然心中的隔阂要想因为天麟的一句话而消除,那还根本不可能。

天麟见此,也知道急不得,于是柔声安慰,深情款款的叮嘱了几句,这才离开织梦洞,朝腾龙谷飞去。

待天麟离开,红玫瑰收回了玉手,瞪着蓝牡丹道:“你告诉了他,有关我们之间的事情?”

蓝牡丹道:“你不希望他知道你以往的事情?”

红玫瑰哼道:“我不会轻易原谅你。”

蓝牡丹有些失落,轻声道:“你也不能责怪我。当初我告诉过你,以黑池玄域与蓝光圣域的关系,我绝不会也不可能与你弟弟有什么瓜葛。”

红玫瑰道:“你可以自己告诉他,可以当面拒绝他,为什么你不做呢?”

蓝牡丹道:“以当时的情况,我们两方联手对抗五色神王,我若一口推拒,你会怎么想?黑池玄域会怎么想?换了你是我,你是顾及女儿私情,还是顾及大局。”

红玫瑰喝道:“够了,我不想听什么大道理。反正弟弟的死与你脱不了干系。”

蓝牡丹道:“你不止怨恨我,也责怪你自己。这样下去,你弟弟泉下有知,他能安息吗?”

红玫瑰道:“他已经死了,不会再知道那些。”

蓝牡丹叹道:“算了,我不想与你争论,等你哪天想通了,你自会解开心结。现在,天麟不在这里,你是留下,还是随我一起去留意五色天域的动静?”

红玫瑰哼道:“我才难得与你怄气,我要把精力留着,用在报仇上。”说完当先离去。

蓝牡丹笑笑,似乎知道红玫瑰口是心非,但却不便说破,紧随其后跟着离去。

天麟回到腾龙谷,首先来到腾龙府,发现大家都在,正聆听公羊天纵与姬雪妮讲述昨天的事情。

此时,姬雪妮道:“应天邪的意图有些神秘,他先后数次试探那道封印,却从不表露任何情绪,这让我们很难猜测他的心思。当时,我们喝止了他的行为,曾试探过他的语气,但此人十分狡猾,一直小心翼翼,不露丝毫口风。”

公羊天纵道:“那时我有些生气,连问数次他都不理会,于是便出手攻击。

最初,他只是闪避,似乎不想与我们硬拼。

可到了后来,他变得很邪异,十分的好战且异常残忍,反过来追击我们。

当时,就实力而言,他并不占什么优势。

可他的绿魂剑诀霸道无比,又身怀魔门心欲无痕法诀,能无声无息的发动攻击,令人无法防御。

那一战持续了多时,应天邪越战越勇,似乎身上有着某种潜在的变化,越是激战他越是邪魅。

直到腾龙谷高手赶到,应天邪才自行退去。”

寒鹤道:“就当时我们赶到时的情况分析,那应天邪的实力已经相当惊人,他似乎正在完善某种神秘的转变过程,整个人透着邪门,令人有种不安的感觉。”

谭青牛道:“以之前我们了解的情况分析,他必定出自魔门,可修炼的法诀颇为古怪,似乎属于某种禁忌法诀,或是失传的古老法诀。

此前,他虽然神秘,但还颇为理智。

可自从异变之后,整个人似乎被某种邪恶的力量所趋势,正一步一步走向不可回头的深渊,变得邪异而强大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