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两面夹击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此时,大批人混战一块,其中较为显眼的主要集中在双方的高手身上。

首先,雪山圣僧与白头天翁一战,两人各展所学,圣僧周身金光璀璨,以至圣佛光牢牢压住了白头天翁的逆天法诀,形势颇为有利。

数丈外,雪隐狂刀迎战一个脸色乌黑的六旬老人,落雁刀遇上对方的巨型长剑,二者旗鼓相当。

第三处,善慈迎战天蚕,两人的情况有些奇妙。

就交手的形势来看,天蚕似乎颇为忌惮善慈,总是有些无意的回避他,这就使得善慈大占上风,追着天蚕四处躲闪。

第四处,舞蝶迎战秃天翁,形势颇为不利,好在飞侠与玲花一旁协助,三人联手才勉强维持不败。

第五处,天邪宗的东冠成、夏建国与李风联手,迎战九虚一脉的黄杰,结果三人皆是负伤不轻,正艰难的支撑,随时都有被击溃的可能。

第六处,漠北天星客、薛峰、谭青牛三人迎战雪人,薛峰与谭青牛双双重伤,好在天星客实力惊人,暂时还能稳住。

其他,像陈风、丁云岩、林凡等人,都重伤倒地,一边趁机恢复,一边担忧的看着战局。

另有数位腾龙谷门下弟子牺牲,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,再无一点声息。

看到这里,楚文新与江清雪大喝出声,迅速挥剑出击,加入了这场混乱的战斗。

楚文新选择了黄杰,这让东冠成、夏建国、李风松了口气……

江清雪选择了雪人,有效的缓解了漠北天星客的压力。

同时,两人的出现,也带来了一个讯息,那就是援兵已到,形势即将逆转。

为此,腾龙谷的高手们精神一振,士气一下子高涨,展开了全面反击。

入侵的六大高手则暗道不妙,首先撤退的是白头天翁与雪隐狂刀。

他二人在之前就知道时间不多,所以抱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主意,在察觉到不对之际,立马就选择了离去。

然而,他们的心思,赵玉清早有所觉,正等在半空迎接他二人。

是时,赵玉清与方梦茹同时出击,两人毫不容情,强大的攻势出其不意,在白头天翁与雪隐狂刀飞出洞穴外的一瞬间,一下子加诸在二人身上,一举将两人从半空轰落,当场将其劈入谷底的湖中,双双受伤不轻。

马宇涛一旁静立,目光留意着下一位出现的人物,在稍等了片刻后,终于等到了秃天翁的出现。

届时,马宇涛攻其不备,双掌夹着璀璨的金光,凝聚成一道极具威力的光柱,猛然劈在秃天翁身上,一举将其劈落。

惨叫一声,秃天翁心头怒极,之前便已大战多时,消耗了不少实力,如今再被人偷袭,身体受伤不说,处境还更加危险,这如何不让他感到气愤?

悬空而立,赵玉清看着湖中的三人,冷哼道:“数千年来,还无人敢来本谷闹事,尔等今日所为,必将付出代价。”

白头天翁看着头顶,冷冷道:“赵玉清,不日之后,五色天欲将横扫冰原,那时候岂是你腾龙谷所能抵御。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,趁早加入五色天域,将来也免遭浩劫。”

赵玉清喝道:“住嘴。枉你还是西域白头山的创始人,当年的一方霸主。你就甘心做五色天域的走狗,遭天下人耻笑,遗臭万年吗?”

白头天翁反驳道:“识时务为俊杰,我这是顺应天意,你莫要顽固不化。”

方梦茹哼道:“师兄,休要与他废话,直接灭了他。”

赵玉清迟疑了一下,轻声道:“我自有分寸,师妹莫急。”

湖中,雪隐狂刀观察着四周的地形,对白头天翁传音道:“白老儿,我有雪隐之术,可以离开,你呢?”

白头天翁脸色阴沉,轻声道:“这个腾龙谷很诡异,我竟然找不到一丝空隙。”

雪隐狂刀沉吟道:“这样,我给你引开他们,你自己设法离去。”

白头天翁微微点头,没有反对。

雪隐狂刀稍事准备,随即大吼一声,高大的身体直射天际,手中落雁刀猛然挥动,其赤红的刀罡霸气飞扬,夹着炙热的高温与无坚不摧的刀气,朝赵玉清、方梦茹、马宇涛发动了攻击。

见状,赵玉清眼神微变,似乎在犹豫。

方梦茹冷笑一声,右手一翻一转,掌心冰峰突现,夹着万年玄冰之力,朝雪隐狂刀攻去。

是时,赵玉清突然道:“师妹,不可如此。”

方梦茹一愣,一边收回冰峰,一边询问道:“师兄何以要阻止?”

赵玉清随手挥出一掌,只见龙腾云海光芒闪耀,拦在雪隐狂刀头上,同时解释道:“他有雪隐之称,能见雪藏身。你这一击无疑是帮了他一个大忙。此外……”

正说着,雪隐狂刀凌厉的一击遇上了赵玉清的一掌,两股力量瞬间激化,产生了惊人的爆炸。

届时,雪隐狂刀发出的刀罡受爆炸影响,有大部分力道被赵玉清的掌力所化,剩余部分冲破了光云,直射腾龙谷上方。

马宇涛见状,挥手就是一掌,金色的光华幻化成一尊金佛,拦在了雪隐狂刀面前,阻止了他的上冲之势。

这时,秃天翁似乎看到了机会,手中惊神枪朝天一刺,发出一股锐利的气劲,瞬间化为一头黑鹰,夹着厉煞之气冲过了马宇涛的防线,直射天际。

腾龙谷口,田磊见此,当即冷笑一声,右手紧握成拳猛然挥出,发出一道赤红的光柱,正好迎上那飞来的黑鹰。

刹时,红黑光芒相遇,力量累计,瞬间就攀升到一个临界点,从而产生爆炸,一举将田磊的拳劲击碎,余力继续上冲,遇上了寒鹤布下的防御结界。

且说白头天翁,他在雪隐狂刀发动攻势之际,就在暗中准备,设法逃离。

待发现秃天翁的举动后,白头天翁突然心生一念,身体瞬间光华,变成一个细小的光点,衣服在秃天翁的惊神枪上。

届时,秃天翁也化身光点,元神附着在枪身之上,发动了至强的一击,以惊神枪锐不可当的气势,先后穿越了马宇涛与田磊的防御,冲到了最外层,遇上了寒鹤布下的结界。

这会,秃天翁其实已然力竭,他硬拼田磊一拳就受了重创,加上被马宇涛偷袭,身体已经到了极限,根本无力来突破寒鹤的结界。

可就在这时,隐藏枪身之上的白头天翁为了离开,突然助他一臂之力,使得惊神枪光华暴涨,一举刺破了寒鹤的防御,枪身直射云霄,瞬间消失无影。

寒鹤有些惊异,脸上满是不解。

田磊脱口道:“怪了,这家伙怎会有如此可怕的实力?”

同一时间,雪隐狂刀在察觉到白头天翁不见后,立马转变了战术,身体横移数十丈,贴在竖直的石壁上,身体顿时隐去。

马宇涛见此,大为惊愕,立马追赶过去,可惜已经找不到丝毫雪隐狂刀的气息。

赵玉清淡然道:“不要找了,这是他的绝技雪隐无痕,十分怪异。”

方梦茹轻吟道:“师兄,那白头天翁也不见了。”

赵玉清道:“我知道,他隐身在秃天翁的那柄长枪上。”

方梦茹疑惑道:“师兄既然知道,为何不阻止呢?”

赵玉清看了她一眼,轻声道:“这白头天翁与雪隐狂刀二人,实力相当惊人。我们眼下所见到的,并非他们的真是实力。”

方梦茹愕然道:“不可能吧。”

赵玉清叹道:“我也希望不可能,但就当年的传言,白头天翁位列当世九大高手之一,其威名为比起师妹在中土的地位还高,你以为他就这点本事?再者,三千三百年前,那时的修真界与现在不一样,能荣登九大高手之列,白头天翁绝对有着惊世骇俗的实力。”

方梦茹质疑道:“就之前的情况来看,他若真有这般厉害,何用处处忍让,这岂非不合常理?”

赵玉清沉吟道:“白头天翁此人心机深沉,不像雪隐狂刀那般狂傲。他一再隐藏实力,我估计有两个可能。

其一,他与五色天域之间面和心不合,但介于某种原因,他不敢表露出来。

其二,他的实力受到了限制,有可能被什么人封印了一部分力量,所以才会出现如今的情况。”

方梦茹听完陷入了沉思,赵玉清的推测虽然荒谬,但也不无可能。只是她还是不明白,赵玉清为何要方白头天翁离开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