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天邪二老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天麟道:“对方十一人中,最厉害的当数蓝发银尊,白头天翁与雪隐狂刀,其余之人参差不齐,是我们主要消灭的对象。

待会,到了那里,我们首先派出三个实力不弱,足以牵制蓝发银尊三人的高手,以游斗的方式缠住他们。

然而我们这边实力最强之人,就选择对方最弱之人,行雷霆一击,务必在三招之内消灭对方。

如此,只要数招之人,双方的实力就会出现较大的转变,那时候我们若是运气好,就能一举把他们歼灭。”

马宇涛赞道:“不错,这方法很好,我赞成。”

楚文新道:“天麟的计策很好,我们现在要分派一下人手,还是请谷主决定,由哪三人去牵制住对方最强的高手,哪些人实行雷霆一击。”

赵玉清闻言,沉吟道:“我考虑了一下,那蓝发银尊三人实力非凡,估计很快就会识破我们的计策,所以这出手之人,要有相当不弱的实力才行。

眼下就我们这里的情况,我打算让天尊去拦住那蓝发银尊,宗主对付白头天翁,二师弟应付雪隐狂刀。

你三人务必要冷静,决不能与他们硬拼,要想方设法牵制住他们,不让他们有机会脱身,或是出手攻击别人。”

公羊天纵道:“谷主放心,此事关乎天下,一时半会我还是能够忍耐。”

马宇涛道:“为了冰原和平,我什么都干。”

寒鹤没有多言,只是点了点头。

见此,赵玉清道:“剩余之人中,天麟、新月、楚少侠、江姑娘四人,你们全力而为就行了。我与师弟师妹行雷霆一击,姬女侠实力不弱,也选择适当的敌人下手。大家务必小心安全。”

众人闻言,觉得这样的分配很合理,于是一致同意,随即便加快速度,朝着天邪宗所在的天河平原飞去。

距离,一步步近了。

战斗,即将打响。

接下来,冰原高手与五色天域之间,一场正面的交锋即将展开。

这一次,冰原高手有希望扭转局面,获得胜利吗?

他们双方最终会是怎样的结局呢?

天邪宗,位于天河平原之上,是冰原三派中,房屋建筑最有气势,外观最为华丽的一处。

这里,门人弟子众多,虽然绝大部分只是一些资质浅薄之辈,可加起来也有上百人,其中还出了一个名扬天下的天穆风,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。

今天,中午之前,天邪宗就收到马宇涛的口信,让门下弟子大部分离开,前往中土避难。

于是中午时分,天邪宗门下七八十个修为最弱的弟子便统一离开。

这样,眼下的天邪宗清清静静,除了坐镇山门的两位长老九峰与秦刚之外,就剩下十数个门人打理日常起居。

此时,在天邪宗的一处小院里,九峰与秦刚正在下棋。

九峰外表七旬开外,很显老。

秦刚则五十出头,相貌端庄。

两人棋艺不错,眼下正处于僵持局面。

突然,沉思中的九峰脸色一变,猛然抬头看着天际,老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沧桑。

秦刚见状,颇为惊讶,问道:“大长老,你怎么了?”

九峰起身,看了一眼那未了的残局,沉声道:“或许这将是我们人生中最后的一次对弈了,你会怀念吗?”

秦刚脸色一惊,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点头道:“一生对弈数百回,胜负从来不让谁。

或许这是我们唯一可以分出胜负的一局,但那已经来不及。

可能,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关系,注定谁也赢不了谁。”

九峰放声大笑道:“此生无缘胜负局,来世还要分高低。走,我们去会一会那些人。”

大步而出,九峰似乎看透了生死,身上透着一股豪迈。

秦刚平和一笑,表情看不出多大的波动,随在九峰身后,朝天邪宗门外走去。

届时,有门人弟子察觉到这一情况,连忙上前询问。

秦刚沉吟了一下,对一个门人道:“你速去百里之外的雪丘峰,找一颗雪松。

找到之后跪在雪松前,一边叩首一边说,天邪遭劫,强敌进犯,千年基业,毁于一旦。

记住没有?”

那门人应声道:“记下了。”

秦刚道:“记得一定要跪到有人问话才能起来,不然你就跪死在那,不要回来。”

那门人不解,但却脸色坚毅,应了一声便飞射而去。

九峰命人将所有弟子召集一起,对众人道:“东行百里,取道正南,大家切莫回头,一直往前。”

一个弟子问道:“大长老,为何要我们走?”

九峰严肃道:“不为什么,这是命令,马上离开,一个不留,违令者斩!”

顿时,十数位弟子迅速离去,朝东行去。

待中弟子离去,九峰突然道:“秦刚,要不你也走吧,天邪宗我来顶着。”

秦刚笑了笑,有些沧桑的道:“天邪宗立派千年,你一把老骨头顶不住。还是让我陪你一块,两人各顶半边,比较轻松。”

九峰没有多说,看着西边那弥天的风雪,感慨的道:“在这生活一辈子,其实真的有些倦了。可怜我这一生啊,还从不曾踏出冰原,也不曾见过外面的世界。”

秦刚淡然道:“记得穆风曾说,中土地大物博,山川秀丽,江河如龙。若是有机会,我陪你去走一走。”

九峰笑道:“我一把老骨头了,恐怕是没有机会了,还在留在这里,守着这片雪白的世界……哦……来了,看样子人不少,很抬举我俩。”

秦刚看着远方,自嘲道:“是啊,谁叫我俩是顶梁柱呢?”

九峰笑笑,并不多话,凝视着那飞射而来的人影,苍老的脸上有着几分精干的味道。

秦刚挺了挺腰,缓缓拔出了随身长剑,大笑道:“我们这一生,似乎从没什么机会与别人过招。今天有幸遇上,也当是回忆一下,儿时练功的情况。”

话落,两人眼前光芒一闪,蓝发银尊、白头天翁、雪隐狂刀以及白发仙童、蓝魅儿等人,同时落下。

不屑的看了一眼天邪宗的建筑,蓝发银尊哼道:“就是这个人都跑光了的地方?”

白头天翁面无表情的道:“我也不曾来过,想来应该就是这里了。”

蓝发银尊轻哼一声,目光凌厉的瞪了九峰与秦刚一眼,震得二人身体一晃,并道:“你二人可是天邪宗门下?”

九峰暗自惊心,嘴上语气丝毫不弱,反驳道:“看你蓝发黑眼,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,多半是没人要的杂种,竟然跑来这里认祖归宗,我看你是走错了地方。”

蓝发银尊闻言大怒,喝道:“大胆,本尊面前你敢如此放肆。还不将他给我拿下。”

“是,主子。”应声而出,风大宛如猎豹,行动矫健的朝九峰逼近。

秦刚见此,笑道:“大长老,这人也是人模鬼样,还是让我来会会他。”

说完横剑胸前,朝风大走去。

九峰没有阻拦,只是叮嘱道:“小心点,别被疯子给钉了。”

秦刚无所谓的道:“蜂子要钉人,就好比野狗要吃屎,改不掉的。”

风大微怒,喝道:“大胆。”

蓝光一闪,风大手中的银刺迅速挥出,夹着密集的银芒,出现在秦刚胸前。

冷漠一笑,秦刚挥剑反击,连绵不断的剑影层层叠叠,如海浪一般迎上了风大的攻击。

是时,双方的兵器相撞,秦刚身体一晃,随后就仿佛喝醉了酒一样,一直不停的朝后退。

风大步步逼近,手中银刺纵横交错,看上去轻松无限,可威力却是惊人。

突然,风大一声爆喝,手腕凌空一转,一缕蓝光破空而现,在秦刚惊骇的眼神中,穿透了他的咽喉。

九峰见转,身体朝后一晃,老脸上流露出浓浓的伤悲,却不曾出手相助。

秦刚眼神古怪,在惊骇之后泛起了一缕怪异的微笑,趁着风大手中银刺击穿自己咽喉的那一瞬,一直后退的身体突然前冲,致使那银刺刺穿了他的脖子,一直刺到手柄处。

这一来,风大有些意外,心神出现了一缕空挡,右手就那样愣愣的握着银刺,眼睛看着秦刚那张逼近的脸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