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 神秘女人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斐云冷酷道:“不要得意,比过之后,才知道谁弱谁强。看招,一反云天,鬼魅不见。”

随着斐云这句话的出口,那悬浮半空的金笛突然一颤,原本三尺大小的笛身突然拉伸,变成了三丈长,数尺大,周身金光如日,夹着至圣之气普照四方。

如此,天蚕控制的区域内,一层金色逐渐弥漫,所到之处空间解冻,立马恢复了自然。

同时,那金笛旋转落下,冰海之精的笛身内壁发出璀璨的金光,宛如九天雷电,瞬间作用于天蚕头上,一举击破他的防御结界,将他笼罩其间。

刹时,天蚕怒吼连连,周身黑气弥漫,在金光的作用下,不断的溢出体外,身体扭曲变形,脸色狰狞恐怖,看得雪地上的雪狐大感惊讶。

察觉到危险,天蚕极力挣扎,在一番努力之后,发现姚云体内的魔气引起了龙纹金笛的反应,这让天蚕顿生不妙,元神瞬间脱离姚云的身体,一下子摆脱了金笛的纠缠。

届时,斐云察觉到这一情况,意识转动间,金笛抛开姚云的身体,朝着天蚕的真身追去,二者在附近的空间内一前一后你追我赶。

片刻,天蚕似乎倦了,突然不再躲闪,那肉呼呼的身体瞬间变大,反而把金笛给夹在了肉身之中,使得斐云大感意外。

然而斐云虽然意外,却并不惊慌,一边催动法诀,一边转换手势,口中冷厉道:“二逆苍穹,仙佛下凡。”

刹时,金笛光华璀璨,其耀眼的光芒透过天蚕的肉身,映红了附近的区域,使得体型巨大的天蚕一阵颤抖,口中发出怪异的声响,在坚持了片刻后,最终甩开了金笛,朝着远处逃窜。

“想走,你也得问问我的意见。”

冷笑声中,斐云催动着金笛,意念闪动间,金笛便拦下天蚕,彼此相距数丈,你动我动,你走我走。

察觉到不妙,天蚕低鸣一声,瞬间折返,再次强占了姚云的身体,怒视着斐云道:“小子,你真要与我过不去?”

斐云凌空盘坐,金笛悬浮在头上,发出一层层圣洁的光芒,在他身外形成一个圣光结界,显得无比威严。

“是又怎样?你要不服,可以试一试我的龙纹金笛,看它是否敌得过你那修炼数千年的修行。”

天蚕迟疑起来,他并不怕斐云,可对于斐云手中的龙纹金笛颇为顾忌,搞不懂这玩意为何如此霸道,竟然能克制它的气息。

其实斐云修为并不简单,位于归仙境界的中后期。

可仅凭这点,他不是天蚕的对手,双方交战就显得处处受限。

然而斐云手中的金笛,乃师门圣物,历时千年三代承传,融合了前三代师门长辈毕生精华,只要懂得运用之术,就能将斐云本身之力,与三代长辈的绝世修为融为一体,达到惊世骇俗的境界。

同时,金笛本身乃冰海之精千年修炼而成,有降妖伏魔,诛鬼斩仙之能,绝不亚于任何神器。

这样一来,天蚕虽然厉害,可他灵异之身终究摆脱不了妖气,寻常法宝虽无可奈何,但这龙纹金笛却正好可以克制他。

见天蚕不答,斐云哼道:“怎么,怕了,还是后悔了。”

天蚕瞪了他一眼,冷冷道:“住嘴,就凭你点本事,我还不屑与你一般见识。现在,咦……这……是……”

声音一顿,天蚕猛然抬头看着远处,眼神中露出一丝阴霾。

斐云留意到他的变化,暗中发出一股探测波,立时就感应到一股邪魅之极的气息,正飞速朝这边飞来。

为此,斐云心思一转,迅速下落数丈,盘旋在雪狐上空,将她笼罩在自己的保护圈内。

而后,斐云移目天际,等待着那股气息的到来。

天蚕此时神情奇怪,他似乎觉察到了什么,迅速收敛自身的气息,催动姚云身上的魔气,转变着自身气息的性质。

斐云有所察觉,但却不解其意,只得暗自思考。

很快,天空雪花飞散,原本正常下落的雪花,仿佛受到了某种力量的牵引,自动让开一片区域,好似在迎接某人的到来。

见此,天蚕并不惊讶,可斐云却有些惊讶,到底什么人这么嚣张,连雪花都要让他?

正自思量,斐云眼前光芒一闪,一道青霞破空而至,其上立着一前两后三道青色的身影,眨眼就到了眼前。

仔细看,那道青霞其实是一道青色光芒演变而成,宽两丈长四丈厚约两尺,就像一道青色的匹练。

在青霞之上,三位清一色的身影皆是女子,看样貌年岁不大,前面一位似乎是主人,二十上下绝美惊人,有着艳冠群芳的容貌,气质冷厉中带着几分妖异。

后面两位像是婢女,皆是十七八岁的模样,秀丽中带着几分冷酷,有一种毒辣的美。

这三女衣着一色,但打扮略异。

那为首的女子头上带着一顶五彩夺目的花环,镶嵌着不少宝石珍珠,一直闪闪发光。

此外,为首女子披着一层薄纱,神态淡定的凝视着远方,周身流露出几分高贵与孤傲的味道。

后面,两个婢女相貌相似,左边一人捧着一张琵琶,右边之人拿着一把玉扇,看上去有点像宫廷贵族,却又透着几分古怪。

微光一闪,青霞停下。

其上的三女扫了一眼斐云、雪狐与天蚕,最终那为首女子的目光,落在了斐云头顶的龙纹金笛子之上。

大约凝视了片刻,那女子移开目光,落在天蚕身上,嘴角隐约泛起了一丝古怪的微笑。

天蚕见状,暗道不妙,但却不曾异动,就那样漠然无语的看着半空上。

这一刻,三方之间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。

斐云猜不透眼前三女的来历,却隐然感到有些邪魅,因为他头顶的金笛正加速转动,那是感应到危险的预兆。

地面,雪狐扭头看着天上,在见到那为首的女子时,眼中顿时流露出一股惊恐,仿佛看到了魔鬼,比之前见到天蚕还要害怕。

收回目光,头戴花冠的青衣女子淡然道:“风雪侵骨,尔等在此干嘛?”

语气有些盛气凌人,看得出这女子身份不凡,平日多半皆是如此讲话。

斐云移开凝视女子的目光,不冷不热的道:“雪地游玩,别有情调。你要不要也试一下。”

此话刚出,青衣女子左后侧的婢女便叱喝道:“大胆,竟然对我主这样说话,还不速速道歉。”

斐云一愣,正想反驳几句,却见那青衣女子挥手道:“小玉,不知者无罪,用不着在乎他。”

那婢女恭敬的道:“是,主人,小玉知道。”

天蚕见此,轻声道:“冰原贫瘠,除了风就是雪。尊驾远道而来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青衣女子看着天蚕,淡然道:“你历时两千年脱困,不思远去却滞留于此,又是为何呢?”

天蚕脸色微变,沉声道:“根犹在,岂可远逃。”

青衣女子笑笑,似乎了然于心,不急不缓的道:“既然你放不下,何必在意我的来意呢。冰原的风,刺骨穿肠,带着宿世的沧桑,逐渐吹遍天下。谁能在逆风中翱翔,谁就是新一代的天骄。”

天蚕似懂非懂,质问道:“尊驾来此,就是为了逆风翱翔?”

青衣女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天蚕,语含深意的道:“顺为凡,逆为仙,只是其中颠倒颠。莫执念,留一线,回首方知是孽缘。”

言罢,青衣女子移目远方,不再看天蚕与斐云,脚下的青霞破空而出,所到之处雪花避让,宛如九天仙女,给人一种飘逸出尘,却又阴寒妖魅之感。

天蚕目送青衣女子远去,眼中泛起了迷茫,到底这青衣女子想暗示自己什么呢?

想想,天蚕不得其解,于是收起杂念,目光扫了一眼斐云,又看看雪狐,之前的心意此时突然有了转变,一晃便飞向云端。

“小子,下次遇上,我们再好好算一算。”

斐云哼道:“下次你最好不要遇上我,不然倒霉的是你。”

待天蚕离开,斐云收回目光,心中虽满是不解,但却无处询问,毕竟那青衣女子已经离开。

收起金笛,斐云飘然而下,看了看雪狐,问道:“你怎么样?”

雪狐张口回答,声音却是狐叫,这让它满心凄楚,眼中不由泛起了泪光。

斐云见状,安慰道:“别担心,你多半是中了天蚕的暗算,我帮你查看一下,然后想法给你解开。”

蹲下身,斐云抚摸着雪狐,那光滑的皮毛手感极佳,暖融融的有种陶醉感。

 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