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天蚕来访

作者: 心梦无痕

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,www.guichuideng1.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

然而他并没有现身,也没有出声,就那样静静的凝望,仿佛恒古以来,他就属于那种无声凝视的幽灵,在被人遗忘的区域,凝视着那曾经熟悉的倩影。

回到腾龙谷,林凡还处于昏迷。

赵玉清让田磊以纯阳之力打通林凡的经脉,却发现他伤势极重,不能急躁。

于是田磊只是设法弄醒了林凡。

这时,五派高手几乎全部在场,大家一致看着林凡,眼中带着沉痛与关心。

林凡醒来,一见自己已经回到腾龙谷,心中颇为高兴,还不及说话,玲花喜悦的声音就传入耳朵里。

“师兄,你醒了,伤势要不要紧?”

林凡看了大家一眼,见众人都满怀关切,心中很是感动,轻轻笑道:“谢谢,我不要紧。胖子与讨人嫌呢,他们没事吧?”

玲花脸色一变,笑容隐去,伤心的道:“他们……他们……已经离开我们了。”

林凡身体一颤,虽然多少猜到了一些,可面对结果依然有种无法承受的感觉。

“都怪我,要是我不去那个方向,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。”

玲花伤心的道:“师兄,你不要自责,胖子他们不会怪你的。”

见气氛忧伤,赵玉清岔开话题道:“林凡,你是如何脱险的?”

这个问题引起了众人注意,大家都看着林凡,想知道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玲花也很好奇,追问道:“是啊,师兄,你是如何从那白头天翁手下逃生的?五师叔祖带着我赶去之时,就见你已经被冻僵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林凡闻言,看了一眼方梦茹,轻叹道:“五师叔祖要是能早到一步,那就好了。”

方梦茹不解,问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林凡苦涩道:“我与白头天翁一战,虽奋力反击却依旧不敌……

在我快死的那一刻,四师叔祖突然出现,这才救了我一命。

可惜我一再恳请他老人家回来,他就是不肯……”

方梦茹闻言一惊,脱口道:“四师兄……他……他……还……是不肯见我。”

寒鹤与田磊也颇为激动,对于陈宇轩的出现,感到又惊又喜。

赵玉清安慰道:“师妹,想开些。林凡遇上四师弟,说明他一直在暗中关心我们。早晚有一天,他会回到我们身边。”

方梦茹失落的道:“那一天要什么时候才会来临?”

赵玉清苦涩一笑,收起悲切,对众人道:“好了,天色已经不早,大家今晚好好休息,明天我们再实施新的对策。至于林凡,他伤势极重,估计要静养数日,就由玲花陪着他好好养伤,顺便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。”

众人闻言,各自离开。这一天也就在悲伤的气氛中,渐渐的过去。

明日,又将是一个新的开始。等待着冰原三派,等待着天下修真界的又将是怎样一幕情形?

是继续此前的劫难,还是会有新的转机?

这一刻,谁又看得清?

晨风凝雾,大雪纷飞,铺天盖地的狂风宛如厉鬼的咆哮,笼罩在这片寂静的土地上,终年不曾消散。

远处,冰山耸立,白雪皑皑,若隐若现的风柱,仿佛海中的浪花起伏跌宕。

突然,一个白影在风雪中飘来,宛如海上的飘萍,轻盈灵动,眨眼就到了眼前。

停身,那白影看了一眼四周,目光停在前方的雪谷内,轻声道:“这地方不错,位置很独特,可以去瞧瞧。”

言罢,白影身影摇晃,宛如迎风柳叶,看似飘忽不定,实则快若惊鸿,眨眼就到了雪谷边沿。

这时,前行的白影突然停下,口中传来一声惊咦声,目光凝视着故内。

这个雪谷有些特别,谷中有三座不算太大的冰山,以三才方位分布,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三角形的土包,耸立在雪谷中央。

眼下,在那三角形的土包上方,悬浮着一个身着貂皮长衫,三十二三岁,嘴角长着一颗黑痣的中年人。他似乎在探测什么,一动不动却透露出几分诡异的气息。

雪谷边缘,白影留意着那中年人的情况,发现他好似被某种事物所困惑,丝毫不曾察觉到自己的到来。

对此,白影沉吟了一下,迅速收敛自身的气息,悄然无声的朝谷中飞去,慢慢的靠近那三座冰山。

这时,白影眼前白光一闪,出现了一个看不出年纪,但却娇媚动人的白衣女子,两人相距三丈彼此凝望。

“你是谁,为何来此?”

女子声音娇柔动人,颇有几分柔媚。

白影惊异道:“你不是人,你是灵异?”

女子闻言一惊,仔细打量着眼前之人,发现这个看上去年轻英俊,手持金笛的貂皮男子竟然颇为不简单。

“是的,我是雪狐,你是谁,来自哪里?”

白影微微点头,淡然道:“我叫斐云,来自天山。这是哪?那中年男子何以如此?”

雪狐凝视了斐云,见他虽然自负却目光纯正,并非邪恶之辈,于是毫不掩饰的道:“这是雪魄谷,那人是天蚕,他来者不善,我暂时以三才阵法困住他,不过估计困不了多久。”

斐云看了一眼半空的天蚕,疑惑道:“天蚕?这似乎乃是罕见之灵异,怎会出现在这里?”

雪狐轻叹道:“天蚕于一年前出世,当时的情况我并不了解。但身为灵异,我能清楚的感应到他身上的那股恐怖实力,因此不敢面对。”

斐云似乎了解一些,并未质疑雪狐的话,换了个话题问道:“天蚕为何来此?”

雪狐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,但我能感应到他身上的杀气。现在时间不多了,少侠若无他事,还是速速离去为妙,我也该离开了。”

斐云奇异笑道:“我的出现耽误了你不少时间,现在离开已经为时过晚……”

一声霹雳,光芒四溅。

雪谷中三座冰山应声而碎,溅起了无数冰屑。

雪狐见状不妙,直射谷外。

可还不曾飞出谷口,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反弹了回来。

“雪狐,你就是这样招呼我的吗?”

语气阴冷,天蚕悬浮半空,冷酷的看着地面。

雪狐翻身而起,似乎知道无处可逃,美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平,哼道:“天蚕,你我素无来往,何以跑来我雪魄谷捣乱?”

天蚕姚云微哼一声,目光移到斐云身上,冷冷道:“小子,你是谁?”

斐云听出天蚕语气中的不屑,当即冷然道:“天山斐云。”

天蚕没什么反应,继续道:“你来这干嘛?”

斐云道:“我来此游玩,不行吗?”

天蚕不理他,对雪狐道:“我们之间的事情,你希望把无辜之人牵连进去吗?”

雪狐质问道:“你到底想干嘛?”

天蚕笑道:“没什么,我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,就这么简单。”

雪狐将信将疑,问道:“问题?什么问题,你明说好了。”

天蚕道:“我问的问题,不想别人知道。”

雪狐反驳道:“如此说来,你问完之后,打算杀我灭口了?”

天蚕眼神一冷,不置可否的道:“那要看你的回答是否让我满意了。”

雪狐哼道:“这样的问题,我无可奉告。你要动手就快点。”

点字一出,雪狐身影一闪,瞬间就消失在风雪中,其诡异的逃命之术令斐云大为赞叹。

天蚕看了斐云一眼,冷冷的笑了笑,随即一闪而逝,也眨眼不见。

斐云脸色微变,稍稍迟疑了一下,随即飞身出谷,朝东北方追去了。

在雪魄谷东北方向数里外,雪地上微光一闪,露出了雪狐的身影,只见她纵身飞跃,速度极快,直射东面。

瞬间,天蚕出现,以同样惊人的速度紧追其后,两人一前一后,不一会儿就飞越了数十座冰山,飞行了两三百里冰原。

后面,斐云似乎察觉到它们的踪迹,一直在努力追赶。

 

关闭