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三章 群邪汇聚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天麟闻言,识趣的笑笑,搂着玫瑰与牡丹窃窃私语,趁机与二女培养感情,不理会四周之人。

见此,众感生气,除了青影玄尊淡漠沉静之外,其余之人都扭头四顾,一时间雪谷中寂静无声落雪可闻。

这情形有些诡异,不符合常情。

照说秃天翁、三翼圣使明显有些惧怕青影玄尊,为何此时却不离去?

是害怕引起青影玄尊的注意,还是另有目的?

西北狂刀似乎知道青影玄尊来历,看他神色阴霾的样子,显然也得罪不起,他似乎与青影玄尊没什么恩怨,他又为何呆在这里?

至于黄杰,他的到来有些神秘。

他是察觉到了这里的异常,想来打探一下,还是想来会一会青影玄尊?

寂静中,天麟显得意气风发十分得意,他双手搂着两个绝世大美人,亲昵的与二女说着悄悄话,鼻中闻着二女身上那不同却醉人的香味,心里飘飘如仙,别提有多满足。

红玫瑰保持着她的清冷与傲气,虽然知道天麟在占便宜,但却漠然不动,保持着她独有的气质。

蓝牡丹性格要随和一些,她似乎能读懂天麟那歪歪心肠,知道他想一箭双雕,但在眼前的情况下,她却并没有点破,而是以一种宠爱的方式,纵容了天麟的欲望与得意。

时间,在无声中过去。

当两股强大的气息临近,众人这才回头,纷纷凝视着天际。

就大家的感应,这两股气息颇为不同,自两个方向而来,一前一后相差不是太远。

很快,第一道气息靠近,大家仔细看见,来者是一个白头老者,正是那白头天翁。

见到他,红玫瑰与蓝牡丹反应颇大,顿时挣开天麟的怀抱,眼神中透着寒意。

天麟有些警惕,一个雪隐狂刀就差点要了他的命,如今换成白头天翁,若是打起来,估计天麟也是讨不到便宜。

扫了一眼雪谷之中的众人,白头天翁的目光在玫瑰、牡丹身上停留了一下,随即落在了青影玄尊身上,脸色隐然有几分惊讶,轻声道:“你是……”

青影玄尊看着白头天翁,淡然道:“故人相逢,却已不识。看来异界的生活,让你忘记了很多尘世。”

白头天翁皱眉道:“故人,你……难道……是你!”

脸色一变,白头天翁猛然睁大眼睛,周身洋溢着一股奇异之情。

青影玄尊淡然道:“看来你已经想起故人。”

白头天翁脸色复杂,问道:“你来此地,不知何事?”

青影玄尊道:“随心而动,天下可去。来这里,是因为这里有我要找的东西。”

白头天翁似乎明白她的话,轻声道:“你要找的东西,别人也在找寻。估计到时候会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。”

青影玄尊笑道:“若念旧情,本尊可以网开一面,若不念旧情,本尊自然是六亲不认。如何取舍,存乎一心。你最好花点时间考虑。”

说完抬头看天,因为另一股气息已经临近。

白头天翁不语,他也抬头看着天上,与众人一起等待着那即将到来的不速之客。

眨眼,光芒一闪,人影浮现。

一个黑白相间的男子出现在雪谷上空,那张半黑半白的脸上,左眼睁开右眼闭上,给人一种怪异之感。

看着来人,西北狂刀、秃天翁、三翼圣使大感竟然,各自惊呼道:“你是谁?”

黄杰双眼微眯,疑惑道:“你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,到底你是谁?”

白头天翁、蓝牡丹、红玫瑰神情微动,都感应到来人身上有种厉杀之气,心头隐隐有种不安,一直凝视着来人。

天麟一见这模样,就知道他是无相客的异变之身——死亡城主黑白颠,当下不由暗自打量,发现这黑白颠真是名副其实,就是不知道他那闭着的佛眼到底有什么怪异。

青影玄尊一向镇定,但在看到黑白颠时也颇为惊讶,沉声道:“死亡城主,想不到你终于重现人间。”

黑白颠扫了众人一眼,目光落在青影玄尊身上,颇为意外的道:“本城主也想不到会在多年之后,在这个地方遇上你。”

青影玄尊凝视着黑白颠,沉吟道:“看你气色不佳,似乎还不曾完全恢复。今日来此,想干点什么?”

黑白颠由于脸色黑白分明,表情让人一时间看不太习惯,所以大家对于他的神情变化,一时还不太容易把握,也看不出他气色是好是坏。

这时,见青影玄尊说起,大家才隐约了解一点,但却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。

其实,青影玄尊点破黑白颠的身体状况,那是一种无形的暗示,也是一种威胁。

用意是提醒黑白颠,叫他不要在青影玄尊面前放肆。

对此,黑白颠心里自知,但却颇为不悦,冷然道:“有你在此,我岂能不来瞧瞧?”

青影玄尊淡然道:“好意心领,城主重现人间,乃是可喜可贺之事,我也当送上一声恭喜。”

黑白颠哼道:“我身体不佳,恐怕承受不起,还是先行告辞。”

说完一闪而逝,眨眼就没了踪影。

青影玄尊目光轻移,看着天麟问道:“你之前说的那人,可就是这位死亡城主?”

天麟道:“不错,就是此人。

他原名无相客,是前两天才突然发生异变,成了如今这个样子。

听玄尊的语气,似乎很了解,不知道可否讲解一下,也让我们增长一点见识。”

天麟的话,让黄杰、西北狂刀颇为惊讶。他们根本不曾想到,黑白颠竟然会是无相客演化而成。

青影玄尊见天麟问起,稍稍沉吟了一下,开口道:“有关死亡城主之事我略有耳闻,但却不便在他背后提及。以后若有机会,我自会告诉你。”

天麟疑惑道:“那现在呢?”

青影玄尊笑道:“你不是在等待时机吗?怎么,不想等了?”

天麟嘿嘿笑道:“我原本以为玄尊与死亡城主两强相遇,会有一番激战。

到时候我趁机离去,那不正好?

谁想玄尊一句话就吓走死亡城主,我现在还哪来的机会?”

青影玄尊哼道:“休要在本尊面前耍嘴皮,你那点心思我是一清二楚。现在这里该来的人都来了,还是说一说正题吧。”

天麟眼珠一转,看了一眼沉默不言的其他人,问道:“玄尊口中的正题,不知道所为何事?”

青影玄尊看了一眼四周,语气颇显神秘的道:“这么多人来此,有些是来看热闹,可有些人却不是。”

天麟一点就透,笑道:“我明白了,大家来这个地方,应该还有别的目的。只是我不太理解,有玄尊在此,这些人都不肯走,到底是什么东西,这般吸引人?”

青影玄尊冷然道:“那就要问有些人,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。”

天麟不解,目光扫过白头天翁、黄杰、秃天翁、西北狂刀、三翼圣使,见他们全部面无表情,心里不由疑惑,这五人中有几人是来看热闹,有几人是怀有目的?

雪谷中,此刻又一次陷入了沉静。众人各自沉默,看不出丝毫变化,似乎都在刻意掩饰。

红玫瑰见此,轻哼道:“你们这里的人,比我们那里还阴险,一个个阴阳怪气,把自己隐藏得很深。”

天麟劝道:“玫瑰莫要与他们一般见识,越是心机深沉的人,越是活得累,越是不开心。”

蓝牡丹感叹道:“世人都明白这个道理,可就是都喜欢故作深沉。”

青影玄尊道:“世上若无这些,又何以有争斗,有刺激,有差异?”

红玫瑰哼道:“你更不是好东西,休要说他们。”

青影玄尊脸色一冷,喝道:“放肆。你敢再顶撞本尊,我就先灭了你。”

天麟闻言,忙拉住红玫瑰,劝道:“别冲动,你看大家都不动,我们要是动手,岂不便宜了别人。”

红玫瑰怒道:“天麟你让开,我黑池血玫还没有遇上不敢惹的人,我就要看她到底有多大本事。”

天麟见她怒不可竭,拉都拉不住,只得双手用力,一下子把她给抱紧,两人来了一个亲密接触,这让红玫瑰一愣,似乎身体的触碰分散了她的注意力,当即把目光移到天麟脸上,含羞似怒的瞪着他。

天麟紧紧的抱着她,感觉那娇柔的身子充满了弹性,一边不禁遐思,一边忙道:“犯不着意气用事,你看那白头天翁这么牛皮的人都乖乖呆在那里不敢吭声,你何必跑去强出头?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