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宿命姻缘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白衣女子闻言,眼神波动了几下,轻声质疑道:“是吗?连上苍都动容的缘,那是什么缘?”

天麟笑道:“那是善缘,情缘,姻缘。”

隐约笑了笑,白衣女子反问道:“你就不怕是孽缘、残缘、宿缘?”

天麟自负的道:“我心坚定,万缘亦善。”

微微颔首,白衣女子不再争辩,淡然道:“天麟,知道这是哪吗?”

天麟想也不想的道:“这是天堂,有你陪伴。”

白衣女子瞪了他一眼,轻吟道:“不要耍嘴皮,我不喜欢你嬉皮笑脸。”

天麟闻言,顿时收起玩笑的表情,淡然道:“好,你不喜欢,我就换一副表情。现在我们来谈一谈这个地方,这其实是你的居所,只是颇为神秘,似乎隐藏着什么故事。”

白衣女子身影一动,横移数丈,轻如雪花般坐在了玉床上,眼神淡淡的看着对面,轻吟道:“这是我的家,也是我的根源。”

天麟移身来到她的身边,挨着她坐下,看着眼前玉一般的世界,轻声问道:“你的家就你一人,没有其他人在?”

白衣女子淡淡道:“是啊,千年如此,世代一人,我们生生世世守着这里。”

天麟微愣,白衣女子的话似有未尽,到底她是怎样的一个人,为何要孤独的生活在这里?

带着好奇,天麟问道:“既然世代如此,为何不想法改变呢?”

白衣女子淡淡而笑,含着几许忧伤,轻吟道:“宿命如此,无法更改。”

天麟不以为然的道:“只要有决心,就一定有办法。相信我,我一定让你摆脱这种孤独的生活,让你的生命变得精彩,人生变得有意义。”

白衣女子看着他,默默的看,许久才微微点头道:“或许,你有办法。只是,那需要代价。”

天麟不在意的道:“凡事有得有失,取舍之间决定成败。只要能让高兴,些许的代价是值得的。”

白衣女子重复道:“些许的代价?或许吧。”

起身,白衣女子缓步而行,看着四周那熟悉的环境,一个人沉浸在无声的世界。

天麟看不懂她,只是默默的跟随,一边留意着附近的情况,一边揣摩着白衣女子的心思。

就这样,两人无声的绕着中间的大洞环形,一圈,两圈,三圈,不知不觉间,时间就慢慢过去。

终于,白衣女子停下身子,她似乎倦了,再次回到玉床边,静静的坐在玉床上,默默的看着天麟。

察觉到她似乎有些变化,天麟静静的看着她,柔声问道:“你怎么了,有心事?”

白衣女子轻轻摇头,不语。

天麟微微皱眉,又问道:“你有话对我说?”

白衣女子依旧摇头,还是不语。

天麟迷惑了,沉思了片刻后,继续问道:“你是不是想让我开口问你一些事情?”

这话纯粹是天麟的胡乱猜测,可谁想白衣女子听后,竟然不再摇头,就那样眼神复杂的看着天麟。

觉得意外,天麟开始考虑,在沉默了半晌后,开口道:“刚刚我陪着你走了十二圈,那代表什么含义?”

白衣女子幽幽轻吟道:“那代表十二日。”

天麟不解,继续问道:“之后你停下,坐在这玉床上,又代表什么意思?”

白衣女子沉默了一下,语气飘忽不定的道:“那是我累了,要休息。”

天麟问道:“那现在与我说话,又是为什么呢?”

白衣女子不语,隐约有股淡淡的伤感藏在眼底。

看着眼前谜一样的女子,天麟觉得这是他一生中遇上最棘手的事情。

既不能逼问,又不想让她不开心。

这样一来,天麟就只得委屈自己。

这时,白衣女子突然道:“天色不早了,你该离去了,这里的寂静,不适合你。”

天麟一愣,突然有种深深的失落,他不想离开,但他心里明白自己必须离开。

只是在离开前,天麟心头还有许多疑问,他不想带着遗憾与迷茫离去,所以他要先问仔细。

“我们的相遇乃是某种宿命的交集,刚开始或许还有点不适应,但我相信不久之后,我们就会彼此熟悉。现在,天色如何我无法判定,但我的确是该回去了,只是在离开前,我有一些疑问,希望你能回答。”

看着白衣女子,天麟严肃的道。

似乎知道天麟会问,白衣女子并不在意,淡然道:“你问吧。”

天麟微微颔首,看了一眼四周,问道:“这是你的居所,但这到底是哪里?”

白衣女子淡雅回道:“这是极北之巅,冰原深处,此洞名为锁心,是本门立派之地。”

天麟惊异道:“锁心洞?这名字似乎不太好听。到底你属于什么门派,会住在这极北之巅的冰原深处?”

白衣女子看着天麟,轻吟道:“本门世代单传,名为绝情门,传到我这一代,已经是第十二代。”

天麟惊讶道:“绝情门?那岂不是无情无欲?这样的门派有什么必要延续?我看你不如随我离去,不当这绝情门人,免得为难自己。”

白衣女子幽幽道:“一入绝情门,至死不能离。星辰落九天,宿命破残情。”

天麟惊疑道:“什么意思?至死方休,这是什么门规?”

白衣女子低吟道:“这不是门规,是我们的宿命。”

天麟不轻哼道:“古怪,真是不可理解。对了,说了半天,你还没有告诉我,到底你叫什么名字,我该如何称呼你?”

白衣女子沉默了一下,轻声道:“我没有名字,我们世世代代都共用一个字名,你可以叫我玉心。”

天麟轻念了两遍,问道:“为何叫玉心?”

白衣女子看着四周,淡然道:“这里的玉浑然天成,我们世代都居住于此,生活在玉的世界之中,故名玉心。玉之心,奇寒如冰,绝于情,不染凡尘。”

天麟不怎么乐意,微哼道:“你们的先祖是个怪人,弄得后世徒孙虚度光阴,浪费青春。”

白衣女子玉心道:“我们这一派与世隔绝,世代守护着一个宿命,不同于凡俗修真门派。”

天麟见她固执无比,知道一时间也难以说服她,于是追问道:“什么宿命,值得你们世世代代不惜青春,甘愿与寂静为伴,都要去等?”

白衣女子玉心淡然道:“我们的宿命藏于心,止于口,不足以为外人知。”

天麟无奈,换了个话题道:“之前你是如何把我救醒的,那浴池之中又藏着什么玄机,还有那把剑,为何我最初拔不出来?”

玉心笑了笑,有些寂静的起身,走到那浴池旁,看着里面乳白色的液体,淡然道:“这是玉之精华灵泉石乳,服食可助长修为,对于修道之人而言,乃是天地至宝。你之前全身浸泡其中,石乳的灵气透过你周身毛孔进入你的体内,能自动修复你受损的经脉。此外……”

声音一顿,玉心将目光移到浴池一侧那平台上,指着那玉碗之中的透明玉液,轻轻的道:“这是石乳之精,名为龙诞玉液,一滴可抵十年修为,你曾服食了小半碗,故此伤势痊愈,且修为大进。”

天麟惊讶道:“这么好的东西,你让我服了半碗,不觉得可惜?”

玉心瞪了他一眼,微显不悦的道:“你又开始顽皮了。”

天麟讪讪笑道:“别生气,我一时忘了。你继续说。”

玉心脸色稍好,轻吟道:“龙诞玉液每十年一滴,如今已有数千年。除了历代门人服食了一部分之外,你是唯一服食过龙诞玉液之人。传说,此物能令人起死回生,但必须要满足两个条件。第一,精通起死回生之术。第二,得天巧遇之人。”

天麟惊叹道:“这么神奇?那你要是全部服下,岂不可以永远不死?”

玉心摇头道:“此物我自小服食,身体已生抗力,其灵气在我身上表现十分平淡,不似你初次服食,感觉那么强烈。另外,此物有清心寡欲,镇定凝神之效,长期服用会让人慢慢忘记俗事。”

天麟一愣,随即恍然大悟道:“我明白了,记得我第一眼看见你,就觉得你宛如世外之人,不染凡尘。原来都是因为这东西吃得太多,才导致你变得一尘不染,心如铁心。”

玉心淡淡一笑,不置可否,目光移到那把神剑之上,隐约间流露出一股莫名的悲伤。

天麟感觉到她的变化,询问道:“玉心,你怎么呢?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