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章 绝世佳人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此外,在冰洞入口的周边,有一个奇异的火焰图腾,看上去像是一些怪兽,显得十分反常。

顺着冰洞而下,里面是一个罕见的天然洞穴,长满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植物,有花有草,有树有藤,倒挂在洞壁之上,像千丝万缕随风飘扬。

继续向下,植物逐渐减少,在大约下沉五百丈之后,出现了一段冰雪覆盖的区域,四周洁白无暇,唯有中间通风的位置,一直吹着徐徐的暖风,给人一种本末倒置的感觉。

穿过这片雪白的区域,继续下移百丈,来到一个玉的世界,遍地是晶莹闪亮的玉石,彼此联成一体,浑然天成,给人无比的震撼与美感。

在这里,中间是一个直径三丈,上下贯穿的通道。

往上,是徐徐的暖风一直吹拂,往下,是一团白雾迷茫,看不见下面的情况。

四周,玉石天成,有各种各样的动物、植物,以及桌椅盆床。

在这里的一角,有一个天然的浴池,不是很大,却盛满了乳白色的液体,一直散发着清香。

仔细看,那乳白色液体的来自头上,沿着九条钟乳石缓缓滴落,汇聚在浴池之中由少积多。

此外,那九条钟乳石形态有些奇怪,彼此错落有致,看上去就像是一条龙的龙身,而龙头位置正对这浴池旁边的一个平台处。

那里放着一个玉碗,里面盛着半碗玉一般的半透明液体,其中还漂浮着一颗细小的珠子。

此刻,在那浴池之中,正静静的躺着一人,全身被乳白色的液体浸泡着,只留出一个头来。

细看,这人剑眉星目,英俊不凡,脸容是那般的熟悉,不是天麟还有谁?

浴池边,坐着一个白色身影,那笔直的秀发偶尔飞扬,散发出淡淡的飘逸,正凝视着天麟那沉睡的脸。

地上,天麟的衣物摆在一旁,他怀中的那边镜子、阴玄钟、牡丹花、玫瑰花以及雪莲花都静静的放在平台上,与那把不知名的神剑放在一块。

四周,寂静无声,空空荡荡。

雪白的身影一动不动,就仿佛石像一般,默默的凝望。

突然,天麟的眉头皱了一下,随即眼皮活动,慢慢的张开了眼。

一刹那,玉质的光芒映入天麟的双眼。

他由于躺在浴池之中,正好看到上方的钟乳石,第一感觉有些奇怪,可很快就适应过来,扭头看着一旁。

突然,一双明亮如玉的眼睛映入天麟的眼帘,他整个人呆住了,就那样愣愣的看了好一会儿,思绪才猛然清醒,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,却又带着几分喜悦。

移开目光,天麟看着眼前那绝美的佳人,这种近距离的观看,令他心荡神驰,有一种欲夺其心,欲占其身的强烈愿望。

那一刻,天麟忘记了以往,忘记了一切,脑海中除了那双明亮的眼睛,那副绝美的容貌,已经容不下任何东西了。

他痴痴的看,默默的望,没有开口询问,没有开口表达,生怕打破这份美丽,惊走了这份荣耀。

时间,在天麟的脑海中变得抽象。

他宁可万年不变,就守护在那佳人身旁,一直这样将她守望。

察觉到天麟的变化,白衣女子隐约笑了笑,宛如冰山融化,又似百花齐放,带着无比强劲的震撼力,深深的撼动了天麟的心房。

“你怎么样?”

短短的四个字,宛如仙乐一样,不止是声音娇柔动人,更带着一份关切,令天麟无法遗忘。

傻傻一笑,天麟显得有些木讷,一个劲的点头道:“我很好,我很好。”

白衣女子微微点头,神情淡定优雅,起身走向一旁,背对着天麟道:“你既然已好,就穿好衣物吧。”

天麟呆呆的看着她,直到听清楚她的话,这才猛然回过神来,仔细查看自己的情况。

这一看,天麟发现了这里的奇妙,也同时察觉到了自己的一些变化。

首先,天麟之前与雪隐狂刀一战,身体受到了极重的伤害。

如今,他不但身体痊愈,而且通体舒畅,连修为都跨进了一大步,从归仙境界的初期,提升到了归仙境界的后期。

关于这一点,天麟仔细想了想,主要原因估计有两方面。

第一,潜藏在他经脉中的万年血参之力,以及烈火真阴之力,已经进一步与他的身体融合。

第二,这浴池之中的乳白色液体,充满了灵气,与天麟六岁时遇上的地脉灵泉颇为相似,但功效更胜一筹。

如此,综合起来,天麟的这一次受伤非但无事,反而因祸得福。

此外,天麟还发现,这乳白色的液体有美容护肤的功效,可惜他是男子,对这一点不是很在意,但却隐约猜到,眼前的白衣女子有那绝世的美貌,估计与这浴池有很大关系。

收起杂念,天麟缓缓起身,发现自己下身还穿着短裤,心里稍稍好受一点。

随后,天麟迅速穿衣,花费了片刻时间,待一切整理妥当,这才将随身之物,镜子、钟、花全都收好。

平静了一下心情,天麟走到白衣女子身边,鼻子中闻着她身上那股醉人的芬芳,轻声道:“好了,穿戴整齐了,要不要检查一下。”

顽皮的话语带着几分古灵精怪,天麟在冷静之后,本性又显露无疑了。

前行一步,随后回转,白衣女子看着眼前的天麟,只见他神采飞扬,笑容亲切,深心中不由有几分喜欢。

然而白衣女子表情平淡,对于心神的控制把握得极好,很难从外表上看穿她心中所想。

微微颔首,白衣女子避开天麟的目光,淡然道:“还算整齐,勉强可以。”

天麟欣喜,笑道:“既然可以,那我是不是该好好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呢?”

白衣女子看着天麟那嬉笑的俊脸,不甚在意的道:“不用,我救你是因为宿命,不是本意。”

天麟笑容一呆,反问道:“这么说来,若非宿命之因,以你自己的本意,是不会救我了?”

白衣女子看了他一眼,半转身道:“或许是那样。”

天麟急切道:“那或许会不会是另外的情况?”

白衣女子不语,就那样背对着他,以沉默作为回答。

天麟有些失望,但并不气馁,转到白衣女子面前,目光锁定她那美丽的双眼,轻声道:“若是有一天,你心甘情愿的救我,那时候我们之间,是不是不会再像现在这般,心与心还隔着一重山?”

白衣女子看着他,眼中泛起了一丝天麟看不懂的神情,轻吟道:“若是有那一天,我们之间的确不会像现在这般。只是那一天,你或许会怀念从前,我或许会含笑离开。”

天麟没有听出太多的含义,只当白衣女子生性冷傲,也没有过多在意,反而郑重的道:“若有那一天,我不会让你离开。我会不惜生命,也要把你永远留在我身边。”

白衣女子闻言,眼神微微一变,沉默了半晌后,轻吟道:“随意的一句话,真的能够成为誓言?”

天麟见她质疑,正色道:“我在这洞中所说的每一句话,都经得起天地考验。若有违背誓言,就让我孤老一生,相伴。”

白衣女子看着他,久久不曾移开视线,直到半晌之后,才轻叹道:“若这是你的誓言,你会付出代价。”

天麟严肃的道:“不管什么代价,只要有你在我身边,我都敢于承担。”

这一刻,天麟立下誓言,只为那不属于人世的绝美容貌。

或许,这便是所谓的一眼钟情,一语誓言。

白衣女子神色复杂,坦然的面对天麟,仿佛要他把自己看清,也同时把他看穿。

一会儿,白衣女子低吟道:“或许,我只是你生命中不经意间看到的一眼残念,你追逐到头,得到的不过是光阴虚度之后的茫然。”

天麟似懂非懂,隐约明白,口中反驳道:“即便是瞬间的爱,我也要把它变成永恒存在。”

白衣女子幽幽一叹,不染凡俗的绝美容颜上隐约流露出一丝惋惜,似乎想劝说天麟回头,可惜天麟却执意追求。

如此,白衣女子不再多劝,转身看了四周,淡然道:“这里的玉恒古存在,令人震撼。可这里的玉寂静无声,没有光彩。”

天麟道:“这里的你,天下罕见,令万物羞颜。这里的我,得天宠爱,能与你相见。这是一种缘,注定要相见。连上苍都为之动容,大地都为之感叹。”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