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一章 为情而苦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来到林凡住的洞穴,天麟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林凡与坐在床边的玲花。

轻轻咳嗽一声,天麟随即入内,含笑问道:“怎么样,伤势好些没有?”

林凡看着天麟,苦涩的笑了笑,没有言语。玲花顺势起身,轻声道:“你来了,坐吧。”

天麟上前,坐在床边上,抓住林凡的手,一边了解他的伤势情况,一边道:“还在为胖子他们伤心?”

林凡有些自责的道:“若非我坚持要去那个地方,就不会发生那一切,他们也不会死。”

天麟拍拍他的肩膀,安慰道:“事情已经发生,自责也没用,你还是安心养伤,然后好好修炼,以便尽早为他们报仇。”

林凡苦涩道:“我这伤势,估计没有十天半个月是没什么起色,你让我怎能安心?”

天麟沉吟道:“你的伤势有些复杂,以你师父的修为,估计是治不好你。”

玲花一听,担忧道:“天麟,你一向最有办法,你能不能治好师兄的伤啊?”

天麟颔首道:“这个我需要试一试,估计有几分把握。”

玲花大喜,急切道:“那你就赶快为师兄疗伤啊。”

天麟笑道:“看你这急切的样,是不是我今晚不把他治好,你就不让我离去?”

玲花脸色一红,骂道:“臭天麟,又来欺负人。”

林凡轻声道:“天麟,不要逗她了。你真有把握治好我的伤势?”

天麟含笑道:“大致六七层的把握,可以试一试。不过这之前我有一件事情要问你。你体内多了一股很强大的力量,那来源何处?”

林凡想了想,回答道:“就我猜测,与湖中那金色小鱼有关。我之前曾一个人下了一趟湖底,在那里发生了一些事情……我猜测,应该如此。”

天麟颇为惊异,沉吟道:“看来这湖中还有奥秘,你伤好之后,记得再去探查一下。现在,你全身放松,我先疏通你堵塞的经脉,再引导你体内杂乱的真元。”

林凡依言而为,全身放松躺在床上,宛如沉睡。

天麟双手在林凡身上游走不息,掌心青光浮动,时而会变成红光,开始为他疗伤。

玲花一旁观看,脸上满是紧张与担心。

她生怕会出什么事,又希望林凡能早日伤愈。

时间,在玲花的担心中过去,大约半个时辰后,天麟神色疲惫的收回双手,静静的坐在床边,不言不语。

玲花不敢出声,目光移到林凡脸上,发现他脸色红润了不少,心里顿时松上了口气。

这时,天麟起身,对玲花道:“林凡要明早才能醒来,这其间不能让任何人动他,也不能有任何打扰,你切忌一晚守在这,谁也不能靠近,包括你师父在内。”

玲花道:“我知道,我会一晚守着林凡,不让人碰他。”

天麟道:“如此最好,我就先走一步,去看看善慈。”

玲花目送他离去,随后便坐在床边,双眼含情的看着林凡,脸上流露出几分少女特有的娇羞之情。

来到善慈的住处,天麟发现里面没人,于是转身朝舞蝶的住所走去,结果发现舞蝶也不在,这让天麟顿时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轻轻一叹,天麟离开,随即出谷,却发现善慈与舞蝶二人就在谷外不远的一座冰山上,似乎在谈心。

天麟站在谷口,远远的凝视了片刻,随即身体一闪而逝,消失无影。

冰山上,善慈似有所觉,回头看着腾龙谷口,却又不见任何人影。

舞蝶想着心事,没有察觉到这些,口中轻吟道:“善慈,你说等这场浩劫过去,你我还有天麟,我们会不会一起云游天下?”

善慈回头看着舞蝶,轻声道:“就像十年前一样,是吗?”

舞蝶怀念的道:“是啊,就像当初那样,三个人一起玩,一起分享。”

善慈笑了笑,有些苦涩,柔声道:“会有那一天的,到时候我与天麟陪你云游天下,看世间美景。”

舞蝶笑了,带着几分娇媚,低吟道:“善慈,记住你的话,可不要忘记。”

善慈点头道:“记住我们的承诺,你也不要忘记。”

舞蝶吟笑道:“好,一言为定。等哪天有空,我们叫上天麟,大家一起约定。”

善慈笑笑,心中隐然有些失意。

离开了腾龙谷,天麟没有返回天女峰,而是来到一座不知名的冰山上,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。

以往,天麟一直很开心,什么事情都一帆风顺。

可如今,短短几天诸事不利,这对他影响很大,却一直藏在心里。

刚刚,他想去看望善慈,却发善慈与舞蝶在一块,这让一向自傲的他,多少有些受打击。

十九岁的天麟,在冰原上那是天之骄子,得宠于赵玉清的偏爱,可谓呼风唤雨。

他无论修为还是感情,都随心所欲,可偏偏面对善慈与舞蝶,心中不怎么舒心。

天麟看得出舞蝶喜欢自己,可他把握不定,舞蝶是不是也喜欢善慈。

以他与善慈的关系,他处在友情与爱情之间,加上他已经有了新月,在处理舞蝶一事上,就更显难以抉择。

夜,风声鹤唳,带着几分寒意。

天麟默默站在那,像一尊冰雕,凝视着辽阔的冰雪世界。

这一夜,天麟那也没去,思绪陷入了沉默,整个人在不知不觉中,变得沉寂,变得严厉。

风,呼呼吹过耳旁,不曾引起天麟的注意。

他完全沉浸在冰的世界里,周身泛起了一层玉质的光华,性格在这一刻发生了微妙的变异。

天亮时,天麟周身毫无冰雪,他被一团五彩光芒所笼罩,英俊的脸上流露出一股淡定的自信。

似乎昨夜的忧伤与不快已然离去,此时的他淡定从容,给人一种胸有成竹的感觉。

四周,寒风寂静。在天麟方圆百丈之内,整个空间完全静止,被他身上那种五彩光华所控制。

这是一种奇异的法诀,乃蝶舞传授的“玄天无极”,融合五种法诀于一体,有着诸多神妙与玄奇。

此时,天麟就因为一夜沉思,脑中一念不生,在不知不觉中,炼成了这套玄天无极法诀。

虽然,他以往也曾苦练,但总是无法将五种相互排斥,正邪对立的法诀融合,只是单一的施展某一种法诀,致使他不能发挥出较大的威力。

如今,玄天无极一成,虽然距离最高境界还有一段距离,但其综合实力,比之昨日又有了很大提升。

收回思绪,天麟看了一眼附近,嘴角露出一丝轻笑,整个人瞬间就离开了那里。

下一刻,天麟出现在天女峰上,在查知牡丹与玫瑰都在洞中后,身体顺势而下,来到织梦洞口,无声的朝洞内走去。

由于天麟收敛了气息,并在身外设下了一层封闭的结界,以防止怀中那牡丹花与玫瑰花的气息外漏,致使蓝牡丹与红玫瑰都不曾察觉天麟的到来。

这样,天麟悄然而入,首先来到自己住的洞中,见到了躺在床上的红玫瑰。

届时,红玫瑰正闭着双眼,似乎还在沉睡,天麟无声来到床边,看着她那安详的睡容,心道:“这时的你,或许才是真实的你。”

低头,天麟眼中闪烁着一丝奇异之光,在迟疑了一下后,轻轻吻上了红玫瑰的双唇。

那一刻,红玫瑰突然睁开眼睛,似乎她之前只是在休息,并未入睡,待察觉到天麟的意图后,猛然睁眼看着他。

天麟有些惊讶,但却并不惊慌,眼睛直直的看着红玫瑰的双眼,还流露出一丝笑意,嘴上却毫不停顿,反而更加猛烈的吮吸着她那芬芳诱人的红唇。

红玫瑰左臂一挥,一个巴掌朝天麟拍去。

天麟看在眼里,却并不阻止,反而闭上眼睛,专心一致的领略着玫瑰的滋味。

手臂一顿,红玫瑰稍稍迟疑,似乎体会到天麟的某种心思,改为一掌推开他,脸上神色复杂无比。

天麟睁开眼睛,轻轻坐在床边,伸手抱起红玫瑰的上身,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,一言不发的看着她,眼中含着几分喜悦。

红玫瑰羞怒道:“不许胡闹,不然我翻脸。”

天麟不理她,亲昵的将脸颊贴着她柔嫩的脸蛋,低声道:“不喜欢有人这样呵护你?”

红玫瑰板着脸道:“休要花言巧语,我可不是三岁小孩,你那点鬼心思我清楚得很。”

天麟笑道:“既然清楚,那刚才为何不狠狠一个巴掌将我打飞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