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章 狂刀之秘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天麟看了他一眼,没好气的道:“行了,我也不追问那些了,你现身有何企图,直说吧。”

北极熊瞪了天麟一眼,哼道:“我原本想告诉你,有关鄂西与善慈的关系。你既然不耐烦,那就算了。”

天麟看了一眼新月,两人眼中都充满了疑惑,鄂西追问善慈的事情,这似乎有些出人意料。

见天麟不语,鄂西急声道:“你说话啊,他怎么样了?”

天麟回过神,回道:“他在腾龙谷,一切都好。你到底与他有什么关系,为何要追问有关他的事情?”

鄂西神色复杂,自语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天麟觉得奇怪,正想进一步追问,谁想一股气息突然临近,这让他猛然回头,淡然问道:“雄烈,好久不见,你跑来这干嘛?”

白光一闪,北极熊出现在天女峰上,看了看鄂西,哼道:“冰原辽阔,我出来走动一下,难道不行吗?”

天麟笑道:“走动当然可以,不过这天女峰可是我的地盘,你是不是也该先问一问我呢?”

话落,鄂西突然飞身而起,朝远处去了。

天麟一愣,正想叫住鄂西,北极熊却适时开口。

“你来这里还不足二十年,我在冰原已经几百年……”

天麟闻言,立时换了一副笑脸,笑道:“别急着走啊,大家也算故交,有什么消息一起分享啊。”

北极熊看了新月一眼,随即对天麟道:“想知道可以,但我有事要单独与你谈一谈。”

天麟有些疑惑,对新月使了个眼色,轻声道:“你先到织梦洞去,帮我看一下牡丹与玫瑰在不在。”

新月微微颔首,飞身离开。

北极熊迟疑了一下,轻声道:“鄂西与善慈其实是……当时我在场,所以……”

天麟听完大感意外,震惊的道:“你说善慈是狼王的儿子?”

北极熊不语,只是微微点头。

天麟沉默了半响,逐渐恢复了平静,问道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,说吧。”

北极熊有些不好意思,支支吾吾的道:“听说你精通不少法诀……”

天麟歪着头看着他,不解的道:“是啊,这又如何呢?”

北极熊迟疑道:“我想询问一下,你可知道化身的方法?”

天麟一愣,随即古怪的看了北极熊一会儿,口中发出了大笑。

有些气恼,北极熊喝道:“够了,你要不肯说就明讲,休要取笑。”

天麟收起笑意,上前拍拍他那毛茸茸的身体,低声道:“我其实还真的不知道,不过你既然找到我,我就告诉你一段道家的玄门法诀,估计对你的修为有所帮助。”

北极熊看着他,有些意外的道:“你真的……”

天麟打断他的话,笑道:“其实说实话,我比较喜欢你这毛茸茸的模样,摸起来很舒服,可惜你是头公熊。好了,不开玩笑了,我这就告诉你修炼之法……”

片刻,天麟传授完毕,笑嘿嘿的离开了。

其实,天麟很开朗,很好相处。

只要不招惹他,一般而言他都是比较友善的。

从这里也反映出了一点,那就是天麟到目前为止,都还保持一颗童心。

回到织梦洞,天麟见就新月一人在,牡丹与玫瑰都不再,心里有些奇怪。

新月看着他,淡雅的道:“说完了?”

天麟应了一声,随口道:“那北极熊找我询问化身的方法,我传了他一段道家的修炼之术,应该会对他有所帮助。你回来这里就已经是这样了?”

新月微微点头,没有说话。

天麟皱眉道:“照说她们答应我暂居此地,不可能无缘无故离开,我们还是去找一找,免得发生意外。”

新月道:“你很在乎她们?”

天麟一愣,上前拥着新月的身子,笑道:“我更在乎你。”

新月瞪着他,哼道:“看你的眼睛就知道,你这话只有一半是真的。”

天麟讪讪一笑,岔开话题道:“走吧,先找到她们再讲。”

新月微微颔首,睁开天麟的怀抱,一闪便出洞去了。

天麟无奈一笑,似有感触但却不曾多言,紧跟着出去了。

来到织梦洞外,天麟看了一眼新月,发现她正看着西北狂刀所在的方向,神情有些惊愕。

天麟觉得奇怪,立时扭头一看,只见刚才明明已死的三翼圣使,此时竟然飞身半空,挥舞着翅膀。

死而复活?这可是罕见的新鲜事。

天麟立马拉着新月靠近,结果仔细一瞧才发现,原来身体还是三翼圣使的,可元神却是那天残门主的。

见此,天麟终于明白,天残门主之前追寻那些问题,其实是早有打算,想占据这具肉体。

西北狂刀静静的观察,没有丝毫意思想出手阻挡。

察觉到天麟的到来,天残门主有所警惕,挥舞的翅膀猛然用力,身体一下子就射入了云霄。

天麟没有追他,主要是天麟现在没那个心情,他目前在乎的是,蓝牡丹与红玫瑰哪去了。

西北狂刀见天麟返回,淡然道:“你很惊讶?”

天麟眼珠一转,反驳道:“比起上午见到青影玄尊来说,这个是小巫见大巫了。”

西北狂刀脸色一变,瞪了天麟一眼,随即转身离开。

天麟叫住他,问道:“狂刀,我就一直不太明白,你来冰原想图什么?”

西北狂刀背对着天麟,沉声道:“你真想知道?”

天麟反问道:“你肯说吗?”

西北狂刀回过身来,将手中那把不知名的古战刀扔给天麟,沉声道:“你看一看那刀身,可有什么特点?”

天麟有些意外,伸手接过战刀,目光移到那刀身之上,仔细的观察。

起初,刀身闪闪发光,似乎没什么异常。

可随着天麟精神的集中,眼前的刀身逐渐透明,就仿佛一面镜子,显现出一些奇怪的画面。

仔细看,那些画面很诡异,全是一些半人半兽的怪物在交战。

由于片段残缺不全,天麟无法将连贯起来,只能从中了解一些琐碎的情况。

收回目光,天麟看着西北狂刀,质问道:“此刀什么来历?”

西北狂刀摇头道:“当年我在一处绝壁断崖之下发现此刀,当时只是觉得他锋利,也没有多想。可一年前我来到冰原,却无意发现,此刀在冰原这个特殊的区域内,能看到一些残缺的画面。”

天麟质疑道:“这就是你留在冰原的真正原因?”

西北狂刀反问道:“你觉得不够吗?”

天麟将信将疑,将刀还给他,随即道:“你的举动很反常,似乎你知道很多事情,但你却总是处于事件的边缘位置,让人摸不透你的心思,搞不懂你是会插手,还是仅仅观望。”

西北狂刀道:“人生就是这样反复无常,等你有一天真正长大,你就不会奇怪我目前的举动了。”

话落离去,西北狂刀身上始终蒙着一层神秘面纱,让人无法猜透他。

“这人不简单。”

轻轻的,新月说道。

天麟感触道:“是啊,以往我觉得自己很神秘,隐藏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。可现在我突然发现,我一直活在别人的眼中,活在最耀眼的地方,一举一动从来就不曾逃过别人的注意。”

新月轻吟道:“那就是你,天麟。”

天麟一愣,随即似有所悟,点头道:“是啊,那就是我,众人眼中最值得关注的人。”

新月笑笑,有些奇异,拉开话题道:“走吧,去找你的红颜知己。”

天麟闻言,恢复了平静,反问道:“你呢?该用爱人来形容你,还是红颜知己。”

新月瞪了他一眼,说不出是喜是怨,只觉得自己已经慢慢的习惯了他的存在,习惯了有他的日子。

天麟没有继续追问,他识趣的掌控着双方那种微妙关系,把注意力放在了探测消息上,暗中催动冰神诀,仔细的找寻红玫瑰与蓝牡丹的踪迹。

片刻,天麟突然停身,脸色露出一丝复杂之情。

新月见此,知道有情况,轻声问道:“发现了什么?”

天麟脸色怪异的道:“看到巨型足印了,还看到一双巨大的脚,可膝盖之上的部分,被一层云气所笼罩。”

新月愕然,拉着天麟道:“那还不快去瞧瞧。”

天麟摇头道:“那双脚移动很快,而且足印越来越浅,感觉似乎跑到云里面去了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